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极致追凶最新章节 > 下水道活尸案(5)
    “我已经是按照重伤来模拟了,难不成洪信伤的特别重,连胳膊都抬不起来?”

    骆安奇在下水道里自言自语,寂静的空间里,声音传出去很远。

    但是他很快就排除了这个猜想,因为在洪信妻子的身上有属于他的脚印,明显是他想踩着老婆向上,如果真的是伤的那么严重,那么洪信不可能有力气站起来!

    骆安奇眉头紧锁,脑海里瞬间产生一种想法,这个扔石子的也许是个女人!

    骆安奇决定自己的血液都在沸腾,他重新躺回地上,紧闭双眼,幻想着自己就是那个受害者。

    在经过一系列惨无人道的折磨之后,他被扔进下水道等死,也许是凶手不知道他还活着,也许,凶手是故意这样做的。

    他的四肢被打断,只有皮在连接着才没有掉下来,或者…已经有了被砍下来的。

    四周静悄悄的,不时传来水滴声,骆安奇只觉得一阵阵冷气侵入体内。

    他浑身上下都在疼痛,上方就是可以出去的路,但是他没有一点力气,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身边出现几个石子,他拼尽全力用受伤较轻的那只手拿起来,然后一下下的向上扔去。

    他幻想着石子的声音可以吸引上面行人的注意,但是他错了,没有一个人会去关注下水道里有什么。

    慢慢的,他的力气彻底消失,情绪也彻底绝望,但是却固执的留恋最后一口气不想咽下。

    骆安奇睁开眼睛,他心里的疑惑更大,看打出来的印记可以判断这是个女人。

    六个死者只有两个女人,除了已知的江青兰,就只剩下那个六十五岁的女性。

    但是那个女性尸体抬出来的时候是没有头的,一直到现在都没找到。

    他的眼睛唰的看向下水道出口,那里漆黑一片,肉眼根本看不到什么。

    脑海里猛然出现一副画面,受害者已经绝望的时候,耳朵竟然突然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

    受害者似乎又恢复了希望,努力拍打污水想引起来人的注意,终于,那人听到声音一点点走向她。

    当来人彻底进入视野之内,受害者才知道,原来自己想象的太美好了,来人正是那个伤害自己的恶魔!

    那个恶魔笑着,猩红的舌头露在外面,也许他嘴里还说着一些嚣张的话。

    骆安奇身子可以体会到受害者当时的恐惧,看着恶魔一步步靠近,自己却无能为力,连移动都移动不了。

    凶手嘲笑着受害者的不自量力,甚至还捡起她扔过的石子向上抛去!

    伴随着受害者的绝望,凶手生生割掉她的头颅,然后将身躯扔下,带走脑袋…

    骆安奇的后背已经被水浸透,冷风呼呼的挂着,但他似乎像感受不到一样。

    她蹲在地上,身子弯曲,眼睛更是不放过一处的观察着地面。

    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地上,骆安奇发现了指甲的碎片,以及地面被扣开的痕迹。

    地面是水泥的,可想而知当初受害者经历了怎样恐怖的事,才能将它扣出痕迹。

    指甲插在水泥缝里,小心翼翼拿了出来,骆安奇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就在他想离开的时候,眼角无意中看到角落里的一个袖扣,扣子挺普通,西装上随处可见。

    捡起来后,骆安奇直接认定这就是凶手的!

    袖扣应该是被拽下来的,后面的损坏可以证明,就是不知道凶手知不知道自己的扣子遗失了…

    同时,骆安奇心里也在怀疑,那个女性的身份一点线索都没有吗,她真的一点信息都没留下?

    手电的光亮在地面是一点点移动,骆安奇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线索。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扣子周围,还散落着几根细线。

    细线都是白色的,表面上看起来并没有任何不同之处,小心翼翼收起来,骆安奇这才走了出去。

    也许是在里面过于认真,直到出来骆安奇才感觉到冷,后背凉飕飕的。

    他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带着找到的东西重新回到警局,大多数人已经下班,局里也空荡荡的。

    他走到存放受害者尸体的地方,找到那名女性死者,再一次观察起来。

    死者的手指甲确实是断裂了,包括指尖都被磨平,这一点和在水泥地上留下的痕迹相对应。

    而且在死者的中指上,骆安奇也发现被线割开的伤口,但让他奇怪的是,他发现的那根白线根本不是西装上的。

    白线就是最普通,最劣质的那种,而且最重要的是,似乎没有一套西装会有到这种白线。

    “这…好像是用来缝什么东西的…”骆安奇站在尸体旁边。

    宋克杰一进来就看到骆安奇围着尸体,紧皱眉头,嘴里还嘟嘟囔囔的。

    “你干嘛呢?”宋克杰站在门口没敢进去。

    声音打断了骆安奇的思绪,他回过头也没有隐瞒,直接将在下水道找到的东西递了过去,倒是宋克杰看着那枚扣子愣了神。

    “这怎么这么熟悉?”宋克杰挠挠头思考。

    “哦!我想起来了,李队有套西装,和这个扣子就是一样的!”宋克杰突然睁大眼睛说。

    李临安接到电话很快就回到警局,他拿着那扣子仔细辨认,最终也确定了,他确实是有和这一模一样的。

    “虽然这扣子看着普通,但是他有一个和其他家不同之处,就是这扣子是被做了标记的。”李临安将扣子翻过来,指着那上面一点点划痕说。

    “这是被故意做出来的?”骆安奇询问。

    他早就看到了这划痕,但他只以为这是在凶手和受害者拉扯的时候不小心造成的。

    “这种西装都是属于定制的,师傅为了保护自己的手艺,通常会在不显眼的位置做一些标记,这样就算造假也做不到了。”

    李临安的那套西装已经做了好多年,还是当初结婚的时候定制的,那家西装属于平价级别,所以做的人很多。

    “不过现在那家裁缝铺已经做大了,听说还开了好几家连锁门店。”李临安继续说。

    大家都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店铺越大,客人越多,凶手找起来也越费劲。

    “但至少是有了方向…”骆安奇倒是没灰心,他相信只要凶手露出一点痕迹,就一定会把他找到!

    “不过,有利就有弊,虽然店铺做大了,但是里面的衣服不可能都是一个价位的,这种扣子的材质很普通,甚至和几年前的一样,那这衣服应该也贵不到哪去。”李临安笑着说。

    这样一来,他们的范围就更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