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极致追凶最新章节 > 8.20失踪案(完)
    欣子去办手机卡是他提议了,向来对他言听计从的欣子甚至连问都没问就去办了。

    然后他将欣子的那张手机卡带出了国,每天做出几个和欣子通话的记录来,这样他就有完全的证据了。

    “欣子真正的死亡时间是十八号吧?”骆安奇询问。

    “是的,我知道她每次画画完都会汗蒸的习惯,所以我远程控制将汗蒸房温度调高,只用了一个多小时,欣子就没了气息。”林绕川平静的回答。

    “可是你人在国外,你是如何做到的?”这也是骆安奇不解的原因,最初他也怀疑过,但是很快就被排除了。

    “你不知道有种东西叫遥控器吗?我在国外,但是只要遥控器在几百米之内就好使。”

    原来是林绕川很早就计划好了,小区里有几个孩子,平时最喜欢玩遥控器,林绕川便在走之前故意将遥控器交给了他们。

    孩子都是三四岁,只知道这东西好玩,并不知道具体是做什么用的,在林绕川教了他们几次之后就学会了增加温度。

    等他回到家里的时候再手动将温度降下去,一切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而且这群孩子每天下午两点准时出现在小区的广场,这一切都在林绕川的算计之内。

    “那快递也是我故意让他十九号送去的,就是为了迷惑你们,让你们以为欣子十九号的时候还没失踪。”林绕川说着。

    他留给快递的电话是欣子以前的那个手机号,自然也是他接听的,林绕川怕被人认出来,所以故意掐着嗓子压低声音说话,何俊才说当时觉得欣子的声音怪怪的。

    但是林绕川也给这个事一个完美的解释,欣子感冒了,嗓子疼,有了他的作证声音的问题自然就被忽略了过去。

    让他没想到的是十八号权硕竟然去了他家,林绕川不确定权硕是否看到了欣子,所以当时才急急忙忙的跑去找权硕的。

    而让大家意外的是,林绕川也说出了中央公园的那具女尸的身份,他知道欣子答应了李大中要在那废弃楼盘作画,而他也知道欣子会去那里采风。

    那具女尸是一名外国人,确实是偷渡过来打工的,林绕川下了飞机之后其实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来到了中央公园。

    他将那女人约到那里,再杀了她,用提前准备好的工具挖坑,再给她换上欣子的衣服。

    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伪造出欣子被绑架,然后死亡的现场,但是他毕竟不是懂刑侦手段的,没想到现在的技术这么强。

    为了证明自己清白,他回到家决定采用自杀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特意在动手之前给骆安奇发信息,也没换密码锁,就是为了能让他们来救自己。

    效果也和他想的差不多,李临安等人确实将他救了起来,再经过媒体的大肆宣扬,没有一个人相信他就是凶手。

    “那你究竟是在哪给欣子剃的骨?”这还是一个谜题,当初做血迹实验,整个屋子里都没有。

    林绕川听到问话竟然笑了起来,然后得意的回答:浴缸!

    所有人恍然大悟,其实做实验的时候曾在浴缸上面发现过星星点点的血迹,但是林绕川曾在里面自杀过,这个位置便被大家自动忽略了。

    不得不说,林绕川真的很聪明,很可惜,聪明却用在了错误的地方。

    “平时欣子很喜欢那群流浪狗,我不同意她去喂,每次她都会和我撒娇,然后我就同意了,我相信欣子如果在天有灵的话,应该很乐意看到自己的肉被那群狗吃了吧,毕竟她不忍心它们饿肚子。”

    大家的眉毛皱了起来,宋克杰说的没错,这个林绕川恐怕心里有什么问题。

    “还有我家那条,它看到了我将欣子的肉都刮了下来,可惜的是它不吃,原本我想送它和欣子一起走的,但是没想到陈冉同志竟然也喜欢狗,所以没办法了…”林绕川的神色越来越轻松,说起来也越来越流畅。

    林绕川闭起眼睛说:“欣子死了,但是她的骸骨还一直陪着我,我搬到了画室,每天陪着她聊天,给她讲睡前故事…”

    大家的表情都有一些不好看,一时间没人说话,整间审讯室都回荡着林绕川的摇篮曲。

    “那…凶器呢?”骆安奇问。

    “凶器?就画室那把壁纸刀啊!那也是欣子平时最喜欢的,所以就算它有些不锋利,我也还是选择了它。”林绕川还觉得自己挺高尚。

    其实林绕川是真的又定制了一副模型,他展示的发票也是真的,唯一假的便是那个模型需要半年之后才回来。

    按照他的推断,半年之后这事也会风平浪静了,没有人会注意他是否又反常的拿回来一个模型。

    而他的动机也是简单的可怕,林绕川觉得欣子没有以前依赖他,猜测是因为欣子不爱他了,林绕川接受不了,便痛下杀手。

    “归根结底,就是因为现在欣子有了自己的事业,无论是地位还是经济来说都和林绕川不分上下,长久以来的上层人让他接受不了这种变化,才导致的这次杀人。”陈冉分析着。

    “说白了,就是以前欣子什么都听他的,花钱也好,画画也好,都会听他的,突然间欣子有了一点自己的思想,林绕川就觉得欣子变心了。”詹宝总结。

    “真可怕,看来找男朋友还是有慎重,我可不想遇到一个变态!”汤嘉丽小声说。

    “放心吧,没人敢这么对你,你这母老虎称号也不是白来的!”宋克杰打趣。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最终林绕川被判处死刑,结果一出,大快人心。

    网上和他们最开始的反应一样,几乎都不相信如此神情的人设可以做出这种事,但是证据确凿,再不想相信也没有办法。

    但就在行刑的前一天,林绕川突然交待,他说自己有心理疾病,有整套的检测报告和治疗记录。

    事情再一次反转,行刑不得不被暂停,当大家找到他藏在保险箱里的报告时,脸上表情阴云密布。

    “难不成让他和曹波一样,又逃了?”詹宝将报告都攥的出了褶。

    报告上清楚的写着,林绕川患有很严重的偏执型人格,而他为了隐藏自己的病情,一直就诊的地方,更是小的可怜。

    同时和报告一起发现的还有一件东西,这是一个帽子,而且还是被戴过的。

    “这是保安的吧?”宋克杰反复确认,很明显这帽子不是林绕川的。

    提到保安,大家自然而然想到曹波,而在上一个案子当中,曹波最后也确实是丢失了一个帽子。

    再次去了光耀小区确认后,这个帽子正是属于小区保安的,大家的心都悬了起来。

    “难道这两个案子还有联系?”陈冉也听说了那个灭门案。

    “可是一点关联的地方都没有,两人也完全不认识…”骆安奇的脑海里模拟不出来两个案子有关的线索。

    在被精神病院带走的上一刻,林绕川也终于回答了关于帽子的问题,他背对着大家,只淡淡的说了一句:也许只是想留个纪念吧。

    所有人都被惊呆了,根本理解不了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唯有骆安奇的心底突然升起一阵恐惧。

    未知的联系就像一张大网,将骆安奇死死的捆在其中,无论他再奋力的挣扎,网却越来越紧,让他喘不过气。

    再次从床上被噩梦吓醒,骆安奇光着脚跑到地上,咕嘟咕嘟喝了一大杯凉水,心里的恐惧才缓解很多。

    外面的天还没亮,黑漆漆一片,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下半夜三点。

    索性也睡不着,骆安奇走向书架,拿起经常翻看的书看了起来…

    而此时的第一高中女生宿舍里,所有的学生都在梦乡,走廊尽头厕所的滴水声几秒一下有规律的嘀嗒着。

    声控灯不时亮起,几秒后又转为黑暗…

    一个女孩子迷迷糊糊的从宿舍走了出来,揉着眼睛磕磕绊绊向卫生间走去。

    卫生间的窗户不知何时被打开,深秋的凉风一下子让她清醒了过来,女孩子紧了紧身上的睡衣,迅速冲进隔间,她想快点解决完回去,这里实在太冷了。

    蹲下去的女孩子没有注意到,门外一双脚突然走过,声控灯再次熄灭,整个卫生间陷入一片黑暗。

    “啪!”女孩子使劲的击了一下掌,可灯并没有亮起,她站了起来,穿好衣服想快点回去。

    刚刚走出隔间,耳边便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女孩子的唱歌声,越来越清晰…

    身后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缓慢靠近,女孩子颤抖着转过身,然后眼睛一瞬间睁大,她的声音里满是惊恐: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女孩子没有注意到的是,她离身后的窗户越来越近,最后嘭的一下子撞在了上面,脚下一滑,直接从六楼摔了下去。

    寂静的夜,没人注意这边的声音,在女孩子掉下去之后的几分钟里,声控灯亮了起来,卫生间里什么都没有…

    “啊!”早上五点,一声尖叫响彻了整个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