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太子有喜 > 第599章 番外篇之千玉楼
    不知是不是赤麒风太过与众不同,他的每次靠近,水心都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高强热度,就像在冬季熊熊燃烧的大火炉。

    他伸出双手拼命去推,却纹丝不动,不由又怕又怒:“你说过不会强迫我的!”

    “我是说过,可水心,你太美了,我、我……”赤麒风蹙着眉,似乎忍得很辛苦,“我实在控制不住了!”

    话音刚落,便欺上那渴盼已久的娇嫩粉唇。

    水心想退避,却因坐在椅子上,避无可避。且此时赤麒风还将双手搭在了椅靠上,等于将他囚禁封锁在双臂与椅子的狭小空间里,使他前后左右都逃脱不得,只能推着他双肩,侧过脸抗拒。

    可问题是,赤麒风力大无穷,他哪里能撑得住?不过半个呼吸,原本伸直的手臂,就被迫得弯曲起来,最后贴在自己胸前两侧,唇被亲住。

    羞愤之余,他咬紧牙关,却猛觉胸前一阵疼痛,不由张嘴低呼:“啊!”

    赤麒风趁虚而入,发起一场侵占掠夺般地深吻,亲得水心都快缺氧窒息,柔软的唇瓣更是嫣红得似要出血。

    水心没有经验,但他能感觉出赤麒风也青涩笨拙得很,只是根据本能拼命亲他,嘴唇都快被他咬破了。

    又疼又气,他不顾自己胸前会不会再被捏疼,狠狠一口咬下。

    赤麒风的舌头被咬破,流出血来。

    然而他却像感觉不到疼痛,毫不退缩地和着舌尖血继续翻搅,在吞噬般的纠缠中,亲遍他口中每个角落。

    手掌下的皮肤很细,就像他给人很单纯很干净的感觉一样,赤麒风的心脏跳得更加剧烈,噗嗵噗嗵,快得似要蹦出胸膛,正要忍不住进一步动作,陡然发现水心的目光已然冰冷,看他就像看死人,不由蓦然一惊,本能撤离唇舌。

    “你最好不要再靠近我,”水心的怒火已经转化为冰一般的冷漠,“否则,我会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没人知道他的血有毒。

    只有他自己知晓。

    赤麒风若真将他的嘴唇咬破,必死无疑,就像池塘里的鱼儿一样。

    离开京都时,那些翻肚白的鱼还没被发现,但终有一天,会被报到妖芷钰面前。

    可他不怕了。

    池塘边的血迹被他清洗干净,这么多天过去,没人能知道鱼的真正死因。

    赤麒风看着他冰冷的双眼,心口猛然一痛:“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水心的目光落在大门外:“出去,不要再来打扰我!”

    赤麒风凝视他半晌,才终于平静下来,但说话时的语气还是有些闷闷,表示他此时很不快乐:“那、那你休息吧。”

    水心看也不看他。

    赤麒风只好转身。

    刚到院中,身后便传来“嘭”的关门声。

    他叹口气,挠挠头,喃喃自语道:“奇怪,怎么会控制不住呢?难道喜欢一个人,就是好想好想欺负他么?”

    想了半天,不得其解,只能落寞离开。刚走两步,却猛然回身,有点愣然呆滞:“不对啊,这是我的睡房啊!”

    清楚了当前境遇,他哭笑不得。

    自己竟然被人从自己家赶出来了。

    世上有比这更好笑更有趣的事么?

    “水心啊水心,也就是你,若换个人,我定要~~”他顿住低语。

    算了,若换个人,那是连进都进不去的,丝毫不能跟他比。

    水心成功赶走赤麒风后,又静坐许久,才上床睡觉。

    待上了床,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好像鸠占鹊巢了。

    但他没动。

    低低骂句“活该”,便再次陷入回忆。

    忆自己被救醒后到现在的一切。

    忆到最后,忽觉有些疲惫。

    爱一个人,却始终得不到想要的那种回应,自己明明时常出现在对方视线范围里,却如同透明,像不存在一样。

    尤其是今日,那看起来极其幸福也极其刺眼的大婚,那对自己不耐烦甚至冷漠的态度,终于使他清醒,彻底明白一个事实:妖芷钰只爱梨静若。

    “可芷钰哥哥,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为什么将我救醒后还那么关爱我?”

    “难道你就是为了让我误会吗?”

    “你给我一个美丽的梦,却又亲手将我打醒,是不是太残忍了?”

    一滴泪,缓缓从眼角滑落。

    他闭上眼,无声哭泣。

    日思夜念,到最后,却是一厢情愿。

    随手拉开叠被一角,他盖住脸,将自己彻底埋在黑暗里,独自悲伤。

    片刻后,忽觉呼吸之间,有股特殊的气息扑鼻而来。

    待他因伤感而迟钝感受到,方知那气息是从锦被散发出来的。

    是赤麒风的味道。

    充满雄性的阳刚之气,闻之令人……

    迷醉?

    不,他只觉恶心。

    因为他讨厌这个人。

    还是芷钰哥哥身上的香气比较好闻。

    “我只爱芷钰哥哥,只想爱芷钰哥哥……”直到临睡前,他还找罪受,送给自己一个不让自己生活快乐的心理暗示。

    然而,他想爱的人,对他不闻不问,连派个人来都没有,倒是他讨厌的人,天天将他照顾得无微不至,清晨亲自送来早饭,中午又问想吃啥,晚上则总怕他一个人睡会冷~~当然,最后这个,在水心看来,充满阴暗和不轨。

    三天后,他看着左一件、右一件堆满桌子和床面的新衣,无语至极,淡淡道:“这是做什么?让我一件件换上,专门穿给你看吗?”

    “当然不是!”赤麒风抓起几件捧到他面前,讨好中带着取悦心上人时的愉快,“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颜色,就各种颜色都做一些,只是白色浅色比较多,因为我每次看到你,都见你穿白色,想着你应该喜欢浅色多一些。”

    水心将他推开:“我不是卖衣服的,若是有筝,倒可以送来,我想弹琴。”

    “有有有!”赤麒风终于听他主动要东西,立即笑得见牙不见眼,激动又兴奋,“你等着,我马上令人送来!”

    说罢,将衣服往桌上一扔,旋风一般跑出去。

    他嘴上说有,但其实是,有个屁!

    可水心开口要的东西,没有也得有,且得马上有!

    不敢嚷嚷,他闷着声飞奔去找管家,让他用最快的速度去买最好的新筝,可话未说完,又转身就跑:“算了不用你了,我自己去!”

    等管家磨磨蹭蹭买回琴筝,水心的兴致恐怕已经没了,还是自己去比较快。

    风风火火,打马疾奔,回来时,马却没了。

    管家一问,赤麒风一边抱着长筝往里跑,一边甩给他三个字:“不好带!”

    什么不好带?骑马不好带?

    管家愣了愣:“您不会背在~~”

    话未说完,主子已经跑没影儿。

    管家摇摇头。

    主子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竟把那十六岁的少年当成掌中宝,百般讨好。

    难道要和妖芷钰一样绝后吗?

    赤水山庄里,珠落玉盘般的优雅琴音响起时,碧湖山庄里的梨静若正在问妖芷钰:“如何?”

    妖芷钰道:“放心吧,赤麒风不但没有为难他、虐待他,还把他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口中怕化了,恨不得将天上星星摘给他。”

    梨静若讶然片刻,忧叹一声:“我虽相信一见钟情,却不相信一见钟情能长久,也不知赤麒风能对水心好几日。”

    “你真是喜欢操心,”妖芷钰轻点一下他的鼻尖,语带无奈,“每个人的路都不同,都要自己走,别人的经验和教训再好,也只能用来参考,防备自己落入各种陷阱,而无法真正代替谁生活。”

    “我知道,”梨静若轻叹,“可……”

    “可还是放心不下是不是?”妖芷钰摇头失笑,执笔写下一个名字,“从赤水山庄收买消息的事,以后就交给你吧。”

    梨静若看眼那个名字:“他在赤水山庄的身份是……”

    “杂役,”妖芷钰笑道,“地位最低,消息却最灵通。”

    梨静若道:“人选挺好,但级别不够,接触不到隐秘之事,得有所补充。”

    妖芷钰又写下一个名字:“管家义子,目前只知他不贪财,但好色,一见美人就走不动路。如何拿下,看你了。”

    说罢,笑眼看他。

    梨静若一声轻笑:“好。”

    妖芷钰取出一份自己画的地图,递给他:“这是咱们碧湖山庄的整体布局,你这个主人要多走动走动,熟悉熟悉,山庄的人事和财务也都由你掌管。”

    他抱住梨静若的腰,撒娇般道,“有个聪慧能干的贤内助,我以后便可以当个混吃混喝的甩手掌柜。”

    梨静若心里甜蜜,嘴上却轻哼:“你就不怕我卷着你的钱财跟别人跑了?”

    “静若才不会,”妖芷钰自信满满,“静若已经被我拴住了,心里只有我,除了妖芷钰,绝不会爱上第二个!”

    梨静若扑哧一声低笑。

    男人最可爱的地方,就是这副极度信任所爱、也极度自信的厚脸皮模样。

    “还有,”妖芷钰纠正道,“以后不许再说什么‘你的钱财’,妖家茶山、山庄及所有商铺、田产,都是咱俩的,没有你我之分,若再说错,就罚你整夜不睡觉!”

    梨静若自然知道这“整夜不睡觉”的真正含义是什么,不由面色一红,微微别开脸:“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妖芷钰将人一把捞入怀中,朝耳朵吹气后蹭着亲脖子,“看我敢不敢,看我敢不敢……”

    梨静若痒得又躲又缩,笑出声来。

    两人闹成一团。

    满室飘着幸福味道。

    半年后,碧湖山庄得到消息,赤水山庄与新崛起的势力双飞阁交手。

    外人皆以为赤水山庄是为了争夺利益,实情却是水心的模糊记忆正在渐渐清晰,并在机缘巧合下认出双飞阁的副阁主,乃是追杀他的其中一个凶手。

    十天后,水心的另一段错乱记忆也恢复正常,突然明白,真正朝濒死少年伸出善良援手的是梨静若,而非妖芷钰。

    负疚少年登门拜访,含泪扑入梨静若怀中。

    又三个月后,碧湖山庄也逐渐被卷入双飞阁事件。

    而这,将是另一个漫长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