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极致追凶最新章节 > 下水道活尸案(9)
    “孙膑?”骆安奇疑惑道。

    “我父亲是个历史老师,所以这些学科就历史我学的最好,自然知道孙膑是如何活下来的。”韩伟回答。

    “装疯卖傻躲过一劫…”李临安自言自语。

    “你怎么知道这是凶手给你的信息?”

    “那圈花纹…就是他给我信封特有的…”韩伟不知道自己到底惹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变态。

    所有人陷入了沉思,凶手怎么能确定韩伟一定会看到报纸,换句话说,他怎么知道警局里有订报纸的习惯?

    或者…这一切都是韩伟自导自演,为的就是找出一个莫须有的人来转移视线。

    不过小队里所有人都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思,觉得还是要查一下韩伟所说的事情。

    既然那人能了解到局里订报纸,而且时机还把握的那么好,就只有两种情况:一是这个凶手就是局里的人,或者是局里某个人亲密的朋友,二就是他曾经来过这里!

    a市很大,每天来报案的人很多,他们局还是市总局,所以人来人往的更多。

    再加上每个小队的办公室都不是秘密地方,每个区域只是单独用玻璃隔开而已,站在外面看里面的东西一览无余。

    中午过后,骆安奇一进屋就看到白板面前的汤嘉丽,她眉头紧锁,陷入自己的思绪里,甚至都没发现屋里进来人。

    “你不吃饭,罕见啊!”骆安奇猛的出声打趣道。

    汤嘉丽被吓了一跳,她转过身翻了个白眼,神奇的没有反驳。

    “我总是觉得郑宏可疑。”白板上是一条条线索总结。

    “说一下。”骆安奇收起打趣的笑容,严肃的说。

    “凶手穿的西服,郑宏也有,而且我们发现的这些死者,都和他直接或者间接的有关系。”汤嘉丽将心底的疑问说了出来。

    “郑宏的那件衣服我们不是见过了吗,上面没有丢失扣子。”骆安奇接着说。

    “是啊…”汤嘉丽小声说道。

    其实骆安奇没告诉她,自己也有这种感觉,而且一直都没放弃搜集过线索。

    郑宏的工作很稳定,朝九晚五,生活也非常规律,至少骆安奇观察他快一周没发现任何异常。

    “小伙子,我看你在这好几天了,有事啊?”突然出现的男声让骆安奇回了神。

    “我…我…”骆安奇愣了一下,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

    看他的手指指向前面那栋楼,说话的大爷仿佛悟出了什么,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你是看上前面那栋楼里的姑娘了吧?”大爷自动为骆安奇找了个理由。

    “对…对!”骆安奇眼睛都亮了起来,边挠着头边回答。

    他的模样落在老大爷眼里更证实了刚才自己说的话,骆安奇的形象也变成了一个喜欢人家姑娘不敢表白的大男孩。

    “那姑娘大爷还是劝你放弃吧!漂亮是漂亮,但是身体不好,以后要花的钱没数!”大爷拍拍骆安奇肩膀。

    “不过她那个哥可真是好样的!这么长时间竟然一直没放弃妹妹,前前后后一年多,钱花的没有十万也有八万了。”大爷将自己当成骆安奇长辈,语重心长的说。

    听到这,骆安奇才发觉出不对,这个大爷口里所说的姑娘,怎么这么像郑静?

    “我可以和郑宏一起照顾他妹妹!”骆安奇试探性的回答。

    “唉!你这孩子!不过你如果真喜欢那姑娘可得好好对她,前阶段有个负心汉骗了她,被他哥好一顿收拾,差点被打死!”

    骆安奇都不知道大爷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他说出郑宏的名字只是试探而已,毕竟他不确定大爷所说的是不是他。

    但是最后两人的聊天中骆安奇已经确定,那个身体不好的女孩就是郑静。

    不过大爷所说的和他们了解到的事情出入很大,据郑宏所说,郑静刚刚回来一个多月,而且两人的关系一般。

    最重要的是,在其他人眼里,郑宏似乎很关心郑静。

    大爷应该不会说谎,郑宏打过葛健的事情应该不是秘密,只不过严重程度不会这么夸张。

    再次传唤郑宏,他还是身穿那套西装,上次并没有看仔细,这次一看才发现,这套衣服都洗的已经泛白,但是看得出来郑宏很喜欢这衣服,袖子附近已经磨的起了毛。

    “郑先生很喜爱这套衣服啊。”骆安奇笑着说。

    自从案子出现后一共见过郑宏三次,有两次他都是穿这套。

    “习惯了,舒服。”郑宏神色没有丝毫波动。

    “郑静回来多久了?”

    骆安奇话题转移的太快,郑宏有点跟不上,迷茫了好一会儿才苦笑着回答:

    “其实我骗了你们,她回来一年多了…”

    “为什么不说实话?”

    郑宏似乎想起了什么,神色闪过落寂,组织了一下语言才回答:

    “她是和那个女人吵架跑出来的,原因是那个女人想让她嫁给一个八十岁的老男人!只为了钱!”

    “那女人已经收了人家的钱,郑静不敢让她知道她在我这,就一直瞒着,也求我帮她一起瞒着。”

    “那郑母为什么没找她?甚至我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她还告诉我郑静生活的很好?”骆安奇继续追问。

    “那是因为我替她把钱都还上了!然后郑静告诉她,遇到一个富二代,以后能得到的比那个老男人给的多!”郑宏说话的时候双拳都在紧握,情绪有些激动。

    “你曾经打过葛健?”骆安奇换了一个问题。

    “对!那个人渣欺骗郑静,还把钱都骗走了,郑静差一点因为没钱治病死在医院。”

    “你曾经说过,你俩的关系一般,那为什么还会为了郑静这么激动呢?”骆安奇看着他额头上的青筋询问。

    郑宏也意识到自己过于情绪化了,眨眼间就恢复了第一次见面的淡定模样,回答:

    “毕竟相处了一年多,她还是我亲妹妹,虽然我恨那个女人,但当时她还没出生,她是无辜的…再说了,养一只猫一只狗时间长了都有感情,更何况是人呢!”

    郑宏回答的一切都让人不能反驳,但是骆安奇知道,他说的肯定不是全部,郑宏一定有问题!

    韩伟这几天一直都在局里,他隔着铁栅栏看到外面的郑宏,大喊:

    “你是凶手!就是你诬陷我!”

    所有人都被他的喊声吸引了目光,郑宏更是皱起了眉头。

    “你有证据吗?”宋克杰问道。

    “他的衣服和我一样,他还来过两次警局,肯定知道局里订报纸,凶手肯定是他!”韩伟激动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