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极致追凶最新章节 > 人肉鱼生案(1)
    “爱她为什么还要分手?”骆安奇下意识反问。

    他和谭修杰是朋友,所以他了解他,谭修杰不是一个情感丰富的人,他可以做到现在这样,说明他爱惨了陈冉。

    听到他的问话,谭修杰苦笑了一下,思考许久才慢慢回答:

    “我没有办法不离开她…”

    骆安奇疑惑的皱起了眉头,他虽然没谈过恋爱,但是也觉得这样不对劲吧?

    看着谭修杰没有说下去的意思,骆安奇也没再继续追问,两人就那么静静站着。

    月光将两人的影子拉的老长,夜深了,影子似乎更暗了…

    案子完结,众人难得清闲了下来,虽然呆的有些烦躁,但至少说明没什么事情发生。

    骆安奇自从知道自己父亲的事情后,就想方设法的想多了解一点,毕竟骆麟曾经的存在,让骆安奇完全不了解。

    五个卷宗反反复复被看过无数遍,每一个都像谜团一样,让人看不清里面的真面目。

    噩梦重新找了回来,梦里父母的死亡像一个诅咒一样不停折磨着他。

    再一次被父亲死亡场景时惊醒,外面的天阴沉沉的,一颗星星都没有。

    心里不安的情绪被黑夜无限扩大,骆安奇咽了口口水,深呼吸几下。

    食指中指下意识的做出掐烟姿势,在递到嘴边时骆安奇才突然反应过来,揉揉自己脑袋,心中的疑问更重。

    目不转睛看着手指好久,他才皱着眉头慢慢放下,自己根本不会抽烟,在他的记忆中,从小到大父亲对他抽烟的事情都很介意,所以,他没抽过一口!

    那为什么自己会做出这种动作?猛然间,骆安奇响起谭修杰曾经提到过的曾经出现的第二人格。

    他在知道这件事后回家就开始寻找,可惜的是,他没找到任何关于自己这个人格的事情。

    而且自己查阅了自己所有的账号,没发现任何踪迹,第二人格似乎就真的消失不见,无药自愈。

    难道…自己抽烟就是那时候学会的?

    心里怀疑之下,骆安奇想了一会儿,从角落里翻找出一个没开封的香烟,这是他一直留着的,就用来家里来客人用的。

    抽出一根,骆安奇看了许久才递到嘴边,点火一气呵成。

    当第一口烟被吐出来的时候,骆安奇肺里一点呛感都没有,他知道,自己原来是会抽烟的。

    回忆逐渐侵袭,十三四的年纪,特别是男孩子,没有对烟这东西不向往的。

    骆安奇还记得当初他兴奋的偷偷抽了两口烟,回家还像往常一样,但在经过骆麟身边时,却被一把拉住。

    “你抽烟了?”到现在骆安奇还对父亲那严肃的表情恐惧。

    反驳不了,骆安奇承认了,他以为骆麟最多也就骂他几句,警告他几句,可没想到迎接他的是,骆麟的一顿胖揍。

    一直到现在,十多年过去,骆安奇还对那顿打记忆犹新,竹鞭炒肉…男女混合双打…

    从那以后,他就知道自己父母对他抽烟的排斥,也是从那以后,骆安奇决定不再碰一颗烟。

    按照谭修杰的话来说,第二人格坚强乐观,似乎是一切正能量的代言词,那为什么他会在知道父亲强烈禁止的情况下学会抽烟?

    当初年纪小,骆安奇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那么反对这件事,一直到今天才回想起来,那天在打完自己后,骆麟似乎说了一句:

    “烟味会暴露你!”

    现在这一切似乎情有可原,那自己呢?

    又是一夜无眠,天蒙蒙亮的时候,骆安奇就到了谭修杰心理咨询室前,此时已经快五月份了,气温彻底回暖。

    陈冉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已经出院回家修养,谭修杰自然也不用天天守在那,虽然陈冉还是对他带搭不惜理,但谭修杰还是每天跑的乐滋滋。

    “陈冉好了?”看着谭修杰乐呵呵的模样,骆安奇好奇的询问。

    “好多了,当初陈昆就是药物之间的排斥反应来害她,现在药停了,很快就可以好起来的。”谭修杰回答。

    两人走进办公室,骆安奇疲惫的靠在椅子上,一夜没睡,神情很是疲惫。

    “又做噩梦了?”谭修杰将熏香点燃,聊天般说着。

    “只是梦到我的父母而已,算不上噩梦吧?”骆安奇回答。

    “你在这休息一会吧,燃香助眠,我看着你。”谭修杰拿出一个毯子扔给了他。

    “好。”骆安奇答应了下来,以前是忙没有时间,再加上自己心里有些排斥,但在前几次过来后才发现,似乎只有在这里,他才能睡的安稳。

    不一会儿,骆安奇的呼吸声就均匀起来,谭修杰放下手中的钢笔,看他一眼将熏香挑了挑。

    手机振动声传来,谭修杰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手机,然后脸色唰的变冷。

    “喂?”确认骆安奇还在睡着,谭修杰冷漠的接起电话。

    “我上次的提议你考虑的怎么样?”对面竟然是一个女人!

    “还有我拒绝的余地吗?”谭修杰虽然声音里带着笑意,但他的眼睛里全是肃杀。

    “话不能这么说嘛…”

    对面的女人似乎还想说什么,却被谭修杰打断。

    “我可以答应你们的要求,不过我有个要求。”

    “什么要求?”女人的声音提高了一些。

    “不要伤害他…”

    “呵呵…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爱上他了…这也不算要求,原本我们就没想伤害他。”女人笑着回答,然后双方挂断电话。

    睡梦中的骆安奇似乎听到一声叹息,很无奈的一声“唉”,声音很熟悉,但他却想不起来是谁。

    一觉睡到下午,骆安奇精神焕发的醒了过来,道过谢后离开办公室。

    一直到谭修杰看不到的地方,骆安奇才收起脸上的笑容,然后转过身看着咨询室的方向若有所思。

    他确实是睡着了,但是却睡的不熟,所以在谭修杰电话响的那一刻他就有了意识。

    他可以感觉到在打电话期间,谭修杰的目光一直在他身上,谭修杰,他从高中时期的朋友…究竟在隐瞒些什么?

    心里的种子一旦种下,就会慢慢生长成一片参天大树…

    手机铃声适时响起,来电显示是汤嘉丽,今天是休息日,骆安奇知道,没什么案子汤嘉丽不会给他打电话。

    “世纪大酒楼。”汤嘉丽只说了一个地址边匆匆挂了电话。

    谭修杰的诊所位置就在市中心,而世纪大酒楼也是a市数一数二的,两处距离不远。

    骆安奇到的时候众人还没到,只有汤嘉丽自己,面前是吵吵闹闹的一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