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极致追凶最新章节 > 垃圾桶分尸案(9)
    “你是说…这个凶手有欺骗性?”陈冉睁大眼睛问道。

    “也许是他的外表具有很强的欺骗性,监控里我们也可以看到,凶手身子瘦弱,腿部有毛病。”

    “而且叶东的身高并不低,常年健身的原因让他很壮。”陈冉接话。

    “或许当时他们只是偶然在这里碰到,叶东无意间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让凶手起了杀心。”

    “这么说,不是矛盾?”陈冉惊讶,如果真的像骆安奇猜测的这样,那这案子想找到凶手就更难了。

    两人又在现场演练了好几遍,正好陈冉比骆安奇瘦弱的多,也越来越证明凶手肯定就是在叶东完全放松的状态下的手。

    接近中午的时候两人才从厂子里出来,正好遇到一辆垃圾车,车上的人正是当初发现吴青尸体报案的那个大叔。

    “又来查案子啊?这里车不好打,不嫌弃的话就坐我的车吧。”大叔看到二人亲切的打着招呼。

    骆安奇陈冉对视一眼,虽然有些不愿意,但是看看道路上空荡荡的,连车的影子都没有,便一起上了车。

    垃圾车是一个带兜的电动小三轮,车厢挺大,但是可以坐人的位置有点小,特别是一起坐在后排的二人必须要紧紧挨着。

    骆安奇第一次离女孩子那么近,而陈冉也有一些不好意思,毕竟是喜欢过的人。

    “师傅,每天都过来收垃圾啊?”骆安奇转移着话题。

    大叔从倒车镜看了一眼骆安奇,然后脸上绽放出笑意,皱纹在他的脸上形成一条条沟壑,显得有些诡异。

    “也不是,大约三四天来一次,也幸亏你们今天遇到我了,这荒郊野岭的,想找到车回市里,还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呢!”

    “每次来都是这个时辰啊?”骆安奇接着询问。

    “不一定,看垃圾场的工作完成的早不早,要是早就来的早一点,要是晚就只能下午再来了。”大叔回答。

    “是啊!不过九月一号那天您也来收垃圾了吗?”

    “九月一号?”大叔思考起来,几分钟之后才回答:

    “来了,当天早上来的,八点左右吧,收完这几家就走了,那天活少,我记得很清楚。”

    “那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或者车?”陈冉看了一眼骆安奇,没有说什么。

    “没有,刚才我不说了吗,这里车来的少,我也算是这里的常客了,一般熟人的车我都认识。”大叔说的不是假话,他在这几个厂子收垃圾已经好几年了,大多数人都认识他。

    大叔工作的垃圾场和警局不是一条线,所以两人进了市区就下了车。

    “你说,这些开厂子的是不是特别有钱?”陈冉好奇的询问。

    “为什么这么说?”骆安奇问道。

    “你看到那大叔车上的垃圾没?铁什么的不算,那崭新的电线一捆捆都扔了,多浪费!”陈冉不赞同的说。

    “我怎么没看到?”骆安奇是真的没仔细注意车上有什么垃圾。

    “就在废纸壳下面压着呢,得有四五捆,外面卖都好几百一捆呢!”陈冉就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也是做刑侦做出了职业病,到哪都想观察一下环境。

    骆安奇笑了笑没有回答,只是眼睛里闪过思考,看着大叔骑车离开的方向,不知在想什么。

    当两人回到局里的时候,李临安他们正好要出去。

    “你们回来的正好,一起去吧。”李临安叫过两人。

    “怎么了?”陈冉看着大家整装待发的模样询问。

    “曹波在精神病院自杀了。”宋克杰回答。

    骆安奇的脑袋一震,他曾经咨询过谭修杰,像曹波这种性格的患者轻易是不会伤害自己的。

    曹波选择的死法很惨烈,为了防止这些病人发病伤人,平时的筷子刀叉都是塑料的,而曹波就选择将塑料叉子直接插进自己喉咙。

    “这种自杀不会直接死亡,他会感受到巨大的痛苦,最终由于窒息加上失血过多死亡,过程比较漫长。”陈柏边观察着现场便说。

    “自杀没有悬念,当时有很多人看到了,想抢救已经来不及了。”詹宝询问了一圈得到的信息。

    “据目击证人描述,一直到曹波临死之前,他嘴里都在反复说着,工作愉快。”

    原本正在低头认真研究着的骆安奇听到脑袋直接抬了起来,他只觉得心脏的跳动开始剧烈加快,耳膜向外鼓。

    “你说什么?”

    “曹波死之前一直重复着工作愉快啊。”詹宝不解的回答。

    大家的表情都有一些不好,这些被未知的拉扯让他们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别想那么多,曹波的案子已经结束了,也许他说这话只是无意间在某一个地方看到的。”李临安拍着骆安奇肩膀安慰。

    骆安奇点点头,压下心里的不安,他没有任何线索,也只能像李临安说的那样了。

    “不应该啊!曹波的病情已经很稳定了,怎么会自杀呢?”谭修杰赶到医院。

    他担任曹波的主治医师,三天一个治疗,就为了让曹波病情恢复,在上一次的诊疗当中,曹波完全就像一个正常人一样了。

    “上次聊天的时候他还哭着说是自己错了,季永海一家人那么好,他不应该做这种事情,说要好好治病,在院里赎罪。”谭修杰的语气里都是不解。

    “有没有可能他是受不了心里的愧疚,畏罪自杀?”骆安奇问道。

    “百分之九十不会。”谭修杰看着骆安奇的眼睛认真的回答。

    “虽然他表现出来知错的模样,但他终究是个心里有问题的病人,恢复也不可能恢复的那么快,意识到是自己的过错已经是极限了。”

    “但是有一种可能会让他产生自杀的想法。”谭修杰突然想到。

    看着大家看着他的眼睛,谭修杰整理了一下语言,说:

    “如果曹波的病情好转,那么他也许会有清醒的时候,就像我们正常人一样,思想心态都是,也许他自杀的这阶段就是清晰的时候,不过这种可能性极小,但是这又是最合理的解释了。”

    曹波死了,叶东的案件还没有进展,大家本来就很闹心,在这节骨眼上又出事了,毛江月和陆虹打起来了!

    两个女人互相看不上眼五年,终于在叶东死后十天爆发了剧烈的冲突,等到大家急匆匆赶到叶东家时,两个女人都受了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