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极致追凶最新章节 > 8.20失踪案(6)
    “外界为什么没有消息说欣子有经纪人和公司呢?”骆安奇询问。

    邱文选愣了一下,然后砸吧几下嘴思考一会,伸手缕了缕他那有些出油的头发,回答:

    “其实早在欣子大学毕业那年她就和我签约了,但是我们没有公司,我只是一个野经纪人。”

    接下来邱文选说出了事情始末,这真相也直接惊呆了小队里的所有人。

    邱文选根本就不是什么正规经纪人,只是一个喜欢投机取巧,没事去艺术学院里找那些怀揣梦想的大学生。

    邱文选说他见到欣子的第一眼就觉得这个女孩肯定会有所成就,那时候的欣子内敛低调,性格很内向。

    邱文选说的很好,什么签约后会为欣子安排工作,也会包装她,让她走向国际!

    成为大画家一直都是欣子的梦想,她家里可以倾尽所有让她念这么烧钱的专业已经是极限了。

    所以单纯的欣子在考虑之后便高兴的答应了下来,没出校门的她根本看不懂合同里的猫腻,这一签就是五年。

    当后来欣子知道自己上当受骗后已经晚了,合同邱文选做的毫无瑕疵,里面找不出一点错处。

    欣子也尝试过去告他,但是找了几个律师,说的都差不多,这场官司她赢得几率微乎其微。

    再后来欣子认命了,她想只有熬过这五年就好,这五年期间,欣子挣得所有钱都必须分邱文选一半,足足得有几百上千万。

    邱文选也知道欣子恨透了自己,所以两人很愉快的达成了共识,他不参与欣子的创作当中,邱文选也不能向外界宣扬俩人的关系。

    所以一直都没有关于欣子有经纪人或者公司的消息,两人签约是在林绕川和欣子谈恋爱之前,包括林绕川在内都不知情。

    邱文选明白合约到期后他就没有了其他经济来源,所以在知道李大中联系欣子的时候他就动了歪心思。

    他怕自己直接找上李大中他会不相信,所以侧面和李大中朋友透露了一点自己的身份,果然,第二天李大中就找上了门。

    邱文选最终以三倍的价钱和李大中谈拢,在当天晚上他就联系了欣子,欣子也和前几次的态度一样,不由分说拒绝。

    然后邱文选便以合同还在有效期内要挟,最终欣子只能答应下来,并且接受了李大中的建议,在半夜的时候去了中央公园,寻找灵感。

    “那你只是和欣子打电话沟通的吗?没见到她人?”骆安奇继续询问。

    “我十七号下午打的电话,欣子很生气,所以我晚上特意去了一趟,就约在她家小区的广场上,然后她答应了,回去没多久就把购买合同签完字给我发过来了。”邱文选将手机里的文件调了出来。

    “合同约定的交画时间是半个月,我十八号下午一点左右的时候害怕她反悔,所以又过去一次,但是敲门没人答应,我猜她出去了就走了,晚上给她打电话的时候也没人接。”

    邱文选说到这大家才想起来,当初看监控,里面确实是有一个男人路过林家,但是监控看不到里面的情况,现在对比一下,那个男人确实是邱文选。

    就算大家再看不上邱文选也只能按规定放了他,毕竟他不是嫌疑人,只是配合调查的。

    “其实欣子是在十八号中午过后就没人见过她了,我们知道的所有关于她的事情都说从别人口中得知的,但是那些人也只是侧面知道她在家,并没有和她见过面。”骆安奇分析着。

    “对,林绕川和欣子最后通话记录也是十八号。”陈冉附和。

    “有没有可能其实欣子真正的失踪日期是十八号?”骆安奇大胆的猜测着。

    “那十九号快递打电话接听的是谁?”汤嘉丽提出质疑。

    “会不会和上一个案子一样,其实欣子是被人带走了,而当时接电话的就是凶手?”宋克杰猜测。

    “那他们怎么离开的?她家我们也查了,欣子根本没有地方藏身。”汤嘉丽挠挠头想不明白。

    “也许也和上一个案子一样,从通风口之类的地方跑的呢!”宋克杰实在想不出其他理由了。

    “不会,我仔细勘察过他家的格局,除了正门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出去。”骆安奇当初也这样怀疑过,所以在第一次去到林家的时候就悄悄观察过,更是利用第二次去了很多隐秘的地方,没有任何的异常。

    林绕川第三次来到局里打听消息,他的身体很虚弱,自从上次自杀失败后便一直病病怏怏的。

    “还是没有欣子的消息吗?”林绕川的脸色苍白毫无血色,他每天睡不着觉吃不下饭,精神状态更是糟糕。

    “现在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了。”李临安回答。

    众人都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欣子失踪的时间越久生存的几率就越小,但是一直没有消息至少还可以给活着的人一些念想,万一哪一天欣子忽然回来了呢?

    林绕川走了,这才不到一周的时间,他就瘦了很多,背影看起来更是沧桑,每一步都沉重无比。

    “你是老天怎么这么能捉弄人,这么相爱的一对遇到这样的事。”汤嘉丽感叹的说。

    “是啊,看着林绕川的样子真是太可怜了,这样的好男人不多了。”陈冉站在汤嘉丽身边附和。

    “他脖子上是带着一个戒指吗?”骆安奇突然问。

    “这你就不懂了吧,现在的年轻人都这样,把戒指挂在脖子上,通常都是对戒,一人一个。”宋克杰回答。

    “反正你这种宅男不关注也正常,还没有女朋友,我们理解理解。”詹宝也笑着打趣道。

    骆安奇翻了个白眼不搭理他们,然后回到桌子前,大脑放空开始假想起来。

    脑中规划了无数条线索,却一个个都被推翻,最终混乱一片。

    “好了,明天就是第六天了,我们也连着工作五天了,今天晚上就回家休息一下,明天继续!”李临安看着黑眼圈严重的队员说。

    看着大家有些不同意,李临安一拍桌子继续说:

    “现在没有线索,我们留在这也没有用,今天就回家好好睡一觉,明天早点过来,打起精神继续调查!”

    骆安奇还没走出警局,就接到了谭修杰的电话,两人约在一家餐馆,谭修杰已经到了。

    等到骆安奇到的时候菜都上来了,他也真正好几天没好好吃饭了,这猛的闻到香味肚子顿时咕咕的叫了起来。

    “快坐下吧,几天之前就想找你来的,可惜你一直都没时间。”谭修杰说。

    “哎呦,你不知道,天天忙的连吃饭心情都没有。”骆安奇也真是饿了,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是画家欣子的事情吧?现在这事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影响特别大,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来了。”谭修杰平时也上网刷一下信息,这事现在都不是秘密了。

    “嗯,你不知道,她那男朋友有多伤心,差点没跟着去。”接着骆安奇就和谭修杰讲了一下林绕川自杀的过程。

    谭修杰没有说话,只是眉毛皱了起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好几秒过后才小心翼翼的说:

    “说实话,我觉得林绕川这种状态不对啊!”

    骆安奇惊讶的抬起头,咽下嘴里的饭,擦了擦后询问: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说这个林绕川是不是太脆弱了?在不知道死的那女人是不是欣子的时候就直接自杀,太草率了,这幸亏是救回来了,万一救不回来岂不是完了。”谭修杰说着自己的想法。

    “也许是两人的感情太深了呢,今天林绕川还说呢,如果欣子真的有什么事情他也活不下去了,唉!反正这种情侣的事情我们这种单身汉不懂。”骆安奇还以为谭修杰发现了什么呢。

    “不过说真的,按照你的话说,林绕川这种状态在我们心理学上是有一点问题的。”谭修杰也笑着说。

    “让你们一看啊,百分之八十的人心里都有问题,快吃饭吧,一会都凉了。”骆安奇回应。

    谭修杰也只笑着摇摇头,便不再谈论这事,聊起了其他的话题。

    睡着的骆安奇再一次梦到那满目的血红,梦里的他很确定,这红色就是一片血迹,摸起来似乎还有温热的感觉。

    等醒的时候骆安奇好像还能闻到血腥味,外面天已经亮了,喝了几口凉水压下那反胃的感觉,骆安奇早饭都没吃就去了局里。

    李临安早都到了,站在画板前观察着欣子的人物关系图,最初他们也怀疑过是林绕川那方面的仇家,但是调查一番后都排除了。

    “奇了怪了,这人怎么就这么不见了呢?难不成还能变成空气?”李临安根本想不通,来来回回走动着。

    “要不,我们再去林家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地方遗漏了?”骆安奇建议。

    即使林家已经去过两次,该检查的地方也都查了,但是现在他们一点头绪都没有,只能重新回去看看。

    林绕川今天的状态还可以,家里也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看起来干净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