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我,洪荒河神,掌控岁月长河 > 第57章 无量量劫,天地如飞灰,众生入灭!
    自通天自斩圣位之后,不止是诸圣震动。

    洪荒之中,诸多准圣大能,更是心生无边渴求之意!

    无数准圣大能,自上古之时,便闭关不出,一心修炼,只为求得登临圣位。

    可以说,时至今日,诸多准圣大能,距离圣人果位,只有一步之遥。

    但就是这一步,却是天差地别,让无数准圣望洋兴叹,求而不得!

    因为,这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踏出的一步!

    天道之下,圣位有常!

    准圣大能,纵然如何惊才绝艳,若无天道允许,便绝不可能证道成圣。

    但如今,通天自斩圣位,鸿蒙紫气离体,这世间,便又多出了一尊空缺的圣位。

    圣位空缺!

    这让无数准圣大能蠢蠢欲动,心底那股潜藏了亿万载成圣之望,再次爆发出来!

    幽冥血海之中。

    一朵业火经莲沉浮不定,冥河老祖端坐其上,睁开那一双血红眼眸:

    “圣位空缺,此次量劫,或有大变将会发生!”

    “这是量劫,也是大世,或许证道之机就在眼前,本座却是不得不出了!”

    这一刻。

    幽冥血海之间,两柄血红神剑爆发出惊世杀机,贯穿九重天阙,伴随着一道满腔杀意的凌厉声音而起:

    “血海不枯,冥河不死,试问今世准圣,谁敢与本座争锋?!”

    那爆发出惊世杀机的神剑,赫然是元屠、阿鼻两柄先天顶级灵宝,杀人不沾因果,乃是冥河老祖的伴生至宝!

    幽冥血海之上,更有四亿八千万血神子浮现,坐镇天地八方,掀起滔天煞气!

    “冥河老祖,这位隐世久远的大能,竟然也要出世了?”

    “冥河老祖,紫霄宫中三千客,同样是先天神圣,昔年曾效仿女娲创下阿修罗一族,效仿三清创下阿修罗教,后在平心娘娘身化轮回之后,执掌阿修罗道!”

    “其一身底蕴堪称准圣之最,更是以杀证道的无上大能,有昔年魔祖遗风!”

    “倘若不是通天圣人珠玉在前,冥河老祖绝对是洪荒之中杀道和剑道的最强者!”

    “只是如今,通天圣人已然自斩圣位............”

    “倘若量劫之中,真有证道成圣之机,只怕当今之世,少有能与冥河争锋者!”

    “更何况,冥河老祖的大道与那位通天圣人极为相似,或许他也是那空缺圣位的最佳继承者!”

    洪荒亿万众生都被惊动,一位位大神通者目视幽冥血海,惊叹出声!

    ..................

    与此同时,须弥山上,已然投身于西方教的鲲鹏道人,阴鸷的神色中更添一抹狠辣:

    “圣位空缺,吾鲲鹏定要在此世证道!”

    自上古之时,鲲鹏便几次与圣位失之交臂,何等不甘?!

    紫霄宫中,被准提接引打下圣位,是第一次。

    截杀红云之时,本已近乎功成,结果他竟然失手打破了鸿蒙紫气,使得鸿蒙紫气分成三长五短,消失在天地之间,成为了后世三皇五帝证道亚圣之基!

    屡次三番与圣位擦肩而过,为他人作了嫁衣,可以想象鲲鹏心中究竟是何等不甘?!

    而他自巫妖大战苟活至今,甚至不惜投身昔日将他打落圣位的西方二释门下,就是为了那渺茫的证道之机!

    如今,圣位空缺,证道之机现世,鲲鹏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渴望之意!

    ..................

    天庭极深之地,一身素衣的昊天缓缓睁开双眼,眸间划过一丝凝重与震撼之色。

    此次量劫,本是因为他与道祖鸣不公,方才正式拉开序幕!

    那次鸣不公,其实也是昊天以道祖制衡诸圣的一个手段,不然天庭不知何年何日方才能够真正意义上掌控三界六道。

    只是,他却未曾想到,因为自己的那次哭诉,竟然拉开了天地量劫的序幕!

    不过,在鸿钧道祖那里知晓了此次量劫过后,天庭将坐拥周天三百六十五尊正神,且每一位都是圣人弟子。

    昊天不可谓不惊喜!

    这一场量劫,简直就是为了天庭能够执掌洪荒而诞生。

    但是到了如今,量劫还未真正掀起,便已升起如此之多的变数,已然让昊天的一颗心沉入谷底。

    这一场封神量劫,开局便已让洪荒第一大教解散,通天自斩圣位,如今又有诸多上古大能亲自下场!

    量劫诞生,是为了清洗洪荒因果,本由天定,虽然其间天机不明,混乱不堪,但却还有天道大势制衡一切!

    而如今,量劫却生出无数变数。

    昊天亲眼目睹着截教解散,通天自斩圣位,一位位大能横空出世,甚至不由开始揣揣不安起来。

    天地量劫,最怕的便是变数!

    一旦量劫诞生变数,无法控制,造成天理因果崩溃,那届时演化成无量量劫,哪怕是天道也要颤栗!

    无量量劫一旦迸发,天地如飞灰,圣人也要入灭,天地间的一切生灵,除非证得大道正果,否则哪怕是天道也要重归混沌!

    .....................

    而在通天自斩圣位之后,洪荒各地,尽皆响起了悲切至极的嘶吼之音!!!

    那是散落在洪荒天地的截教万仙,在闻听通天教主自斩圣位之后,而悲恸肺腑所发出的嘶吼!!

    “师尊,何至于此?!”

    “师尊,万万不可!!”

    一道道身影踏落长空,无尽悲号回响在洪荒天地之间。

    为首者,赫然是一位身着金袍,周身无量仙光缭绕,宛如一位女战神般的英武女子!

    截教四大亲传之一,金灵圣母。

    就在截教万仙悲痛欲绝之时。

    忽然间,有一道温润如玉的声音,宛如一阵春风拂面,自万仙心中响起。

    “汝等万仙,需谨记为师教诲,不可妄动,待到量劫结束,吾等师徒,自有再见之日。”

    通天早就已经预料到会有这一幕,是以提前以大神通留音给截教万仙!

    闻言,截教万仙纵有千万般不甘,也只得遵从师尊口谕,渐渐退去。

    唯有那一袭金袍仍旧傲立长空,正是金灵圣母。

    她朝金鳌岛之上,俯身一拜,绝美的容颜上满是英武之色!

    只听她冰冷出声:

    “金灵恭送师尊出游,从今往后,就由金灵镇守截教祖庭,永生永世,直至师尊再次归来。”

    “只要金灵尚在一刻,便绝无人能够踏上金鳌岛半步,玷污我截教祖庭!”

    说罢,金灵圣母一步踏出,已然跨过亿万万里高天,直朝金鳌岛而去!

    ........................

    东海之滨上,通天负手而立。

    此时此刻的他,已然跌落成准圣,再不复圣人之威。

    “亿万载枷锁,一招褪尽,倒也轻松。”

    通天微笑自语,丝毫不见自斩圣位的衰败之意。

    他眸光扫过天地四方,泛起万般心绪。

    “自成圣之后,再也不曾周游洪荒,如今倒是正好看看。”

    “待周游洪荒之后,便去拜访前辈,看看能不能在前辈那里安定下来,陪伴前辈左右,哪怕做一个端茶送水的童子也好,就此隐世不出。”

    这也是通天在自斩圣位之前,便已想好之事。

    斩圣位以偿天道因果,也让截教万仙,再无可能入此劫中。

    这样一来,通天心中便再无挂碍。

    他也早已决心不再理会洪荒纷争,想要与秦苍一般,就此隐世。

    心思微动间,通天一步踏出,开始周游洪荒。

    浑然不知,身后正有两道目光如影随形,紧跟其后。

    ...........................

    又是匆匆百年流逝。

    当初通天自斩圣位所掀起的波澜,似乎已然消失不见。

    但每一位大神通者,却深切感受到了天地之间的污浊之气,正在疯狂演化,一缕缕劫气自幽暗中突破枷锁,向洪荒之中蔓延。

    而这一日。

    一只遮天蔽日的七彩神凰自高天之上飞舞,其上更有一道圣洁而庄重的曼妙身影。

    那是一位身着宫装的女子,五官宛如绝世精雕一般,神圣绝美。

    美的令人窒息,美的令人惊艳。

    令人忍不住去瞻仰,心生无限爱怜,却又不敢有丝毫亵渎之意。

    正是周游洪荒的女娲圣人。

    女娲为了寻找那冥冥之中的一桩因果,已然过去百年,却毫无所得,后面去了人族祖地火云洞,拜访她那位转世人族的兄长,三皇之首,天皇伏羲。

    此时,刚刚离开火云洞,继续周游洪荒。

    “嗯?”

    忽然间,女娲黛眉浅蹙,眸光垂落而下,落在了一处河流之上。

    “这是......”

    “洪荒之中,何时诞生出这般神水来了?”

    在女娲眸光垂落的尽头,一条清澈明亮,显得青翠欲滴的河流,映彻而出。

    “这水.......”

    “竟是比三光神水还要神异.........”

    女娲心间泛起涟漪,亦是微微震动。

    三光神水分别为,金色的日光神水、银色的月光神水、紫色的星光神水。

    日光神水,可以消磨血精骨肉。

    月光神水,可以腐蚀元神魂魄。

    星光神水,吞解真灵识念。

    而一旦金色的日光神水、银色的月光神水、紫色的星光神水合三为一,那么便是第一治疗圣药。

    可以解除天下诸毒,克一切所谓的“无药可救”之毒,肉白骨,活死人,不过等闲之间!

    甚至连断裂两截的先天灵根,三光神水都可以救活,连女娲造人之时,也是用了三光神水,方才造就了天地主角的人族!

    而眼下,女娲所看到的这一条清澈见底,显得青翠欲滴的河流。

    其间的每一滴水,竟然都比三光神水,更为神异!

    女娲能够感受到,这条河流里所蕴藏着勃勃生机,简直能够孕育天地万物一般!

    太过不可思议!

    这条河流中的每一滴水,似乎都能孕育出无限世界,恒沙众生,其中所蕴藏的生机,简直就仿若生命大道在演化一般!

    “这一滴水,都要比三光神水珍贵千万倍……”

    “甚至已经不能用三光神水来衡量了,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这一滴水,都好似是生命大道所化一般,已经不能用水来称谓了......”

    女娲以为,这一整条浩荡河流,都是一滴水所化,不由以圣念探寻这条河流,想要寻到其本源所在。

    然而,当她的圣念扫过整条浩荡河流之后,那神圣而绝美的容颜上,却不由一呆。

    在她的探查之中,这条河流根本没有本源所在,又或者说,每一滴水都是本源。

    这一整条浩荡江流中的每一滴水,竟然都是宛如生命大道所演化的一般!

    这样珍贵的水,近乎于生命大道的化身,洪荒之中能够诞生出一滴,都应该已经是极为来之不易。

    然而,这一整条江,竟然都是这种水?!

    女娲升起难以置信之意,却又不得不信。

    她以圣人神念探查,又怎会出错?

    自然,探查的结果,也不可能有错。

    这里的每一滴水,都是生命大道的演化,哪怕是对圣人,也有着极大功效!

    此时此刻,女娲甚至无法想象,倘若她进入这条河流之中,将会给自己带来多么大的好处和提升!

    甚至哪怕只是沐浴一次,恐怕都能将她的圣人境界,抬高一个层次。

    要知道,女娲虽然是天道六圣之中,第一位证道成圣,但论实力,却是排在六圣之末。

    因为在证道成圣之前,女娲方才斩去一具善尸,而其他圣人,诸如准提,也是斩两尸成道。

    而三清和接引,都是斩尽三尸,只是未曾让三尸合一而已。

    是以,女娲虽然成道在诸圣之前,但论实力,却是最弱的那一个。

    而如今,遇到这一条生命长河,简直就是她的一桩大机缘,大造化!

    女娲的本命大道乃是造化之道,与生命大道有异曲同工之妙,倘若能够进入这长河之中沐浴,所得到的收获,绝对会超出想象!

    诸般思绪浮现,女娲朱唇轻抿,便已下定决心,自七彩神凰上长身而起,莲步轻移间,已然消失在高天之上。

    只留下一道轻柔而饱含韵味的声音:

    “本宫下界沐浴一番,汝且留在此地,等待本宫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