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极致追凶最新章节 > 垃圾桶分尸案(6)
    针对于叶东的人脉调查的也差不多了,足足用了三天多的时间,足以可见叶东平时接触的人多么的复杂。

    业内大部分人对他的评价还可以,特别是和陆虹离婚以前,更是人人都对他称赞。

    在走访新签约的那家钢厂时,老板也表示叶东是一个非常努力上进的人,虽然叶东同样以回扣为威胁。

    但是这并不妨碍叶东的工作出色,他和陆虹离婚五年,这五年他也捞了不少钱。

    但是大家在查他账单的时候并没发现什么存款,每个月开工资的日子,除了自己留下小部分钱零花,剩余的全部转进毛江月的账户。

    但是毛江月的名下却一分钱存款都没有,再一调查,大家惊讶的发现,毛江月竟然在其他银行有一个隐藏的账户,是以她儿子的名义开户的。

    虽然里面也有一大笔钱,但是离叶东交给她的那些还差的很远,汤嘉丽估算了一下,毛江月这五年花掉的钱大约值a市半套房子。

    “这个毛江月到底做了什么,五年花掉这么多!”汤嘉丽看着那数字惊讶的说。

    答案不用他们去寻找,在第二天的时候毛江月自动送上门来。

    她的头发凌乱,第一次素颜出面没有化妆,眼圈通红,身子止不住的颤抖着。

    经过了解大家才知道,原来毛江月从六年前便染上了赌博的习惯,最开始只是玩小的,但是慢慢的,小的满足不了了她。

    毛江月便听信其他人的话,越玩越大,刚开始的时候她还能赢几次,也是那几次给了她甜头,让她不能自拔。

    赌博就是十赌九输,而毛江月在这五年的时间里更是输多赢少,不仅将叶东交给她让存起来的钱全输了,还欠了很大一笔外债。

    毛江月还算是有点理智,她知道控制不住自己赌博的双手,便用儿子名义开了个账户,悄悄的将一部分钱存了起来。

    这些房贷机构得知了叶东的死,知道他有很大一笔保险金,便一个个的找上了门。

    毛江月一直在躲着他们,更是将儿子送回了娘家,昨天刚回家就在门口碰到了那些收债的,直接被堵在了门口。

    她好不容易才脱身,那些催债的被她跑了后气急败坏,直接拿红油漆泼在她家门上,并给她留言,下次不会这么轻易罢休。

    “我比较好奇,半年前你为什么想起给叶东买保险?”陈冉询问。

    毛江月的表情纠结了很长一段时间,最终才缓慢开口回答:

    “其实叶东是半年之前主动要求的。”

    这个答案显然让大家都很吃惊,在他们的走访中,但凡是了解叶东的人都说过,他很讨厌保险,认为那就是骗人的。

    “他没说为什么,只是突然有一天下班回来脸上带伤,还取走了五万块,交待我给他上保险,我也问过,但是他没告诉我为什么。”

    “难道他知道自己会出事?”大家的猜测都很统一。

    “叶东那阶段每天回家都神神叨叨的,有时候半夜不睡觉坐在床上,我都怀疑他精神出了问题!”毛江月继续说着。

    “具体是什么时候叶东出现异常的?”

    毛江月想都没想的直接回答了上来:

    “八月中旬,我记得很清楚,我生日就在那时候,他那几天竟然连我生日都不记得了,我们还因为这事大吵了一架。”

    “那时候叶东还没威胁于洗河呢吧?”宋克杰思考了一会时间前后说。

    “如果叶东的死和他那阶段的异常有关的话,于洗河的嫌疑就更小了。”陈冉回答。

    至今为止得到的所有信息都在说明于洗河不是凶手,似乎他真的就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路人。

    “不过这也太巧了,那几天他的监控正好坏了,然后凶手将人弄到他厂子里杀人。”詹宝皱着眉毛。

    在最开始知道于洗河有嫌疑的时候,小队就对他做为全面的调查,于洗河为人还算厚道,做生意也本分,虽然没几个真心朋友,但是大家对他的评价都不错。

    最重要的是,于洗河没有仇人,做生意讲究以和为贵,他就更不会轻易和其他人产生矛盾。

    红石钢厂的生意全都指着机械厂,所以和其他钢厂也没有竞争关系,一番调查下来,于洗河很干净。

    “凶手冒着被发现的风险,将叶东带到红石钢厂杀害,然后再骑着那破三轮车抛尸,这个圈子挺大啊!”李临安在白板上画着凶手的路径图。

    “有没有可能凶手杀人其实是临时起意的?”骆安奇提出一种猜测。

    “他杀叶东并不是蓄谋,而是无意中碰到,然后正好周围只有红石钢厂,趁着没人就地分尸。”这是骆安奇脑海里设想无数遍产生的想法。

    “查红石附近的监控,叶东遇害那几天的都要!”

    工作量再次加大,红石钢厂位处郊区,周围只有几个厂子,没什么商铺住宅。

    而这些厂子的距离也不近,监控更是有很多拍摄不到的死角位置,调查起来困难异常。

    而骆安奇这面也在全力走访着叶东八月中旬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同样的一点线索都没有。

    距离发现叶东尸体已经过去了六天,到了现在,一点有用的证据都没有,这让小队成员都很挫败。

    “会不会毛江月在说谎?”陈冉设想。

    也不怪她怀疑毛江月,主要是周围所有认识叶东的人,包括他的同事领导,都在说叶东在八月中旬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甚至那个月的工作比以前完成的更加出色。

    按照毛江月所说,叶东出现异常的是在他完成一次合同之后,那天晚上公司开了庆功宴,叶东下半夜回到家就开始不对劲了。

    而且叶东取走的钱是现金,没有人知道具体有没有这笔钱,现在一切都是从毛江月嘴里听说的。

    毛江月回了娘家,每天仍是购物美容,杀害自己丈夫的凶手还没有找到,但是她却一点不在意的模样。

    小队对她的调查也更加深入了,随着调查的越来越详细,大家竟然发现叶东,毛江月以及陆虹的关系似乎并不像表面那样简单。

    “毛江月啊?她可是找到个老实人嫁了,就是命好。”陈冉站在两个女人面前。

    这是毛江月辞职以前的公司,虽然她已经辞职五年了,但是这里的人可是对她记忆犹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