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极致追凶最新章节 > 新年遗书案(1)
    时间眨眼睛便来到二十九,下午两点倒计时准备变成了一,而这一次那人的ip不再消失。

    但让詹宝无可奈何的是,他似乎永远都像晚了一步般,只能跟随在那人后面。

    两人的追逐战一直持续两个小时,在双方越来越近时,那人突然下线。

    “靠!就差一点!”詹宝愤怒的捶了桌子一下。

    “局里还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没有人死亡或者受伤。”汤嘉丽每十分钟便整理一下消息。

    时间滴滴答答走着,很快夜晚来临,再眨眼天亮,今天正是大年三十。

    这次的页面弹出来后便再也没关闭,上面猩红色的倒计时已经仅剩下十几个小时。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整个a市的工作人员全部都在行动,汤嘉丽陈冉二人更是交替着整理四面八方传回来的信息…

    幕后之人没找到,却在这次大排查时发现了很多以前没查到的事情,但是现在大家已经没有时间去管,只能等这个年过了再说。

    而常健就像再次失踪一般,整个a市挨家挨户排查竟然都没发现他的身影!

    终于来到跨年前十秒,所有人眼睛都死死盯着屏幕,看着数字一点点的变化。

    众人连续守了两夜,可是此时却一点困意都没有…

    当倒计时结束,午夜的钟声正好响起,新的一年已经来到,可是屏幕似乎停滞,没有丝毫的变化。

    “会不会是在恐吓我们?”詹宝疑惑的问道。

    话音刚落,屏幕发生了变化,红色倒计时已经不见,替代的是一副a市地图。

    上面有一个红点在地图上移动,詹宝一眼就认出来,这就是那个幕后之人操控的!

    另一场追逐战开始,这次那人似乎不想拖延下去,直接将位置定在了某一处不再移动。

    “含光小区?”李临安看着那地图说。

    “头!他的位置就在这里!”詹宝有些激动。

    “先联系附近警察赶过去,詹宝,你试试看能不能定位准确一点,我们现在出发!”李临安一连几道命令。

    这次詹宝查找的很顺利,直接就找到了那人的具体位置。

    “奇怪,他怎么像是突然放弃逃跑了一样?”詹宝心里疑惑极了。

    他心里明白,自己不是那人的对手,可那人为什么在即将逃脱的时候故意放弃,导致自己得到他的准确位置?

    一大批警察已经先赶了过去,要是顺利的话,都不用小队人出手,可是等到了那里,众人才发现,事实似乎和想象的有些不一样。

    当初追踪那个幕后之人才来到这个地方的,可是此时屋子里的却不是那人。

    警察一层层围起红点所在的屋子,李临安等人到的时候双方已经僵持了很久。

    无论在门外怎么叫喊里面都鸦雀无声,甚至听不到人走路的声音。

    大家忽然想起王克定那次,几乎一模一样的情景,顿时所有人心里都咯噔一下!

    强势破门而入,所有人的脚步都停在了原地,只因为那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双眼大睁,嘴角全是白沫,屋子里桌子已经移动了位置,椅子大多已经倒了。

    可是被破坏的地方也就他周围这一小块,别处还是干干净净。

    “中毒…”汤嘉丽简单看了一眼就说道。

    最后在这人的衣服兜里找到一个空药瓶,里面的药看起来都已经被吃下去,所以他的反应才这么大的。

    周围应该是在临死前挣扎弄乱的,可以体会到,他经历了怎样的痛苦。

    和王克定一样,在卧室同样找到了一封遗书…

    “我自知罪孽深重,所以尽我所能去做一些善事,原本以为会抵消曾经做过的那件事,可到头来,终有报应。可我终究是个凡人,我做不到将全部财产捐赠,只希望报应不要延续到我孩子身上,希望我的死可以让一切终止…”

    遗书很短,几句话就完事了,看着这封信,众人心里五味杂陈。

    在死者紧攥的手里,詹宝发现了一个连接器,这就是他追踪的那个。

    “死者在a市还挺出名,几年之前他一直都是我们局里的常客,偷窃抢劫无所不干。”汤嘉丽对死者还有印象。

    “他叫吴渊,现在也是a市救助站经理,听知情人说这两年多的时间里,吴渊向救助人士捐助资金高达三百万,这还不算没统计进去的,保守估计五百万左右。”汤嘉丽很快就将他的信息查了出来。

    “一个人的变化能这么大?”尽管骆安奇不怎么关心这种事,但是吴渊的名字他还是知道的。

    吴渊经常接受采访或者救助社会各界人士,但是骆安奇还真的不知道他两年多以前竟然就是一个地痞无赖。

    “对外的说法是,他那时候年轻不知事,在悔过自新后想做一个有用的人。”陈冉也知道吴渊的大名。

    “看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宋克杰拿着遗书说。

    “不过你们发现没有,吴渊和王克定都是在两年多以前突然改运的?”汤嘉丽在看到吴渊尸体后就想到了这点。

    “他们认识吗?”詹宝好奇道。

    “他们认识不认识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常健来过这里!”李临安突然出声,说出的话让大家惊讶不已。

    这次常健刻下的符号更加匆忙,似乎只是随手划出来的。

    在入户门旁边的墙壁上,一道指甲划痕赫然印在上面,如果不是李临安心里有了怀疑,恐怕都发现不了。

    “第一次可以说是自杀,可是现在已经出现了第二个人,两次常健都出现在了现场…这个案子恐怕不会这么简单。”李临安的语气满是凝重。

    吴渊也是离异,不过他是在两个月以前离异的,当时的理由是性格不合。

    但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吴渊特别感激他的妻子,在他最难最苦的时候,是他妻子不离不弃守着他。

    后来吴渊妻子生过一场大病,在她病好以后,两人就办理了离婚手续,孩子吴渊也没要。

    他在自杀前两天的时间就将房子车子都过户到了前妻明下,存折里的钱也都转到了孩子账户上。

    银行资金统计,很快就传回了消息,包括房子车子在内,吴渊的总资产和王克定差不多,高达两千多万!

    “两人的死法都是一个类型,总资产也都差不多,甚至前后变化最大的也都在两年之前,这会不会有什么内情?”詹宝思考道。

    “最重要的是,两人都在遗书里提到过曾经做过后悔的事!”骆安奇接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