“此前,这位前辈对我说他只是一位小小河神,我还以为他是戏耍于我......”

    当联想到外面那条表面平平无奇,实则是时间长河的河时,西王母如玉似的面庞上,浮现出一抹苦笑。

    时间长河,在那位前辈看来,也是河吗……

    “小小河神,戏耍于你?”

    帝俊闻言,神色微微一凝,却是摇了摇头道:

    “那位无上存在,只怕早已登临了圣人之上的境界,一言一行自有其深意。”

    “你以为是戏耍,但对于那位前辈来说,却并不是。”

    “以朕的观察来看,这位无上存在,只怕是在化凡,于红尘之中炼心,寻求真正的超脱!”

    “而你我,也要配合这位无上存在,千万不能破坏了前辈这种历练红尘的心境,否则恐怕万死也难辞其咎!”

    “既然那位无上存在把自己当作一个小小河神,你就不能把自己当作是上古大能西王母。”

    “这样吗......”

    西王母清冷的面容浮现些许迷茫。

    她虽然仍旧似懂非懂,但还是不明觉厉的点点头。

    帝俊严肃的说完,又有些疑惑的看了西王母一眼,问道:“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西王母闻言,微微一怔,终于想起来了自己此行的真正意图,绝美的面庞上升起愠色。

    “那昊天小儿欲要抢夺我西昆仑上那一株先天壬水蟠桃树,我此行是想要请同道相助,无意间察觉到了此地的异常,便来到了这里,方才遇见了那位无上存在。”

    “昊天?”

    帝俊好奇的道:“那不是道祖座下的关门童子,怎能欺压到你头上?”

    西王母冷笑一声:“昊天早已不是当年的小小童子,自巫妖量劫落幕后,他得了道祖敕封,将你取而代之,执掌天庭,成为这三界六道名义上的天地至尊,新一任天帝!”

    “执掌天庭?”

    “新一任天帝?”

    帝俊微微眯起双眼,似有赤金色神火在其中熊熊燃烧,好似下一刻便会铺天盖地而出,焚天煮海,满是暴戾之气!

    “好一个昊天,昔年倒是未曾看出来,一个小小童子,竟敢有如此狼子野心!”

    下一刻,帝俊似是心中隐隐有着预兆,问道:“如今之妖族,是何处境?”

    西王母看了一眼这位昔年天帝,语气也有些唏嘘之意:

    “自妖族天庭破灭之后,妖族大能死伤殆尽,妖族早已经沦落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稍有些血脉潜力之辈,也只能沦为各路仙神的坐骑,又或者直接被打杀,取其血肉精华用来炼丹炼器。”

    “天庭更是时常派出天兵下界诛妖。”

    帝俊眼中火光大盛,直如一轮赤金大日,照彻八方天地,其声更是充满煌煌杀机:

    “诸天仙佛,昊天小儿,竟敢欺我妖族至此!”

    这一刹那间,帝俊周身绽放出的无上帝威,饶是西王母也神色微凝,暗自心惊!

    这位昔年的妖族天帝,显然是起了杀心,欲要与当今的那位天地至尊,一较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