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极致追凶最新章节 > 垃圾桶分尸案(10)
    毛江月伤的严重一些,脸上条条抓痕,清晰红肿,而陆虹看着没有那么惨,不过也被扇了一巴掌,巴掌印还留在脸上。

    叶东家里就像被打劫了一样,东西扔了满地,照片书本更是满地都是。

    众人看到这种情况谁都没敢说话,陆虹将头发拢了一下,然后微笑着打招呼。

    “你们怎么过来了?两个女人打架还不至于惊扰重案组吧?”

    “我报的警!你私闯民宅不说还殴打主人!我要告你!”毛江月哭的抽抽搭搭的,睫毛膏已经花了,呼了眼睛周围都是。

    “那个…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打起来多伤和气?”宋克杰看没人回话,干巴巴的说。

    “别忘了这房子还有我那一部分,以前是顾忌着叶东喜欢你,才没向你们讨回来,现在我要拿回我的一部分。”陆虹脸已经肿了起来,看起来格外的滑稽。

    毛江月被气的胸膛剧烈起伏,但是她刚才知道了陆虹的战斗力,不敢再动手,便只能手里死死抓着抱枕。

    “你就是看叶东爱我心里受不了,所以慢慢的变态了!贱人!”

    大家就站在原地看着两个女人对骂,李临安此时无比后悔,接到毛江月电话的时候她哭喊的格外凄惨,让他以为要出人命了,早知道这样说什么都不会过来。

    “你以为我稀罕这房子呢!我告诉你,叶东这两年挣得钱不光还清了房贷,他还又买了一套,写的就是我的名字!怎么?他没和你说吧?”

    毛江月看着陆虹的表情越来越难看,她的心里却越来越痛快,嘴上的话更是像机关枪般不停的往外冒。

    终于,陆虹受不了了,她丢掉了以往女强人的形象,扑到沙发上对着毛江月左右开弓。

    “我让你说!让你说!我告诉你,就算我和叶东离婚了,他也是我的,他最爱的人还是我!”

    陈冉汤嘉丽急忙冲了过去将两人拉开,毛江月被打的不清,头发被拽下来几缕,脸上更是挨了好几个巴掌。

    “爱你怎么会娶我?别自欺欺人了!叶东早就知道孩子不是他的,但是他还是将小宝当做他亲生的,你做的那些就是自作多情!”毛江月大声吼道。

    刚才还在挣扎的陆虹一瞬间安静了下来,她的呼吸粗重,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毛江月。

    就这样陆虹看了毛江月几分钟,然后她头一转,不回头的离开了。

    毛江月情绪稳定下来之后,大家也跟着离开了,就这样到了晚上的时候,毛江月的电话突然又打进了李临安的手机。

    “这是没完了啊!”李临安实在是不想接,现在毛江月已经排除了嫌疑。

    最终还是汤嘉丽接了起来,还没等她问话,那面就传来毛江月恐惧的救命声。

    “人头…救命!有人想杀我…”毛江月因为恐惧说的话断断续续的,汤嘉丽连续问了几次她都没说清楚。

    “凶手…凶手来了…”

    随着毛江月话音刚落,外面咔嚓一道闪电劈下,大雨突然而落。

    毛江月的通话截然而止,汤嘉丽看看众人,所有人共同冲了出去,向毛江月家狂奔。

    此时已经是半夜十一点多,小区里大多数人都睡觉了,再加上小区是老小区,路灯不是很多。

    毛江月家是在四楼,从楼下看过去,屋子的灯还在亮着,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

    但是,在慌神间,窗前一个黑色人影突然闪过,而这个人并不是毛江月。

    大家跑上四楼,房门没关严,所有人心里都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撞开门,客厅里并没有毛江月的身影。

    寂静中,卧室里似乎有轻微的呼救声,骆安奇直接冲了进去,打开门就看到屋里的景象。

    毛江月趴在床和窗户的中间,半截身子藏在床下,后背上插着一把水果刀,而手机就扔在她不远处。

    此时的毛江月已经进气少出气多了,鲜血染红了地面。

    “没找到人,只有这个。”宋克杰和詹宝在第一时间就追了出去,但是可惜在拐角处追丢了。

    凶手慌乱中将钥匙掉在了地上,他想回头去捡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后面宋克杰两人紧追不舍。

    经过一番抢救,毛江月脱离了危险,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留下詹宝宋克杰二人,大家回了警局。

    “上面有什么线索吗?”陈冉看着桌子上脏兮兮的钥匙说。

    “上面没有指纹,凶手戴了手套,但是幸运的是我们可以从这钥匙入手找到车,只要找到凶手的交通工具,我们就可以找到他!”李临安仿佛看到了希望。

    想象是美好的,但等到结果出来时直接让大家傻了眼,车确实是找到了,但是和没找到没什么区别。

    车子是一辆报废三轮车,在在半年之前就送到垃圾场处理了。

    而这种三轮车在a市也非常常见,一些清洁工人,收垃圾的,甚至年龄大的老人都会用它代步。

    而且这个凶手很显然熟悉a市的大街小巷,监控器根本追踪不到他的全程轨迹,特别是在行凶过后,凶手更是尽量躲避着摄像头。

    “这个凶手似乎格外的钟爱三轮车。”骆安奇回忆着凶手出现在监控里的几次,交通工具都是三轮车。

    “正常行凶后不应该是抓紧跑吗,这三轮车的速度这么慢,他为什么不选择速度快一点的交通工具呢?”汤嘉丽不明白。

    “也许…是他的居住环境只能接触到这种废弃的三轮车。”骆安奇猜测。

    毛江月醒过来了,她被吓的不轻,面对陈冉等人的问话有些迷糊不清。

    “你看到他的脸了吗?”汤嘉丽耐心的询问,并且不断的安抚着她的情绪。

    毛江月拉着汤嘉丽的手,压下心里的恐惧,仔细回忆道:

    “当时我太害怕了,根本没看清他的脸,但是我闻到了一种味道,就是…垃圾长时间不清理产生的酸臭味!”

    毛江月的话让大家联想到骆安奇的猜测,现在对凶手的认识又多了一条,他常年和垃圾为伍,很可能是流浪人员或者做着和垃圾有关的工作。

    “我注意到你家的门锁坏了,凶手应该是闯进卧室袭击你的当时你是怎么察觉到他就是凶手的?”骆安奇询问。

    毛江月的脸上闪过犹豫,但是她并没有回答,看到她的模样,李临安开口:

    “如果你不配合,恐怕我们就帮不了你,这次你侥幸逃脱,下一个就不一定了。”

    毛江月一个颤抖,然后下定了决定,才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