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极致追凶最新章节 > 光耀小区灭门案(6)
    “在忙吗?”骆安奇靠在窗边,手里拿着手机看着外面的阳光。

    “刚刚送走一位患者,还行,怎么了?案子破了?有时间给我打电话。”谭修杰放下手里的资料回答。

    “我想和你打听一个人,季永海…”骆安奇直接点明主题。

    “季永海?他不是这次的被害人吗。”谭修杰奇怪的说。

    “对,我在他的东西里发现了你那的包装。”

    谭修杰沉默了很久,听着那边的呼吸声,骆安奇知道他有自己的操守,不会随意将病人情况告诉其他人。

    “放心吧,这是作为案件调查正常询问,不会违背你的医德。”

    听到骆安奇这样说,谭修杰才松了口气回答:

    “正常询问就好,否则我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告诉你,季永海确实是我的病人,他患上抑郁症一年多了,一直在我这治疗。”

    “他家人知道吗?”骆安奇反问。

    “不知道,除了我俩没有人知道,他完全就是工作压力太大引起的,我建议他休息一段时间,但是他不同意。”谭修杰回答。

    两人又聊了些季永海的病情就挂断了电话,骆安奇心里更是五味杂陈。

    他们所有人都以为季永海过的有多么幸福,但在没有人看到得角落里,季永海独自承受着抑郁症的折磨,为了不让家人担心,他平时还装作正常的样子。

    彭盛宽的不在场证明很快就查了出来,人证也都在,看着他趾高气昂的模样,大家心里更不是滋味。

    “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啊!”汤嘉丽摇摇头遗憾的说。

    李临安瞪了她一眼,汤嘉丽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一耸肩跑了。

    “线索又断了…”离上级要求的时间只剩四天了,可是他们还一点头绪都没有。

    正失落间,李临安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接起说了几句话后就要求全队上车。

    “李队,发生什么事了?”詹宝疑惑的问。

    打电话过来的是张德发,就是小区里那个保安队长,他说想起点事情。

    “哎呦,警察同志,你们过来了?”张德发看到大家开车过来,急忙迎了出去。

    众人进了屋,这次保安室里只有张德发一个人,大家坐下后张德发才开口说:

    “这人老了记性就不好,我今天突然想起一件事,就是季家出事的那天停电了一会,大约两分钟左右,是小区电闸跳了,推上就好了。”

    “就这事?”宋克杰睁大眼睛问。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用,我也不敢隐瞒啊,响起来就急忙给李队打电话,这…”张德发有一些紧张。

    “没事,这也是对我们工作的支持。”李临安笑着说。

    大家再一次出了门,詹宝挠挠头似乎有些郁闷,原本他还以为是什么重要线索,白高兴了一场。

    “这两分钟能做什么啊,杀人凶手又不是神仙,两分钟杀人,不太可能吧!”宋克杰小声嘟囔。

    “我们查遍了监控也没发现什么异常,有没有可能…凶手就是趁着这两分钟的时间进来的?”骆安奇心里有了大胆的猜想。

    李临安目光复杂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也仔细思考了他的话。

    当大家再一次坐到椅子上时一个个精神都高度集中,面前的监控器还在播放着案发当天的录像。

    这次他们完完整整没有任何快进的看了一遍,甚至发现可疑人和车辆时还寻找了整个小区的监控,去判断是不是作案人。

    “这…没有啊!所有的车都正常出现在监控下面,就二十号楼前面停过的车都是正常的!”汤嘉丽不可思议的说。

    李临安揉了揉眉心,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他们又浪费了一天的时间,可是凶手仍在逍遥法外。

    “除非他会飞,否则不可能消失不见!”骆安奇反反复复看着。

    小区里的监控可以保存一个月的时间,平时的安保更是严谨,通过多方走访他们也得知,不可能有外面的人进来。

    “有没有可能凶手就是小区里的,他一直没出去过,所以监控看不到?”詹宝提出了猜想。

    “就算他没出去过,想进入季家那栋楼,肯定会出现在门口吧,总不能变成蚊子飞进去吧?”宋克杰反问。

    二十号楼整栋楼他们都排查过,除了十八楼没人以外,任何人都没嫌疑。

    而且为了防止凶手藏在十八楼,他们还特意让物业开门检查了一下,里面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而骆安奇却对小区停电的那两分钟耿耿于怀,虽然张德发说当时那两分钟没有任何人进来。

    他一直感觉凶手是从外面进来的,可是监控却告诉他他的猜想是错误的!

    骆安奇闭着眼睛一遍又一遍模拟着凶手的路线,在排除了几种可能后,突然有一种想法出现在脑海里。

    腾的一下坐了起来,然后翻看着监控,在看到停电后的几分钟里只有一辆快递车开进来时按下了暂停键。

    然后他寻找着快递车的行动路线,快递车确实在二十号楼门前停过,在送了个快递后就离开了。

    整个行动轨迹快递车都在监控之下,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但是骆安奇的眼睛却反复看着车子转弯时候。

    在进入二十号楼前面的时候,快递车需要路过一个花坛,而在那花坛前面的时候,监控只能看到快递车的前面,后车厢看不到。

    心里的猜测越来越大,骆安奇根本睡不着了,拿起手机查到当时送快递的这个快递员电话就拨了出去。

    “喂…”快递员正在睡觉,接通电话声音还是迷迷糊糊的。

    “你好,请问您4号那天去过光耀小区吗?”骆安奇的问话有一些急促。

    “光耀?我天天去,我就是负责那得快递,请问有什么事吗?”快递员的声音清醒了一些。

    “那我想问一下,当天有钟玲娜的快递吗?”骆安奇的心开始狂跳,他期待的等着回答。

    “每天那么多快递我怎么记得清楚,你到底谁啊?大半夜不让人睡觉有毛病吧?”快递员气愤的挂断电话,等到骆安奇再打过去已经是关机状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