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重生后我的福气涨爆了免费全文阅读 > 第78章 婶可忍叔可忍,他不能忍!
    “李明月,你跑什么?是不是你偷了我的钱?!”

    马翠兰朝李明月大喊,她真是急疯了,觉得哪个人都像是偷了她钱的人。

    她这一嗓子喊,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李明月身上。

    李明月稳得很,虽然就是她拿的,但她一点儿都不虚,也不怵马翠兰。

    麦丽丽等人先是一头雾水,不明白马翠兰说的是什么事,但当马翠兰朝李明月吼的时候,立刻就明白了,这是丢了钱了,却不知道谁拿走了,到处在疯咬人呢。

    咬到别人头上,他们或许不会多事,但咬到了李明月头上,就他们和李明月这一个锅里吃饭的情义,自然是要替李明月出头了。

    “这位马大嫂,你弄错了吧。”麦丽丽立刻就说。

    古士杰往前走了两步,紧跟着说:“马大嫂,你随便诬陷别人是不对的,一般东西丢了,都是内部人员所为,所以我建议你还是回家去好好找找看。”

    古士杰说完,徐英娜也要说话时,稍微慢了一拍,被李明月抢了先。

    李明月淡漠中带着气恼说:“你看到我进你家偷你钱了?你就胡说八道,你要这样乱咬人,我还说你偷了我爷爷给我的银锁呢,你把我的银锁还给我!”

    其实她就是随便一说的,小时候她有个银锁,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就不见了。

    她对这个银锁的印象很模糊,后来一段时间老听爷爷叨咕,说不知道掉哪里去了,这才知道自己丢了一个银锁,这个年代一个银锁得多珍贵值钱啊,提起来就让人可惜。

    谁知她说完,马翠兰的气势就立刻弱了,眼里更是闪过一丝慌乱,可惜李明月没有看到。

    不过心细的古士杰发现了马翠兰的异常,心里闪过一丝疑惑,却也没多想,只当是马翠兰知道自己咬李明月就是胡说八道。

    马翠兰气势已无,但还是强硬着说:“没拿就没拿,扯什么银锁金锁的,这是两回事!”

    她的语气没那么冲了,心里也把李明月从嫌疑人的序列里排除了。

    因为一来李明月刚刚说进她家,她的钱是藏在外面猪圈那里,不需要进家去,所以李明月应该不知道她丢的钱是藏在猪圈那里的。

    二来李明月神情一点儿都不虚,还反拿丢了的银锁的事说,那肯定就不是了。

    一时也有些后悔刚刚喊住李明月了,因为李明月那个银锁的丢失还真和她有关系。

    李明月撇了撇眼:“光许你丢钱着急,就不许我丢了银锁找人问?”

    马翠兰咬牙:“我什么时候不许你问了,我这不是丢了钱着急么,你那都什么时候的事了。”

    李明月说:“谁让你乱咬人的!”

    马翠兰越发觉得李明月不像以前一样温柔可爱,现在一副伶牙利爪得理不饶人的样子,顿不顿就怼人。

    她觉得自己再跟李明月扯下去,非被气出一口血来不可。

    于是马翠兰直接不理李明月了,转身朝其他小孩子们瞪过去。

    “你们谁偷了我的钱?!”

    其他人:......你这明显就是欺软怕硬。

    麦丽丽等人见李明月自己解决了麻烦,心里松了口气。

    正在这时,李石柱板着脸走过来了。

    对石背村学校超级重视的李石柱,今天一上午一直在关注着学校的动静,学校里上课的时候,他还佯装路过在学校外面蹲了一会儿,听了听古老师讲课,当时竟然听得十分感动,硬是整出了一泪流满面,还好当时没人看到。

    其实他从小就有个无人知晓的愿望,就是希望能走进学堂做个学生,能好好听先生讲课。

    可惜他小时候家里是一穷二白的贫农,哪里能有钱供他上学。

    前些年做了石背村的生产队队长后,就一直想要给村里弄个学校,可惜村里人少,公社不批,让去隔壁村上学。

    可要去隔壁村路远不说,路上还偏僻,说不得就能遇上下山的狼了野猪了之类的畜生。

    他曾经起早贪黑送闺女去上过几天学,可太耽误工夫了,后来只能无奈放弃。

    今年夏天知青们就来了,知青们给李明月上课被他给发现了。

    如今石背村终于有了自己的学校,以后他的儿女就都可以读书了,这怎能不让他感动。

    这大好的事情才进行了半天,就有人出来破坏。

    婶可忍叔可忍,他不能忍!

    “马翠兰,你想干啥?”李石柱一走过来就朝马翠兰开火,“你拦着这些娃娃们想干啥!”

    “咋地,就许你家出一个赵文生,就不许村里再有其他孩子到城里去工作?”

    “你知道你这是啥行为吗?破坏社会主义教育事业!打压社会主义接班人!”

    李石柱好歹也是个生产队队长,这种冠冕堂皇的话还是能扯出两句来的。

    马翠兰被扣了几顶帽子,一下子懵了,也怕了。

    李石柱见把马翠兰的气焰打压了下去,这才哼出一声,转身对老师学生们换上和蔼可亲的神情,挥挥手,

    “好了,你们赶紧回家去吧,这里没你们事了。”

    其他人一哄而散。

    李明月等人走差不多了,说了一句:“以后你们赵家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别再挂带我,我虽然没爹没妈,但我还有爷爷。”

    马翠兰倒吸一口气,想要说什么碍于李石柱,只能忍了。

    赵小兰跑出去几米远,突然想起当事人是她亲妈,别人能走,她不能走,于是赶紧刹车又跑了回去。

    “妈。”她喊了一声。

    李石柱见赵小兰跑回来,也懒得再多说什么,只当给马翠兰留点儿脸面,也挥手让马翠兰母女走了。

    回去的路上,麦丽丽安慰李明月:“明月,你别把刚刚的事放心上,那人就是胡说八道。”

    沈小琴却对李明月竖了个大拇指:“刚刚你怼得很对,没做过的事咱坚决不能认。”

    李明月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那事儿偏偏就是她做的,不过这不能告诉他们,于是只好装傻嘿嘿笑。

    到家门口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一事,赶紧掏出镜子照,结果一照差点儿暴走。

    她的气运值为什么又降了五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