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极致追凶最新章节 > 8.20失踪案(9)
    原本大家就有一些怀疑他,经过他的反应大家更加怀疑了,陈柏虽然喜欢这些模型,但是作为一个多年的刑侦法医,顿时觉得事情似乎有什么问题。

    林绕川眼睁睁的看着陈柏将手摸上离他最近的一个模型,他反复的舔舐自己的嘴唇,神色有些慌张。

    “这触感···不愧是重金定做的,和真的几乎一模一样!”边说边挨个摸了过去。

    而骆安奇这面也在死死盯着林绕川的反应,他发现,陈柏离最新定做的那个模型越近,他的情绪就越紧张。

    当陈柏将手放在那具新模型上的时候,林绕川险些摔倒,但是他还是故作镇定的笑着。

    “这里面这个最贵吧?就我做了这么多年的法医,接触过无数的人骨,都分辨不出真伪,真实太神奇了。”陈柏仔细看着眼前的这个模型。

    “当初欣子嫌弃曾经买回来的模型不够真,我几乎找遍全世界才找到这么一位大师,自然也是花其他模型几倍的价钱买回来的。”林绕川已经平静了下来,他走进陈柏,和他并排站在模型前面。

    “不过说真的,你这钱可真没白花。”陈柏拍拍林绕川肩膀赞叹。

    外面勘察的警员也进来报告,屋子里没发现任何的线索,包括血迹反应都没有,及时大家心里怀疑,也不得不离开。

    刚刚走到门口,院子里拴着的狗不知为何挣脱了绳索,它狂吠着撒腿狂奔,一时间竟然没人敢上前。

    小狗瘦的皮包骨模样,骆安奇怀疑它一个不慎都要摔倒。

    “汪汪汪!”小狗冲进了屋子里,直接向着林绕川跑了过去。

    看到它疯狂的样子,大家都以为林绕川要挨咬的时候,小狗劲直越过他,挤开画室的门,趴到了那副模型前。

    大家相互对视一眼。然后纷纷转过要离开的身体,回到了画室当中。

    林绕川想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无奈只能跟在大家身后走了进去,然后有些尴尬的说:

    “这小狗欣子在的时候就经常陪着她在这里作画,习惯了吧···”

    说完就想走过去将小狗抱起来,但是那狗看到他的接近便像疯了一样,更是有了攻击的姿势。

    骆安奇刚才就在怀疑,看到这样他再也顾不了其他,大步走到模型前面,直接脱下模型左脚上的鞋子。

    一只缺少了小脚趾骨的左脚出现在大家面前,所有人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然后齐刷刷的看向林绕川。

    林绕川还没有任何动作,詹宝和宋克杰直接冲了上去,一人一只胳膊抓住,李临安走上前,看着他说:

    “林绕川先生,现在请您跟我们走一趟。”

    审讯室,林绕川仍旧是那副文质彬彬的模样,他的双手带着手铐,在白色的灯光下发着寒冷的光芒。

    那具骸骨的检测结果已经出来了,确定就是欣子,只不过全身的肉都被剔了个干干净净。

    林绕川就那么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不管谁问话他都不回答,脸上也一直带着笑意。

    遗憾的是在林绕川的住处并没发现任何的作案工具,案件在看到希望之后又陷入了僵局,所有人都急躁起来。

    临近傍晚的时候,警局里突然来了一个女人,她自称是通讯公司的职员,当初欣子曾来过她们这办过一张手机卡。

    “那为什么没有记录?”骆安奇询问,现在手机卡都是用身份证办的,但是当初他们调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

    女人深呼吸一下,然后像下定决心般回答:

    “她用的不是她自己的身份证,当时我是拒绝了她的,但是她塞给我二百块,我才···”女人之所以现在承认了,也是因为局里对于提供线索的人有几万块的奖励。

    最后女人留下欣子当初办的那张手机号码就离开了,骆安奇迅速联系了通讯公司,将她从办完卡那天开始所有的通话记录都调了出来。

    让他们惊讶的是,这张卡是十七号才办的,而所有的通话记录都是林绕川。

    而林绕川的记录更有意思,除了和这张新卡通电话之外,他还和欣子原本使用的那个号码保持着相同的联系。

    “如果欣子一直使用的是这么新号码,那么她原本用的这个号码是谁在用?”宋克杰不解的问出声。

    “我建议查一查在林绕川出国的这几天,欣子原本那个手机号的大致位置。”骆安奇建议。

    “你是怀疑林绕川作假?”陈冉一瞬间就明白了骆安奇的意思。

    有了文件,通讯公司那面特别的配合,短短半个小时就将结果传了回来,骆安奇猜的没错,这个号码一直使用位置就是林绕川去的那个国家。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汤嘉丽失望的看着林绕川,还亏自己当初那么同情他。

    看着林绕川毫不在意的模样,汤嘉丽的怒火是蹭蹭上涌,她直接起了身将报告摔到他面前的桌子上,大声质问:

    “欣子的手机号码为什么会在你那?当初询问的时候你不说不知道去哪了吗?你还不承认是你杀了欣子吗?”

    林绕川终于有了反应,他淡定的抬起头,然后看着汤嘉丽,回答:

    “我承认,欣子就是我杀的。”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看到林绕川前期的反应还以为他不会那么轻易的承认,可真正承认的时候大家竟然有些不可置信。

    “你不说你最爱她吗?那为什么你要杀她?”汤嘉丽呆呆的问。

    “我爱她,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爱她,我爱她甚至超过我自己,知道吗?为了她,我可以去死!”林绕川的眼睛睁大,里面一片血红。

    他将脖子上的项链也摘了下来,放在手心反复摩挲着,就像用看情人的目光痴迷的看着戒指。

    “欣子那么温柔,她爱我依恋我,天天晚上就像孩子一样,必须我给她讲故事才能睡着,她会依偎在我的怀里,笑着对我说晚安···”林绕川似乎沉浸在回忆里不能自拔。

    他的两只胳膊弯曲着,头歪着,好像怀里真的有一个女人在贴着他的胸膛。

    “但是后来她变了,她变的不那么依赖我,甚至她晚上作画的时候,还会让我先睡,要知道,这种事以前绝对不会出现!”林绕川的情绪逐渐失控。

    “她还单独出去见其他男人!然后不顾我的反对答应下来李大中的约画,这些都是小问题,直到有一天我竟然发现,欣子偷偷给其他男人转钱。”

    众人越听越皱眉,欣子的这种表现不正是她关心林绕川的表现吗,这不是正常的吗?

    “所以你就因为这个杀了欣子?”汤嘉丽惊讶的问。

    “让我下定决心的是因为她拒绝了我的求婚,我准备好了一切,甚至买好了钻戒,布置好现场,但是她却拒绝了!”回想起那天被拒绝的场景,林绕川崩溃的大喊。

    “欣子不爱我了···她不爱我了···”林绕川就像疯魔了一样,哐哐哐的砸着桌子。

    “难道你都不问问她原因吗?”汤嘉丽有些接受不了林绕川的理由。

    “与其最后让她抛弃了我,还不如让我把她留在最美好的时光,这样她就可以永远陪着我了。”林绕川似乎稳定了下来,又恢复了那副文质彬彬。

    “知道吗?其实欣子是想给你一个惊喜。”骆安奇的声音淡淡的,但是却准确无误的传到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看着林绕川不解的眼神,骆安奇盯着他的眼睛说:

    “欣子怀孕了,她是想在你们纪念日那天像你求婚的,带着你们的孩子!”

    这句话像一声惊雷直接将林绕川炸晕在原地,他的眼睛里先是迷茫,然后是震惊,最后变成了不相信。

    “还有,那个她打钱的男人其实是她的经纪人,欣子怕你担心所以默默的将所有痛苦自己承担了。”

    骆安奇之所以知道欣子怀孕是因为他发现欣子的社交账号突然多了一些关于孕婴之类的东西。

    她还搜索过早孕反应以及禁忌,也悄悄预订了礼物,再联系到即将到达两人的纪念日,这一切都明白了。

    李临安告诉了林绕川邱文选的事情,林绕川的双手紧攥着,颤抖的不停。

    “不可能,不可能,你们一定是为了骗我,一定是!”

    直到李临安将那份合同交给林绕川,他才彻底相信,然后便像丢了魂一样哭着笑,笑着哭。

    大家把空间交给了林绕川,让他自己肆意的发泄着,看着玻璃里面的男人,陈冉感叹:

    “这就是爱情吗?”

    “这不是爱情,真正的爱情是只要她过的好,你受再多的苦难都无所谓。”骆安奇接话。

    陈冉望了过去,看到他的样子眼睛里的光一瞬间黯淡了下去,原来他也曾有过爱的人啊!

    “对,被这样的人爱上简直就是噩梦!他这明显就是心里有问题。”宋克杰接着说。

    等到林绕川的情绪释放完毕,大家又坐回了他的对面,这次不用问,他便一五一十的将真相交待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