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你的爱如星光 > 第1047章 她死了吗
    宋北玺的目光紧紧锁着她。

    看到她眼里流淌的悲伤,孤寂,他的心脏莫名的颤动一下,这样的感觉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慕少凌会找到她的。”安慰的话脱口而出的时候,宋北玺愣了愣,一向不在乎别人情绪的他,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李妮抬眸,目光幽深,刚刚她似乎出现了幻听。

    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宋北玺便站起来,“睡觉。”

    命令式的语气让李妮低头无声苦笑一下,刚刚果然出现了幻听。

    这种话语才像宋北玺会说的。

    李妮没有办法拒绝他的命令,尽管无心睡眠,还是站起来,回到卧室躺在他的身边。

    她闭着眼睛,神经更加敏感细腻,没有办法忽略他的呼吸,一直以来,她习惯了一个人,就算宋北玺的纠缠让她觉得差点窒息,但是好在他不会跟自己一起生活,所以还有独处时间让她放松一下。

    到现在,她夜里的独处时间全被宋北玺发神经的占有了。

    李妮在心里叹息一声,脑袋想着王娜的情况,经过这段时间的排查,确定了肝那里长了肿瘤,医生建议,要手术切除。

    庞大的手术费用,把她压得喘不过气来,她正努力想办法解决的时候,宋北玺却说要搬进来。

    这房子是他的,她没有办法跟立场拒绝。

    宋北玺听着她不均匀的呼吸声,睁开眼睛,“还不睡?”

    李妮闭着眼睛,假装自己睡了。

    她拙劣的演技在宋北玺眼里不值得一提,翻身而上,他撑着床垫,把李妮整个人包裹在怀里。

    炽热的气息喷洒在脸上,她再也没法装作睡觉,睁眼看着他。

    宋北玺单手撑着床垫,一手握住她的脸,道“睡不着?”

    “嗯。”李妮有些心慌,这暧昧的距离意味着什么,她心里清楚。

    “那不用睡了。”宋北玺目光一沉,抱住了她。

    夜幽深得可怕,李妮不敢反抗,只能配合他的一切。

    ……

    阮白浑浑噩噩的,忽然感觉到游轮跟什么碰撞了一下,晃了一下,然后停下了。

    另外一个雇佣兵推开船舱的门,“到地方了,老板说把那个女人带上。”

    雇佣兵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终于到了,这几天在海边漂浮得无聊透了。”

    “快点,别说那么多废话,不然等会儿老板要生气。”站在门口的雇佣兵催促道。

    阮白听着他们的对话,感觉耳朵嗡嗡嗡的叫个不停,她很难受,说不上哪里不舒服,但是反正就是难受。

    雇佣兵走到床边,看着她狼狈的模样,厌恶地皱了皱眉头,“你现在就像个难民。”

    阮白对他的话没有丝毫反应。

    雇佣兵手一抓,打算把她扛起来,触碰到她的皮肤,“这么烫?发烧了?”

    门口的雇佣兵走过来,看着阮白要死不活的模样,没有丁点儿的同情,“管那么多做什么?”

    雇佣兵听着,干脆把阮白直接扛起来。

    走出船舱,光线狠狠刺激着她,阮白不得不闭上眼睛让身体舒服点。

    阿贝普看着她虚弱的模样,嘴角扬起肆意的笑容,“进岛。”

    “是!”三个人浩浩荡荡出发。

    阮白被挂在肩膀上,颠着难受,勉强睁开眼睛,他们已经登上一处海岛,只是这个海岛周围杂草丛生凌乱不堪,这里,真的是恐怖岛吗?

    还没来得及继续看看周围,她眼前一黑,直接昏迷过去。

    恐怖岛的建筑被俄政府摧毁得差不多,几个月没有人到来,本来专门修整做人行道的道路早已经长满杂草,一眼过去,看不见路。

    不过阿贝普从小就在这里生活,即使没有可见的路,他还是能知道之前的路在哪里。

    一边走向岛屿的深处,阿贝普看着岛屿建筑被俄政府破坏,握紧了拳头,“该死的俄政府,该死的慕少凌!”

    阮白听到慕少凌的名字,有了点反应,但是身体的不舒服,她又昏了过去。

    阿贝普看着满目疮痍,心里的愤怒越来越大,转身看着阮白,她挂在雇佣兵的肩膀上,没有丁点反应,因为倒挂着,她的脸通红得很。

    “她死了吗?”阿贝普问道。

    雇佣兵伸手探了探阮白的鼻息,摇头道“没死,好像发烧了。”

    阿贝普阴沉着一张脸,转过身往前走,“继续走。”

    “是。”雇佣兵继续跟着他往前走。

    阿贝普走到岛屿的中央,这里以前本来是一栋栋富丽堂皇的建筑,但是此刻已经化为乌有,残留的痕迹显示着当初的战斗多激烈。

    俄政府为了铲除他们,可是没有留手,用轰炸机把这里炸的粉碎。

    “老板,这怎么住人?”雇佣兵互互相觑,这堆碎石怎么住人?

    “继续往前走。”阿贝普黑着一张脸,继续往前走。

    几人艰难地穿过碎石堆,然后在他的指挥下,雇佣兵挥着铲子,挖着泥土,瞬间眼前出现了一条隧道。

    阿贝普带头走下去,待他们扛着人进来,又往洞口挥土掩盖。

    两人往前走了大概一公里,出现了一栋电梯,几人一同进去,阿贝普按下楼层,电梯关门一直往下,下了五层后电梯门打开,一栋建筑出现在眼前。

    “这里就是你们的住处。”阿贝普说道,拿出钥匙推开门,这栋地下建筑,是罗勃尔专门准备的,就是用来做防备的,里面的装饰富丽堂皇,该有的物资一点也不缺,环境条件都算得上乘。

    除了十多年前就在恐怖岛的人知道这地下建筑,其他人都不知道。

    要不是慕少凌联合俄政府的袭击太过突然,罗勃尔能靠这个建筑躲避掉这次的灾难。

    可惜了……

    阿贝普的拳头紧紧握着,一直没法松开。

    “老板,这个女人怎么办?”雇佣兵问道。

    “放在左边那个房间。”阿贝普吩咐道。

    雇佣兵闻言,把左边的一个房间推开,里面有一张床,还有几副手铐挂在一个架子上,一看就是专门用来囚禁人的。

    他把人往床上一摔,丝毫不怜惜。

    阮白一声不吭的,好像死了一样。

    雇佣兵再确认了一下,她还活着,才走出去。

    阿贝普没理会雇佣兵,径自地走向右手边的一个房间,推开门,一股中药混杂着消毒水的味道扑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