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极致追凶最新章节 > 人肉鱼生案(3)
    “你有证据吗?”李临安严肃的问。

    “证据!没有,这么明显还看不出来吗,你们警察到底会不会办案?”马福盛着急的质问。

    李临安强忍耐住骂他的冲动,拉着骆安奇快速离开了世纪大酒楼,一直到外面,李临安才忍无可忍的踢了一脚花坛。

    凶手似乎没有故意隐瞒死者的身份意图,指纹面部全都没被破坏,通过这些,大家很容易查到男人的信息。

    死者名叫白桦,是一家小型建筑外包公司的老板,今年四十多岁,为人比较事故圆滑。

    “调查显示,白桦办事很全面,特别还是做生意的,左右逢源做的特别到位。”宋克杰说道。

    “没查到白桦有仇人,他店里平时还会对环卫工人等提供热水,遇到经济困难的还会提供一些帮助。”汤嘉丽接着说。

    “白桦的人际关系也出来了,他还是世纪大酒楼老板的朋友。”詹宝将查到的东西说了出来。

    “朋友?”李临安疑惑的皱眉问道。

    “那很可能他的死因和酒楼老板有关,类似…杀鸡儆猴?”骆安奇猜测。

    世纪大酒楼老板是一个很成功的商人,这家酒店只是他产业之一,在其他市,还有其他的生意。

    当知道白桦死后,赵辛田第一时间赶了回来,急匆匆走进警局,风尘仆仆的样子。

    “白桦呢?”赵辛田和白桦年纪差不多,两人几乎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感情自然不用多说。

    当看到白桦残破的身躯时,赵辛田的表情全是悲痛,然后眼神似乎坚定起来。

    “赵先生,你是白桦最好的朋友,所以我们需要您的配合。”骆安奇说。

    赵辛田的眼圈都已经泛红,他想起上次见面还约好再见面时一起喝酒,没想到等真正见面的时候就是天人永隔。

    白桦的身体已经被拉直,脸上的表情就算只能看到一半,也可以感受到当时他的恐惧。

    白桦是在活着的时候被切割,而且还是他自己眼睁睁看着的!从下往上,速度不快,完全在白桦活着的时候被一分为二…

    “你们猜测有人是针对我,才对白桦下手的?”赵辛田听完大家的话后反问。

    “不排除这个可能,所以我们需要您的配合。”李临安回答。

    赵辛田没再说什么,只是将自己能猜到的所有人说了个遍。

    由于生意做的大,竞争对手就多,商场上结怨的人也不少,大大小小算下来将近二十个!

    “这个赵辛田脾气不怎么样啊!”汤嘉丽看着赵辛田的背影感叹。

    “脾气好的话能有这么多仇人吗!”宋克杰一脸愁容,二十多啊,这得查到什么时候。

    现在白桦那方面已经彻底查清,没有仇人,就连产生口角的少,凡是和他见过面无一不说白桦好的。

    在走访过程中大家也确定,白桦是真的老好人一个,在生活中,宁可自己受委屈也不会连累别人,工作中,绝不对其他人冷眉竖眼,更是在工资方面大方!

    而在查后大家还知道一个事情,白桦是赵辛田家领养的一个养子!

    赵家是从爷爷辈就有钱,事业传到赵辛田爸爸手里,因为经商头脑,如虎添翼更上一层楼。

    而到了赵辛田这,更是发展迅速,赵辛田眼光独特,经常走在前沿,在其他人没想到的时候已经入手,钱自然也是赚的金满盆钵。

    白桦是赵家在孤儿院领养回来的,听外界说,赵家对他像亲生儿子一样,吃喝用度一样不差。

    供他上学,供他经商,甚至开公司的第一桶金都是赵家提供的…

    “赵家又不缺儿子,为什么还要领养一个?”骆安奇不理解有钱人的思想。

    赵辛田父亲虽然经商很成功,但却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或者丈夫,小三小四不计其数。

    所以名下的孩子也是好几个,听说当年赵辛田也是经历一番明争暗斗才将财产争取到手里的。

    久而久之,赵辛田就养成了这么一副得罪人的性子,结交的仇人也越来越多。

    虽然两人不在一个公司,但白桦在赵家的时候就是赵辛田的左膀右臂,他最后能将公司归纳于名下不能少了白桦的帮助。

    两人就像亲兄弟一样,同甘共苦,所以,很有可能白桦的死完全是被赵辛田连累的。

    “看来商场上更是血腥啊!”詹宝看着赵辛田给的名单。

    这二十多人有a市的,也有外市的,但无一例外,里面的人物都是商业上的精英,甚至还有几个大家熟悉的,时常在电视上看到的!

    “头,这查起来…影响不小吧?”宋克杰迟疑的询问。

    假如他们真的挨个查过去,带来的后果恐怕就是a市连带着周围城市都会动荡…

    毕竟被警方调查可不是一件光荣的事,就算最后证实没问题也会带来不可预估的影响。

    李临安自从拿到名单眉毛就没松开过,宋克杰能想到的地方他自然早就想到了。

    但此时白桦的半个尸体还躺在局里,如果不查的话…

    “我们不需要查太深入,只要查一下谁和白桦有过交集就可以了吧?”汤嘉丽小心翼翼的说。

    “只能先这样了…”李临安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外市的很容易查,很快便全被排除了,a市只剩下八人,其中六人是平时大家听说过的,一般去本地财经报上都可以找到行踪。

    很快,这六人也被排除,最后名单上只剩下两人,一男一女,男人是赵辛田的弟弟,赵辛思,女人是当初酒楼经理提起过的,对面酒楼老板彭荣。

    在走访知情人后大家知道了,为什么赵辛田的名单里有自己的亲弟弟。

    赵辛田和赵辛思属于同父异母,赵辛思的妈妈是当初介入赵家家庭的第一个女人。

    四十年前,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出现在赵家门口,那个孩子就是赵辛思。

    兄弟俩同岁,赵辛思只比赵辛田小了两个月,也就是说,在他母亲怀孕的时候,还有另一个女人怀着赵父的孩子!

    女人带着赵辛思就这样住了下来,兄弟俩也开始了明争暗斗,而白桦在那个时候就是无条件站在赵辛田旁边。

    赵辛思心机很重,他知道自己名不正言不顺,便时常用苦肉计,也会陷害赵辛田,让赵父越来越对赵辛田失望。

    在赵父退休之前,甚至还产生过将公司交给赵辛思的心思,最后还是白桦力挽狂澜,留下赵辛思偷税漏税的证据,表示如果赵父那样做就直接将赵辛思送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