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极致追凶最新章节 > 垃圾桶分尸案(11)
    毛江月有了叶东的赔偿金,她并没有就此收手,反而开始变本加厉的开始赌博。

    而且所有的外债她都没还,但还算她有心,知道将一部分钱给儿子存起来。

    所以到现在,短短十多天的时间,二百万除了存起来那部分已经所剩无几。

    她也后悔过,但却控制不了自己赌博的双手,要债的人更是天天催她。

    为了让自己有钱,毛江月开始在网上和陌生人聊天,然后将对方约到自己家中,通过肉体关系收取高昂的费用。

    几乎每一天她都有客人上门,今天的凶手也是在网上聊的,他出手阔绰,给毛江月转账更是大方。

    两人约定了时间,男人果然如约而至,不过他从进来的时候就带着一副口罩,黑色的帽子压的低低的。

    毛江月最开始并没有怀疑,有的客人为了不被认出来这种打扮很正常,反正客人不想被她看到脸,她不看就是。

    “我产生怀疑就是从他身上的味道开始的。”毛江月继续说。

    男人身上的味道很重,熏的毛江月作呕,而且他穿的并不好,反而有些破旧,那裤子似乎都是十几年前的款式了。

    综合看来,这个凶手根本就不像能花几千块找她的客人,而让毛江月更加确定的是,这个男人在聊天的时候问她:

    “你丈夫的事情进展怎么样了?”

    也是这一句暴露了他,毛江月从来没在网上透露过关于自己的私事,除了警方,只有凶手才知道。

    毛江月心里害怕,但是她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将男人留在客厅,她跑回了卧室,反锁打电话报警。

    意识到毛江月察觉到了的凶手直接原形毕露,他大力撞击着房门,并且在外面自言自语。

    “他都说什么了?”

    “他说他这么做是爱我,他杀叶东也是爱我,因为爱我所以必须杀了我!”毛江月的情绪有一些激动,说话的声音不自觉加大。

    “他没说杀吴青的话?”骆安奇不解的问。

    毛江月摇摇头,凶手的话里只说了叶东和她,并没有提及吴青。

    “凶手说爱你?但是你却不认识他?”陈冉也有些迷惑。

    “我记性很好的,特别是面对一些年纪大一些的男人,如果他表现出来过,我肯定不会忘记的!”毛江月信誓旦旦的回答。

    “难不成是暗恋?”汤嘉丽反问。

    “我平时根本不会接触到这么脏的人,这人总不可能是在大街上见过我就爱上我了吧?”毛江月怎么都记不起来自己怎么被盯上的。

    案件再一次有了方向,这次大家先将毛江月里里外外重新查了一遍。

    “这个毛江月可真不简单,在和叶东结婚的这五年里,外面的男人都快组成一个足球队了!”宋克杰看着那些男人的资料说。

    “最重要的是,这些男人都有一个特点,年龄大!”汤嘉丽更加不理解了,如果说毛江月喜欢年轻一点,长得帅的还说得过去,可是她找的这些,最低都是四十五了!

    “这和她的童年脱不开关系,毛江月父亲年轻时抛弃了她们母女,所以毛江月内心极度渴求父爱,慢慢的,这种感情得不到正确引导,就形成了这种心理。”李临安回答。

    这些男人没有一个符合凶手的特征,在宋克杰他们追过去的时候,也发现了凶手跑起来有些跛脚。

    而警局这面也出动警力,搜寻全市的流浪汉,现在条件好了,流浪汉本来就没有几个,更别提身体有残疾的了。

    “那就只剩下一种了啊…”骆安奇小声说。

    a市垃圾场大大小小五六十家,里面的工人也不计其数,再联系起凶手抛尸的路径,大家把目光放在了城南这面。

    而符合这路径的垃圾场就有十二家,其中三家是中大型。

    小型的好查,两天时间就查清了,所有人都排除了嫌疑。

    在这三家中大型垃圾场里,竟然没发现有跛脚的工人!这让大家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推测出现了问题。

    “我们在最初就查过凶手抛尸路径上的厂子等,也没发现有腿瘸的,会不会是方向错了?”陈冉询问大家。

    “方向不会错,如果凶手不是在这条线上,那么想要抛尸就得穿过大半个a市,监控肯定可以发现他!既然他没出现在监控里,那他就肯定在这一片!”李临安拿着地图认真的笔划着。

    “那有没有可能凶手其实腿脚是好的,故意装瘸骗我们?”宋克杰猜测。

    “不像,人的下意识反应根本做不了假,你们在追他的时候,凶手应该想不到装瘸,相比较欺骗我们,肯定是逃跑更重要。”李临安继续否定着。

    大家陷入了沉默,骆安奇仰起头,看着天上刺眼的太阳。

    “这几天的太阳格外的大啊!”他眯着眼睛说。

    “可不嘛!凶手还真会赶时候,几次出来都是下雨天,本来证据就不多,一下雨全都没了。”詹宝抱怨。

    “下雨…”骆安奇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猛的低下头,但是由于动作幅度过大,脑袋里面嗡的一下空白,眼前一黑险些摔倒,也多亏了陈冉扶了他一下。

    “有没有可能…凶手的腿是有什么毛病,只要在下雨天就不能正常走路?”骆安奇顾不得自己还在冒着金星的眼睛,激动的说。

    一句话让所有人的眼睛都睁大了,李临安更是反复念着这句话。

    “对对对!肯定是了!肯定是!骆安奇,你简直就是天才!”李临安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后快速打电话去咨询医生。

    接下来的调查就很顺利了,三家的垃圾场,除了在毛江月出事时有证据不在场的,也只有五人。

    而这五人又排除掉身体健康的也仅仅只剩下三人。

    三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关节炎,而且都是垃圾场的清理工人,常年住在垃圾场里,身上都散发着味道。

    其中一人的身形明显和凶手不符,经过毛江月辨认,很快排除了他的嫌疑,而剩下的两人则被仔细调查。

    毛江月看着站在玻璃后面的俩人有些害怕,她身上的伤还没结痂,是被推过来的。

    只有站在这她才能认出来,这种恐惧的感觉是照片给不了的。

    李临安按照毛江月的描述,给两人分别穿上那天晚上的衣服,然后戴上口罩和帽子,让毛江月闭上眼睛认真倾听他们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