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极致追凶最新章节 > 下水道活尸案(6)
    那间裁缝铺名字很普通,却很好记,就叫人靠衣装,现在在a市也是人尽皆知的大店。

    几人并没有隐藏身份,坦坦荡荡的走了进去,在出示了自己的证件之后,店里经理接待了他们。

    “我们每一天接待的客人都有几十个,成交的平均下来也有二十个左右,现在要单凭一颗扣子…”经理的语气有些迟疑。

    “我明白,这颗扣子看样式应该是几年之前的款,不知道店里有没有名单。”李临安接着回答。

    “名单有倒是有,不过这款式都是四年之前的了,做衣服的这师傅都退休回家了,能不能找到还真的不一定。”经理不确定的说。

    用了快半个小时,经理才找到一份泛黄的名单,被装在档案袋里,上面都是灰尘。

    在经过经理同意后,大家将这份名单带了回来,然后一个个的翻看起来。

    其实他们也没有明确的目标,毕竟现在对凶手所知甚少,但是有一点希望大家都不想放弃。

    四年之前这个制衣店还没大火,但是顾客的人数也是非常多的,查找起来并不容易。

    在查找的时候,他们猛然在名单中找到一个熟悉的名字:郑宏。

    郑宏也曾经在这家店做过衣服!

    “看来,我们需要再查一下这个郑宏了…”李临安默默的想。

    经过调查,他们发现郑宏的工作一般,挣得钱也不多,但是让人意外的是,他却常年捐助养老院。

    他还是a市养老院的义工,只要是闲暇的时候肯定会去那陪那些老人,也会自己掏钱去给老人买东西。

    “郑宏啊!这孩子好啊!他不仅关心我们的身体,还经常花时间来陪伴我们…”这是养老院那些老人对他的评价。

    整座养老院几十位老人,无一例外,都认识郑宏,而且对他的评价都是极好的。

    而且在六位受害者遇害的同时,他都有不在场证明,养老院的护工老人都可以为他作证。

    骆安奇也去了养老院,在无意中看到院里老人住的床铺,他猛然愣住了。

    呆呆的走了过去,他将手小心翼翼的放在那些被褥上,然后掀了起来。

    “您有什么事吗?”外面一个护工发现了他的动作,疑惑的询问。

    “你们这…都是用这种线缝上的吗?”骆安奇拿着被子,声音有些颤抖。

    护工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但还是如实回答了他:

    “是啊,老人的被褥需要经常换洗,而且为了不让被子乱窜,我们都是用线缝上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骆安奇没再回答,只是跑了出去,找到李临安将这个发现告诉了他。

    李临安听到后也是一愣,他不会认为骆安奇是在夸大其词,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刑警,无论真相有多么的不可思议,他都会相信。

    在那个无头女性的验尸报告里,曾表明女尸肩甲处有一块拳头大的胎记,现在正好可以和院里护工进行对比。

    听到他们要找的人,养老院很配合,很快就查到了一个特征相似的女人。

    女人名叫卢萍,今年六十六岁,于一个半月之前办理了出院,是她儿子亲自来接的。

    为了证实身份,他们又将电话打到卢萍儿子的手机上,不过他说的话却让所有人皱起眉头。

    按照她儿子的话,卢萍确实在一个半月之前被他接了回来,但是一个月之前卢萍和他们吵架,再次住进了养老院。

    疑点就出现在这,卢萍自从出院后就再也没回来过,但是她儿子又明确表示,自己母亲一个月之前用养老院座机给他打的电话。

    “一个月没联系卢萍,你就没怀疑吗?”汤嘉丽询问。

    “这种情况以前也有,我母亲那人性格很执拗,在离开家之前就明确告诉我们不要联系她,每一次都是等她气消了主动联系我们。”卢萍儿子回答。

    做了DNA比对后,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死者确实是卢萍。

    查到这,郑宏的嫌疑更大了,他不仅有凶手的扣子,还是养老院的义工,想要接触到院里电话很容易。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有了首要怀疑人选,大家再一次着重调查起洪信江青兰二人和郑宏的关系。

    可是调查结果却让人出乎意料,三人根本就不认识,甚至连面都没见过。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人进入了大家的视线。

    韩伟年龄四十五岁,体重一百七十斤,身高一米八,常年在工地上班,力气很大。

    他平时生活很拮据,但奇怪的确是他给自己做了一套西服。

    款式虽然是四年之前的,但衣服确是两个月之前新做的,他进入店里目标很明确,点名要那款的。

    当时店员拒绝了他的要求,并表明师傅已经退休回家,但是韩伟不依不饶。

    最后双方谈好,韩伟用三倍的价钱定下这款,在第三天将衣服取了回去。

    虽然这点很可疑,但是最让大家怀疑他的是,他除了认识卢萍之外,和洪信还有恩怨。

    卢萍是年轻时和丈夫离婚的,在把儿子扶养成人之后嫁给了后来的老伴儿。

    韩伟正是她后老伴儿带的儿子。

    在卢萍结婚几年后老伴儿去世,她儿子想把她接过去养老,卢萍不同意就提出住进养老院。

    在这几年当中,卢萍和韩伟双方的关系一般,虽然没爆发过矛盾,但韩伟一直都是对卢萍比较敌对的态度。

    韩伟父亲是个退休老师,退休工资不低,他自己又是个好吃懒做的主。

    在卢萍嫁给他父亲之后,他父亲就慢慢断了给他的花销,在韩伟心里,这都是卢萍在背后捣的鬼。

    所以在自己父亲死之后,韩伟直接将卢萍撵了出来,并且把自己父亲所有的遗产都转移到了自己名下。

    卢萍嫁给他父亲的那一天开始就没想过任何财产的问题,她只是想有一个依靠而已,所以当时并没有反抗和争夺,很平静的住进了养老院。

    但是在法律上,卢萍却有着继承权,这一点韩伟也知道,他甚至还因为这个不止一次找过专业人士咨询。

    “韩伟倒是有动机,也许为了遗产杀人。”詹宝猜测。

    “而且他和洪信二人也有恩怨,韩伟嫌疑比郑宏更大!”宋克杰附和。

    韩伟认识洪信好多年了,但是一直没什么大的交集,一直到几个月之前。

    洪信知道韩伟家庭条件不错,所以慢慢的,就将主意打在了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