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极致追凶最新章节 > 垃圾桶分尸案(2)
    原来当初毛江月认识叶东的时候,他还没离婚,毛江月是给叶东厂子提供原材料公司的前台。

    一来二去几次,两人就逐渐熟了起来,叶东业务能力很强,加上人也帅气,三十多岁还带着男人的成熟稳重,很快就吸引了毛江月。

    按照毛江月的话说,就是叶东和陆虹的关系一点都不好,俩人也是由于性格不合离了婚,然后她俩才在一起的。

    “我和叶东是闪婚,所以才这么快的,外面传的都是假的!”毛江月翻了个白眼说。

    “那你为什么说凶手是陆虹?”骆安奇将话题拉回正轨。

    “她就认为是我和叶东早有关系,叶东因为我才离婚的,所以她心里一直恨我们两个,当初离婚收拾东西的时候陆虹就说过,早晚有一天会让我们后悔的!”

    毛江月的话里满满都是对陆虹的恶意,她自己没有察觉到,但是骆安奇等人一下子就听了出来。

    “那这个陆虹有没有做过什么事情,让你感到有危险的行为?”汤嘉丽认真的坐着笔录。

    毛江月听完思考一会,然后回答:

    “陆虹和我接触的不多,她总是私下里接触叶东,所以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她的话里有很浓的酸味,大家也都看出来了,恐怕叶东和陆虹的关系似乎并没有她说的那么恶劣,否则怎么可能还有联系。

    “你们不去抓人,在这一个劲问我做什么啊!快去啊,一会陆虹跑了!”

    毛江月的话音刚落没多久,外面就冲进来一个女人,她身穿职场西装,头发因为跑动的缘故有些松散。

    “叶东呢?”女人的声音有些颤抖。

    大家面面相觑一眼,这面的毛江月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立马杏目圆睁,啪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大步走了过去。

    “你来干嘛?”

    陆虹并没回答毛江月的问话,只是执拗的询问着叶东的下落。

    “陆虹,你聋了?叶东是死是活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在这猫哭耗子,假慈悲!”

    “毛江月你闭嘴!叶东死了你真是一点都不伤心啊!”陆虹擦擦眼泪喊了回去。

    毛江月也意识到自己的表现有些不妥,愣了一下,然后直接红了眼眶。

    她像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般,向后踉跄几步,然后跌坐在椅子上,眼泪更是一串一串流出来。

    毛江月长的清纯可人,虽然已经是一个五岁孩子的妈了,但看起来还是像大学生一样,特别是再配上这副表情,就显得更加可怜无辜。

    骆安奇等人直接傻了眼,他们没想到女人竟然变脸速度能如此之快,平时接触的汤嘉丽和陈冉二人都是汉子性格,根本做不到这样。

    “那个…你别哭了,人死不能复生。”汤嘉丽别扭的上前安慰。

    接过递来的纸巾,毛江月哭的是梨花带雨,她边哽咽着边说:

    “叶东走了,剩我们娘俩可怎么办啊…”

    “别装了,叶东的死和你脱不了干系!”陆虹已经恢复了女强人的模样,她站着不屑的说。

    “能具体说说吗?”骆安奇走上前一步问道,这两个女人纷纷指责对方,还真是有趣。

    毛江月的神情明显慌了起来,她忘记了还在扮演柔弱女的形象,直接手指着陆虹嚷道:

    “你别瞎说!”

    “我瞎说?先不提我和叶东是怎么离婚的,单单说你在和他结婚以后,给了他多大的压力!”陆虹更加愤怒了。

    陈冉将她扶到了椅子上,倒杯热水,陆虹喝了口水平复下自己情绪,才缓缓开口:

    “这个毛江月插足我和叶东的感情,导致我俩离婚,自从他俩结婚完后,毛江月就辞了职,要知道,在我们这个城市指望一个人养家得有多么困难,以前我都是拼死拼活上班的。”陆虹对于这件事耿耿于怀。

    “那是他说要养我的,又不是我要辞职的!”毛江月在一旁反驳。

    “他说养你你就真辞职啊!你怎么这么不知道心疼他呢?”陆虹又要站起来,被陈冉按了下去。

    听到这大家也都明白了,原来是这个陆虹一直放不下叶东,在她心里,就算叶东出了轨抛弃她,叶东也没有责任,一切都要归咎于毛江月。

    “毛江月平时喜欢奢侈品,美容逛街,这更加让收入固定的家庭增加负担,每次叶东说不给买她就闹,没办法,叶东只能从工作上面想办法。”陆虹似乎可以感受到叶东的难处,她捂着心口说。

    “他是采购,油水很大的,以前和你在一起就是太老实,你们才过成那样的,自从听了我的话,你看看,房子贷款也还完了,车子也换了,不好吗?”毛江月双手环胸不屑的反击。

    “你是说他吃回扣?”陈冉问道。

    毛江月直接闭上了嘴巴,她知道这种要是认真追究起来是要负责任的。

    “以前叶东不是这样的人,都是这个女人逼的!”陆虹忿忿的看着毛江月,换来的是她一个白眼。

    “所以,我怀疑叶东的死和他的工作脱不了关系,毕竟采购这个职位很重要,他在中间吃回扣后也许就动了谁的蛋糕。”陆虹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也许就是你杀的呢?”毛江月在一旁小声嘟囔。

    陆虹一瞬间转过头,眼神冷冷的看着她,毛江月被吓的一下子愣住,努努嘴什么都没说出来。

    两个女人一起离开的,看着一前一后的背影,汤嘉丽认真的问:

    “这出去真的不会打起来吗?”

    事实是她想多了,两个女人从局里到外面连个交流都没有,一出了大门就各自分道扬镳。

    “看来还是要先从他的工作上调查了。”詹宝看着外面的月亮说道。

    此时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叶东由于工作的原因,人际关系特别的复杂,所以大家暂时还没查完。

    第二天是个阴天,空气里都有一股潮湿的味道,闷闷的。

    “看样子又要下雨啊!”李临安抬头望望天自言自语。

    大家今天的心情都尤其烦躁,做他们这一行的,就害怕下雨下雪天,因为一遇到到这种天气,现场的所有证据都会被消除。

    大家开车来到机械厂,这里的领导早就等着了,出面的是叶东的直系领导,也是最了解他工作的人。

    “叶东这孩子,有干劲,有毅力,工作每次都完成的特别出色。”领导坐在那止不住的夸赞。

    “平时叶东负责的都是什么工作?”骆安奇询问。

    “他的工作就是和我们的原材料商接洽,做机械会用到很多的钢,叶东主要就负责找些价位低,质量好的钢商。”

    “也就是说,最后定哪家也是他负责的?”骆安奇看了一眼李临安。

    “也不全是,一些小厂家他就自己拿主意了,一些大的还是需要经过我和老板同意的。”

    “那公司资金经过他的手吗?”

    “不经过!他出去都是和供应商谈好,然后签合同,资金直接打到供应商账户上的,我们有专门负责这个的部门。”领导直接否定了。

    “那你们公司,换供应商的次数多吗?”骆安奇接着询问。

    既然在财务上动不了手脚,如果叶东想要从里面拿回扣,就只有供应商那面了。

    “像我们这种厂子,怎么可能随便换供应商,特别是一些大的更不会,不过一些小的还是有可能的,这不前阶段叶东就发现一家更实惠的。”领导说完就将那家的资料递了过来。

    这是一份新签的合同,日期是八月二十三号,十天之前,而甲方这面的签字正是叶东。

    “这个厂家比以前合作的那个少了百分之零点零五,可别小看这点,一年下来可以省好多呢!不得不说,叶东真的是个好员工,可惜了…”领导的语气里都是遗憾。

    “那以前的那家合作商?”汤嘉丽反问。

    “那家正好合同到期了,再加上他家说什么都不降价,没办法只能终止合作了。”

    要来以前那家的资料,大家离开了机械厂,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时候,就不能放过一切的可能。

    “安奇,你和陈冉去这红石钢厂看看,早市那面的监控应该送回来了,我们回去查监控。”李临安安排。

    当骆安奇和陈冉到红石钢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钢厂里面静悄悄的,丝毫没有任何装车卸货的声音。

    “有人吗?”陈冉边走边大声喊。

    几分钟后,里面才出来一个男人,年龄越五十岁,瘦瘦高高的。

    “不做生意了,你们请回吧!”男人礼貌的说。

    说明自己的身份后,男人将他们请到了办公室,办公室里的东西已经空了大半,看样子是打算要搬家。

    “做的好好的厂子怎么不干了呢?”骆安奇不解的问。

    “好什么啊!”男人叹了一口气,惆怅的回答。

    “厂子经营不下去了,开一天赔一天,这才十天,就把积蓄赔进去大半了,不能开了!”

    骆安奇和陈冉对视一眼,听叶东领导说,两家合作近五年,这期间挣的怎么可能短短几天就赔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