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极致追凶最新章节 > 护城河溺死案(6)
    彭鑫已经彻底醒悟过来,独自坐在椅子上,眼睛没有丝毫的焦距,呆呆的看着不远处。

    就算骆安奇进来他都没有任何的反应,无论骆安奇和他说什么都满不在乎的模样。

    “说话啊!”骆安奇看着他的样子终于忍受不住大吼了出来。

    “说什么?要不是我,甜甜不会死!”彭鑫啪啪扇着自己的脸。

    “你清醒一点!我要你仔细回忆一下,好好想想我刚才说的话,这关乎找到杀害彭甜的凶手!”骆安奇双手把着彭鑫的肩膀,眼睛盯着他。

    彭鑫这才像如梦初醒一样,腾的一下子坐直了身体,他的呼吸粗重,眼睛里闪着光。

    “没错!甜甜每次打回来的电话所说的都是一样的!不是意思一样,而是说的字都一样!”彭鑫双拳紧紧攥着。

    “那她的语气呢?有没有什么起伏?”骆安奇也紧张的询问。

    “她总是不听我说话,无论我说什么,甜甜都在那自顾自说着,然后直接挂断电话。”

    彭甜是家里的掌上明珠,从小到大脾气都是说一不二的,所以面对这种情况,彭鑫也没觉得奇怪。

    “再仔细想想,有没有什么让你疑惑的地方?”骆安奇也同样紧张的屏住呼吸,他觉得自己的猜测越来越真实了。

    “哦,对了!”彭鑫像忽然想起什么一样。

    “每次打来的电话都是不同的号码,但是每一次里面都有滋滋滋的声音。”彭鑫说。

    “类似电流?”

    “没错!就是电流,有时大有时小。”彭鑫使劲的点点头。

    自己的猜测被验证,骆安奇却丝毫没有高兴的感觉,他扯了一下僵硬的嘴角,然后说:

    “你被骗了。”

    看着彭鑫不解的目光,骆安奇突然不想将真相告诉他。

    “也许只有第一次你接到的电话才是彭甜亲自打的,剩下的都是凶手的录音。”

    彭鑫的表情一瞬间呆滞,然后像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般,软塌塌的歪在椅子上。

    空气似乎静止了,终于在几分钟之后,彭鑫掩面痛哭,此刻,他被自责愧疚淹没。

    “a市的公共电话有几百个,但是从来电的电话号码可以看出,这四个电话亭应该是在一条直线上。”李临安用笔在白板上画着。

    虽然公共电话查不到通话记录,但是每一个都有自己独立的号码。

    他们推测凶手禁锢住彭甜以后,肯定会将她藏起来,在出去打电话麻痹彭鑫视线的时候,肯定不会离开彭甜的位置太远。

    而且藏彭甜的地方应该比较偏僻,至少没什么人经过。

    四个电话亭都在城西,那里以前都是工业区,现在大多数不干破产了,所以空旷的厂房特别多。

    一些厂房被租出去当仓库,一些就那么放置着,而且周围也没什么监控,正是绑架藏人的好地方。

    “这附近一共有十三家厂房,其中四家被租了出去,按照我们的推断,彭甜肯定在这九家当中。”李临安拿着a市地图笔划着。

    “这三家厂房处在有人厂房的隔壁,首先排除掉,而且其中有两家距离居民楼近,所以我觉得彭甜当初的位置应该就在剩下的四家当中。”骆安奇分析。

    有了初步推理,大家就行动了起来,在中午时分赶到城西。

    和市中心的繁荣不同,这里有些荒凉,政府在年中的时候批下来这片改建,扶持工厂,现在还没落实。

    但是基本的防护有的已经按好,杂草也被踩出一条小路,从外面根本看不出什么异常。

    这里的厂子都属于中小型企业,所以规模并不大,到太阳落山的时候就已经勘察掉两家,彭甜并不在其中。

    一直到第二天下午,大家才在剩下的其中一个里发现了蛛丝马迹,在一处破旧的屋子里,发现有人居住的痕迹。

    屋子应该是以前工人的宿舍,上下铺已经上了锈,干草铺在其中一张床上,周围地上散落着一桶桶泡面盒子。

    凶手很小心,虽然在地上发现了烟灰,但是并没有烟头,甚至地上还有故意收拾掉脚印的痕迹。

    屋子外面挂着一把崭新的锁,中间摆着一张椅子,大家猜测他在出去打电话的时候应该就将彭甜反锁在里面。

    这个厂房是最靠近边缘的,距离最近的有人地方还有几百米,所以除非彭甜自己挣脱跑出去,否则肯定发现不了。

    在厂房的后面,大家终于发现了一条不起眼的车胎印,也算是一个巨大的图片。

    “头,结果出来了,这个轮胎应该是凶手后换的,和出租车自带的不一样!”宋克杰的话里都是兴奋。

    听到这个消息,小队里的人都激动了起来,a市那么大,找一个出租车不容易,但如果找到换了车胎的出租车就好办多了,更何况还是有型号的车胎。

    大家再一次开始走访排查,一晃时间又过去了三天,终于在一家汽配店找到了这种车胎。

    “没错,这车胎确实是我们的,而且整个a市只有我们一家,独家代理。”汽配店老板坐在办公室,态度友好的说。

    “那换过这胎的出租车你这都有记录吗?”李临安询问。

    周勃点点头,然后站起身拿过一沓子资料,上面记着的都是曾经换过车胎的车主信息。

    “我们这品牌价位低,质量好,所以选择的人还是很多的,为了做好售后服务,我们也会记录车主的信息。”周勃的生意很好,这和他细心脱不开关系。

    当大家拿着资料出门的时候,正好遇到一个熟人,就是彭甜的丈夫张希。

    “你也来换车胎啊?”李临安打着招呼。

    张希瘦了很多,仅仅几天的功夫就脱了相,也不像第一次见面那样干净利索,胡子拉碴的仿佛老了十岁。

    张希点点头,他想打听一下案子的进展,但终究还是没问出口,假如有消息,警局应该会告诉他。

    这时候周勃也走了出来,熟稔的接过张希手里的包,和众人说了再见后,两人就回了办公室。

    换这个型号车胎的人很多,出租车司机也有上百个,彭鑫曾经隐隐约约看到司机是个男性,带着帽子压低帽沿,看不到脸。

    但是从坐着的身形可以看出来,他应该不胖,按照自己坐在车上的距离等来看,这个男人的个子应该不低。

    现在骆安奇等人知道的信息只有这些,但是也足够排除大部分人了,果然在经过筛查以后,仅剩下十几个符合条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