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商周封神演义 > 四十七回:雷震子奉命下山 闻太师邀请高朋
    诗曰:黑夜交兵实可伤,抛盔弃甲未披裳。冒烟突火寻归路,失志丢魂觅去乡。多少英雄茫昧死,几许壮士梦中亡。谁知吉立多饶舌,又送天君入北邙。

    且说姜子牙与众将官夜袭闻太师行营,一声炮响,三军齐动。哪吒登上风火轮,手使火尖枪,最先杀来。闻太师催动墨獬豸,舞金鞭迎敌。黄天化恐哪吒抢了头功,舞着一对八楞梅花亮银锤,催动玉麒麟,双战闻太师。

    闻仲自持手段高明,也不将二人放在眼中。不多时金吒、木吒、韩毒龙、薛恶虎四位门人一起杀到,各持兵刃将闻仲围在垓心,只见杀气翻腾,兵戈闪灼。一夜好战,有诗为证:

    黄昏兵到,黑夜军临。黄昏兵到,冲开队伍怎支持。黑夜兵临,撞倒栅栏焉可立。马闻金鼓之声,惊驰乱走。军听喊杀喧哗,难辨你我。刀枪乱刺,那知上下交锋。将士相迎,孰识东西南北。劫营将如同猛虎,踏营军一似欢龙。鸣金小校,擂鼓儿郎。鸣金小校,灰迷二目难睁。擂鼓儿郎,两手慌忙槌乱打。初起时,两下抖搜精神。次后来,胜败难分敌手。败了的,似伤弓之鸟,见曲木而高飞。得胜的,如猛虎登崖,闯群羊而弄猛。著刀的,连肩拽背。逢斧的,头断身开。挡剑的,劈开甲冑。中枪的,腹内流红。人撞人,自相践踏。马撞马,遍地尸横。伤残军士,哀哀叫苦。带箭儿郎,戚戚啼声。弃金鼓幡幢满地,烧粮草四野通红。只知道奉命征讨,谁知道片甲无存。愁云只上九重天,遍地尸骸真惨切。

    哪吒等门人将闻太师围在垓心,有黄飞虎父子攻打左营,被邓忠、张节率兵抵住;邓九公翁婿攻打右营,被辛环、陶荣抵住。双方一场凶杀恶斗,只杀得阴风惨惨,愁云密布。

    正在酣战之际,杨戬化作一阵清风,潜入后营,寻至粮仓附近,借胸中三昧真火,将粮草点燃。好火!怎见得,有诗为证:

    烈焰冲霄势更凶,金蛇万道绕空中。烟飞卷荡三千里,烧毁行粮天助功。

    一把大火将半边天映得通红,闻太师正在酣战,忽见后营冲天火起,心中暗道:“不好,若是粮草被烧,只得退兵回朝。”当下无心恋战,奋力杀出一条血路,往后营而来。此刻火势越烧越大,已难以控制。

    闻仲心中着慌,忙将手中金鞭祭起,口中念念有词,只见空中乌云翻滚,云层中隐隐有蛟龙翻腾,登时借来北方壬癸真水,刹时降下一阵暴雨,将火势全部浇灭。

    此时姜子牙骑着四不相赶到,见状忙将打神鞭祭起,闻太师手无寸铁,难逃一鞭之厄,只打得三昧火喷出数尺远,急忙拨转墨獬豸便走。邓忠、张节等将,敌不住黄飞虎、邓九公,只得保着闻太师夺路而逃。先锋官辛环展开肉翅飞在空中,在队伍最末断后。

    且说太和山净乐宫中潜云子,在云床上默运元神,忽然心血来潮,掐指一算,已知闻太师兵伐西岐,正是雷震子下山之时,忙命童儿:“唤你师弟来见我。”童儿去不多时,将雷震子引进宫来。

    潜云子言道:“徒儿,如今闻仲兵伐西岐,西周战事焦灼,为师准你下山,辅佐你王兄姬发。在敌军中,也有一个背生肉翅的异人,你乃是此人的克星,当成就万古芳名,也不负为师给你风雷两翅之赐。”

    正是:两枚丹罂安天下,方保周家八百年。

    且说雷震子辞别老师,出了净乐宫,把风雷双翅一展,顷刻千里。怎见得,有赞为证:

    大雨燕山曾出世,一声雷响现无生。太和秘授先天诀,梭罗林中师训成。七岁临潼曾会父,回山学艺更精明。二枚丹罂分离坎,两翅飞腾有昃盈。洞府传就黄金棍,展动舒开云雾生。奉师法旨离净乐,方见岐山旧有名。

    且说雷震子离了太和山,不多时已到西岐地界,远远望见闻太师,率成汤兵将败退而来。雷震子心中大喜,暗道:“我从云中落下,一棍将闻仲打死,主帅一死,余者不足为惧!”想罢振翅钻入云中,猛然一调,头下脚上,如陨石一般,坠下云来。

    且说辛环护着闻太师败走,败出三四十里,后面已无追兵,正要落地查看闻太师的伤势,猛抬头,只见空中坠落一人,手中拎着一条黄澄澄的大棍,作势朝闻太师顶门打来。

    辛环怒吼一声,展开双翅疾迎上去,手中方头锤迎着金棍一撞,半空巨雷似的一声巨响,震得山鸣谷应。闻太师抬头观瞧,只见空中,飞落一个与辛环一般形象的怪物,却生得比辛环更凶恶。只见二人四翅翻腾,锤棍交加,在空中施展平生武艺,杀了个难解难分。

    雷震子的棍法乃玄都仙传,辛环是旁门异类。怎见得,有赞为证:

    四翅在空中,风雷响亮冲。这一个杀气三千丈,那一个灵光透九重。这一个肉身成正道,那一个凡体受神封。这一个金棍生烈焰,那一个锤钻逞英雄。平地征云起,空中火焰凶。金棍光辉分上下,锤钻精通最有功。古有祝融战共工,如今霹雳斗雷公。

    且说雷震子幼食青赤丹罂,好似大鹏金翅鸟,力大绝伦,只把辛环杀得骨软筋酥,二人在空中杀了二十回合,雷震子一棍正打在辛环的左臂之上,辛环难忍剧痛,从空中坠了下来。

    闻太师见势不佳,将手中金鞭祭起。雷震子暗道:“闻仲乃截教门人,不可力敌,先见过王兄,他日在战场之上,再与他一战。”想罢一展双翅,向西岐城飞去不题。

    此时西岐众将来至相府报功受赏,姜子牙大喜,对众将官言道:“今日大获全胜,全赖众位将军之功。”众将齐声道:“我等微不足道,全仗武王洪福,丞相妙算。”正在此时,门官报来:“相府外有一个怪人求见。”

    姜子牙言道:“请他进来。”少时,雷震子来至银安殿下拜道:“师祖在上,弟子有礼!”姜子牙闻言一怔,问道:“壮士乃哪座名山的弟子,为何如此称呼?”雷震子言道:“弟子乃太和山净乐宫潜云子的门下,雷震子是也!”

    姜子牙言道:“原来是净乐宫的高足,潜云子虽班辈在老夫之下,却是前辈得道真仙,混元教主,享受一方人间供奉,又是我教三代掌门弟子,师祖之称万万使不得!”

    雷震子言道:“弟子今奉师命下山,一来助姜丞相疆场立功,二来与我家王兄相认。”姜子牙言道:“你家王兄是何人?”雷震子言道:“我王兄乃是武

    (本章未完,请翻页)

    诗曰:黑夜交兵实可伤,抛盔弃甲未披裳。冒烟突火寻归路,失志丢魂觅去乡。多少英雄茫昧死,几许壮士梦中亡。谁知吉立多饶舌,又送天君入北邙。

    且说姜子牙与众将官夜袭闻太师行营,一声炮响,三军齐动。哪吒登上风火轮,手使火尖枪,最先杀来。闻太师催动墨獬豸,舞金鞭迎敌。黄天化恐哪吒抢了头功,舞着一对八楞梅花亮银锤,催动玉麒麟,双战闻太师。

    闻仲自持手段高明,也不将二人放在眼中。不多时金吒、木吒、韩毒龙、薛恶虎四位门人一起杀到,各持兵刃将闻仲围在垓心,只见杀气翻腾,兵戈闪灼。一夜好战,有诗为证:

    黄昏兵到,黑夜军临。黄昏兵到,冲开队伍怎支持。黑夜兵临,撞倒栅栏焉可立。马闻金鼓之声,惊驰乱走。军听喊杀喧哗,难辨你我。刀枪乱刺,那知上下交锋。将士相迎,孰识东西南北。劫营将如同猛虎,踏营军一似欢龙。鸣金小校,擂鼓儿郎。鸣金小校,灰迷二目难睁。擂鼓儿郎,两手慌忙槌乱打。初起时,两下抖搜精神。次后来,胜败难分敌手。败了的,似伤弓之鸟,见曲木而高飞。得胜的,如猛虎登崖,闯群羊而弄猛。著刀的,连肩拽背。逢斧的,头断身开。挡剑的,劈开甲冑。中枪的,腹内流红。人撞人,自相践踏。马撞马,遍地尸横。伤残军士,哀哀叫苦。带箭儿郎,戚戚啼声。弃金鼓幡幢满地,烧粮草四野通红。只知道奉命征讨,谁知道片甲无存。愁云只上九重天,遍地尸骸真惨切。

    哪吒等门人将闻太师围在垓心,有黄飞虎父子攻打左营,被邓忠、张节率兵抵住;邓九公翁婿攻打右营,被辛环、陶荣抵住。双方一场凶杀恶斗,只杀得阴风惨惨,愁云密布。

    正在酣战之际,杨戬化作一阵清风,潜入后营,寻至粮仓附近,借胸中三昧真火,将粮草点燃。好火!怎见得,有诗为证:

    烈焰冲霄势更凶,金蛇万道绕空中。烟飞卷荡三千里,烧毁行粮天助功。

    一把大火将半边天映得通红,闻太师正在酣战,忽见后营冲天火起,心中暗道:“不好,若是粮草被烧,只得退兵回朝。”当下无心恋战,奋力杀出一条血路,往后营而来。此刻火势越烧越大,已难以控制。

    闻仲心中着慌,忙将手中金鞭祭起,口中念念有词,只见空中乌云翻滚,云层中隐隐有蛟龙翻腾,登时借来北方壬癸真水,刹时降下一阵暴雨,将火势全部浇灭。

    此时姜子牙骑着四不相赶到,见状忙将打神鞭祭起,闻太师手无寸铁,难逃一鞭之厄,只打得三昧火喷出数尺远,急忙拨转墨獬豸便走。邓忠、张节等将,敌不住黄飞虎、邓九公,只得保着闻太师夺路而逃。先锋官辛环展开肉翅飞在空中,在队伍最末断后。

    且说太和山净乐宫中潜云子,在云床上默运元神,忽然心血来潮,掐指一算,已知闻太师兵伐西岐,正是雷震子下山之时,忙命童儿:“唤你师弟来见我。”童儿去不多时,将雷震子引进宫来。

    潜云子言道:“徒儿,如今闻仲兵伐西岐,西周战事焦灼,为师准你下山,辅佐你王兄姬发。在敌军中,也有一个背生肉翅的异人,你乃是此人的克星,当成就万古芳名,也不负为师给你风雷两翅之赐。”

    正是:两枚丹罂安天下,方保周家八百年。

    且说雷震子辞别老师,出了净乐宫,把风雷双翅一展,顷刻千里。怎见得,有赞为证:

    大雨燕山曾出世,一声雷响现无生。太和秘授先天诀,梭罗林中师训成。七岁临潼曾会父,回山学艺更精明。二枚丹罂分离坎,两翅飞腾有昃盈。洞府传就黄金棍,展动舒开云雾生。奉师法旨离净乐,方见岐山旧有名。

    且说雷震子离了太和山,不多时已到西岐地界,远远望见闻太师,率成汤兵将败退而来。雷震子心中大喜,暗道:“我从云中落下,一棍将闻仲打死,主帅一死,余者不足为惧!”想罢振翅钻入云中,猛然一调,头下脚上,如陨石一般,坠下云来。

    且说辛环护着闻太师败走,败出三四十里,后面已无追兵,正要落地查看闻太师的伤势,猛抬头,只见空中坠落一人,手中拎着一条黄澄澄的大棍,作势朝闻太师顶门打来。

    辛环怒吼一声,展开双翅疾迎上去,手中方头锤迎着金棍一撞,半空巨雷似的一声巨响,震得山鸣谷应。闻太师抬头观瞧,只见空中,飞落一个与辛环一般形象的怪物,却生得比辛环更凶恶。只见二人四翅翻腾,锤棍交加,在空中施展平生武艺,杀了个难解难分。

    雷震子的棍法乃玄都仙传,辛环是旁门异类。怎见得,有赞为证:

    四翅在空中,风雷响亮冲。这一个杀气三千丈,那一个灵光透九重。这一个肉身成正道,那一个凡体受神封。这一个金棍生烈焰,那一个锤钻逞英雄。平地征云起,空中火焰凶。金棍光辉分上下,锤钻精通最有功。古有祝融战共工,如今霹雳斗雷公。

    且说雷震子幼食青赤丹罂,好似大鹏金翅鸟,力大绝伦,只把辛环杀得骨软筋酥,二人在空中杀了二十回合,雷震子一棍正打在辛环的左臂之上,辛环难忍剧痛,从空中坠了下来。

    闻太师见势不佳,将手中金鞭祭起。雷震子暗道:“闻仲乃截教门人,不可力敌,先见过王兄,他日在战场之上,再与他一战。”想罢一展双翅,向西岐城飞去不题。

    此时西岐众将来至相府报功受赏,姜子牙大喜,对众将官言道:“今日大获全胜,全赖众位将军之功。”众将齐声道:“我等微不足道,全仗武王洪福,丞相妙算。”正在此时,门官报来:“相府外有一个怪人求见。”

    姜子牙言道:“请他进来。”少时,雷震子来至银安殿下拜道:“师祖在上,弟子有礼!”姜子牙闻言一怔,问道:“壮士乃哪座名山的弟子,为何如此称呼?”雷震子言道:“弟子乃太和山净乐宫潜云子的门下,雷震子是也!”

    姜子牙言道:“原来是净乐宫的高足,潜云子虽班辈在老夫之下,却是前辈得道真仙,混元教主,享受一方人间供奉,又是我教三代掌门弟子,师祖之称万万使不得!”

    雷震子言道:“弟子今奉师命下山,一来助姜丞相疆场立功,二来与我家王兄相认。”姜子牙言道:“你家王兄是何人?”雷震子言道:“我王兄乃是武

    (本章未完,请翻页)

    诗曰:黑夜交兵实可伤,抛盔弃甲未披裳。冒烟突火寻归路,失志丢魂觅去乡。多少英雄茫昧死,几许壮士梦中亡。谁知吉立多饶舌,又送天君入北邙。

    且说姜子牙与众将官夜袭闻太师行营,一声炮响,三军齐动。哪吒登上风火轮,手使火尖枪,最先杀来。闻太师催动墨獬豸,舞金鞭迎敌。黄天化恐哪吒抢了头功,舞着一对八楞梅花亮银锤,催动玉麒麟,双战闻太师。

    闻仲自持手段高明,也不将二人放在眼中。不多时金吒、木吒、韩毒龙、薛恶虎四位门人一起杀到,各持兵刃将闻仲围在垓心,只见杀气翻腾,兵戈闪灼。一夜好战,有诗为证:

    黄昏兵到,黑夜军临。黄昏兵到,冲开队伍怎支持。黑夜兵临,撞倒栅栏焉可立。马闻金鼓之声,惊驰乱走。军听喊杀喧哗,难辨你我。刀枪乱刺,那知上下交锋。将士相迎,孰识东西南北。劫营将如同猛虎,踏营军一似欢龙。鸣金小校,擂鼓儿郎。鸣金小校,灰迷二目难睁。擂鼓儿郎,两手慌忙槌乱打。初起时,两下抖搜精神。次后来,胜败难分敌手。败了的,似伤弓之鸟,见曲木而高飞。得胜的,如猛虎登崖,闯群羊而弄猛。著刀的,连肩拽背。逢斧的,头断身开。挡剑的,劈开甲冑。中枪的,腹内流红。人撞人,自相践踏。马撞马,遍地尸横。伤残军士,哀哀叫苦。带箭儿郎,戚戚啼声。弃金鼓幡幢满地,烧粮草四野通红。只知道奉命征讨,谁知道片甲无存。愁云只上九重天,遍地尸骸真惨切。

    哪吒等门人将闻太师围在垓心,有黄飞虎父子攻打左营,被邓忠、张节率兵抵住;邓九公翁婿攻打右营,被辛环、陶荣抵住。双方一场凶杀恶斗,只杀得阴风惨惨,愁云密布。

    正在酣战之际,杨戬化作一阵清风,潜入后营,寻至粮仓附近,借胸中三昧真火,将粮草点燃。好火!怎见得,有诗为证:

    烈焰冲霄势更凶,金蛇万道绕空中。烟飞卷荡三千里,烧毁行粮天助功。

    一把大火将半边天映得通红,闻太师正在酣战,忽见后营冲天火起,心中暗道:“不好,若是粮草被烧,只得退兵回朝。”当下无心恋战,奋力杀出一条血路,往后营而来。此刻火势越烧越大,已难以控制。

    闻仲心中着慌,忙将手中金鞭祭起,口中念念有词,只见空中乌云翻滚,云层中隐隐有蛟龙翻腾,登时借来北方壬癸真水,刹时降下一阵暴雨,将火势全部浇灭。

    此时姜子牙骑着四不相赶到,见状忙将打神鞭祭起,闻太师手无寸铁,难逃一鞭之厄,只打得三昧火喷出数尺远,急忙拨转墨獬豸便走。邓忠、张节等将,敌不住黄飞虎、邓九公,只得保着闻太师夺路而逃。先锋官辛环展开肉翅飞在空中,在队伍最末断后。

    且说太和山净乐宫中潜云子,在云床上默运元神,忽然心血来潮,掐指一算,已知闻太师兵伐西岐,正是雷震子下山之时,忙命童儿:“唤你师弟来见我。”童儿去不多时,将雷震子引进宫来。

    潜云子言道:“徒儿,如今闻仲兵伐西岐,西周战事焦灼,为师准你下山,辅佐你王兄姬发。在敌军中,也有一个背生肉翅的异人,你乃是此人的克星,当成就万古芳名,也不负为师给你风雷两翅之赐。”

    正是:两枚丹罂安天下,方保周家八百年。

    且说雷震子辞别老师,出了净乐宫,把风雷双翅一展,顷刻千里。怎见得,有赞为证:

    大雨燕山曾出世,一声雷响现无生。太和秘授先天诀,梭罗林中师训成。七岁临潼曾会父,回山学艺更精明。二枚丹罂分离坎,两翅飞腾有昃盈。洞府传就黄金棍,展动舒开云雾生。奉师法旨离净乐,方见岐山旧有名。

    且说雷震子离了太和山,不多时已到西岐地界,远远望见闻太师,率成汤兵将败退而来。雷震子心中大喜,暗道:“我从云中落下,一棍将闻仲打死,主帅一死,余者不足为惧!”想罢振翅钻入云中,猛然一调,头下脚上,如陨石一般,坠下云来。

    且说辛环护着闻太师败走,败出三四十里,后面已无追兵,正要落地查看闻太师的伤势,猛抬头,只见空中坠落一人,手中拎着一条黄澄澄的大棍,作势朝闻太师顶门打来。

    辛环怒吼一声,展开双翅疾迎上去,手中方头锤迎着金棍一撞,半空巨雷似的一声巨响,震得山鸣谷应。闻太师抬头观瞧,只见空中,飞落一个与辛环一般形象的怪物,却生得比辛环更凶恶。只见二人四翅翻腾,锤棍交加,在空中施展平生武艺,杀了个难解难分。

    雷震子的棍法乃玄都仙传,辛环是旁门异类。怎见得,有赞为证:

    四翅在空中,风雷响亮冲。这一个杀气三千丈,那一个灵光透九重。这一个肉身成正道,那一个凡体受神封。这一个金棍生烈焰,那一个锤钻逞英雄。平地征云起,空中火焰凶。金棍光辉分上下,锤钻精通最有功。古有祝融战共工,如今霹雳斗雷公。

    且说雷震子幼食青赤丹罂,好似大鹏金翅鸟,力大绝伦,只把辛环杀得骨软筋酥,二人在空中杀了二十回合,雷震子一棍正打在辛环的左臂之上,辛环难忍剧痛,从空中坠了下来。

    闻太师见势不佳,将手中金鞭祭起。雷震子暗道:“闻仲乃截教门人,不可力敌,先见过王兄,他日在战场之上,再与他一战。”想罢一展双翅,向西岐城飞去不题。

    此时西岐众将来至相府报功受赏,姜子牙大喜,对众将官言道:“今日大获全胜,全赖众位将军之功。”众将齐声道:“我等微不足道,全仗武王洪福,丞相妙算。”正在此时,门官报来:“相府外有一个怪人求见。”

    姜子牙言道:“请他进来。”少时,雷震子来至银安殿下拜道:“师祖在上,弟子有礼!”姜子牙闻言一怔,问道:“壮士乃哪座名山的弟子,为何如此称呼?”雷震子言道:“弟子乃太和山净乐宫潜云子的门下,雷震子是也!”

    姜子牙言道:“原来是净乐宫的高足,潜云子虽班辈在老夫之下,却是前辈得道真仙,混元教主,享受一方人间供奉,又是我教三代掌门弟子,师祖之称万万使不得!”

    雷震子言道:“弟子今奉师命下山,一来助姜丞相疆场立功,二来与我家王兄相认。”姜子牙言道:“你家王兄是何人?”雷震子言道:“我王兄乃是武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