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极致追凶最新章节 > 不忠审判案(4)
    “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就是真凶还没找到合适的人选…”骆安奇低沉的说。

    在十三年前的卷宗里,大家早就有了发现,那个凶手是一个非常追求完美的人,每个死者周围永远都是干干净净的。

    脸,手都被清理,甚至指甲缝里都一点泥土没有,凶手想让他们回到最干净的时候。

    这些细节当初没报道出去,X内部的勋章墙也许也不会记录的这么详细,恐怕这次案子的凶手也只是模仿过大概。

    魏颖是当地有名的交际花,家家户户都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虽然马上四十,但常年不干活,保养的也就三十多的样子。

    再加上她原本底子就不错,漂亮身材好,大个,而且为人比较豪爽,加上风流的性子,所以身边总是围绕一群男人。

    她的事情一点都不难查,几人很快便得知她新交的男朋友,才二十七岁的罗廷勇。

    罗延勇其实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地痞流氓,成天不工作,到处骗吃骗喝。

    个子不高,一米七,长相也属于中等,唯一的优点就是嘴会说,经常可以看到他将女人哄的心花怒放。

    这也是魏颖和他在一起的原因,魏颖虽然大钱没有,但小钱不断,罗延勇就是抱着和她在一起不愁吃喝的目的。

    知道魏颖死了,罗延勇并没有任何的伤心,甚至还点燃一根烟,眼睛里一点波澜都没有。

    “我在电视上看到了。”在几人聊天的时候,陈冉还发现在罗延勇的卧室里,还有一个女人。

    注意到陈冉的眼神,罗延勇没有丝毫隐瞒,大大方方说:

    “这是我新女朋友,打算结婚那种。”他的表情不像说谎,这不禁让大家怀疑,浪子真的会回头吗?

    罗延勇似乎是看出了大家不相信的目光,他倒也无所谓,抽完一支烟后再一次点燃另一支。

    不过在罗延勇这大家也得到了想要的信息,在他和魏颖在一起期间,有过不止一个男人曾经纠缠不休。

    甚至罗延勇还接到过一些威胁电话,他说其中有一个男人的反应特别激烈。

    罗延勇不知道男人叫什么,只知道他的声音很阴森,每次听到他的声音自己鸡皮疙瘩就会起一身。

    但他也不是被吓大的,甚至常年地痞流氓的做派让他更加胆大,一直等到魏颖被杀,他也没等到男人口中说的一定要杀了他。

    大家好 我们公众 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 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 年末最后一次福利 请大家抓住机会 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从罗延勇手机里抄下男人的手机号,还没回到局里就接到陈柏的电话,一个广场的垃圾桶里发现一具女尸,此时天已经黑了。

    这个广场是新开发的,周围的设施还不完全,甚至连监控都没按。

    公园还在建设当中,工人每天六点就下班,发现尸体的时间是七点半,期间经过的人不多,最终是被一对年轻清理发现。

    女人的死法很简单,被人一砖头打在后脑,虽然死法有些粗暴,但过程应该不会痛苦,一瞬间死亡。

    凶器就扔在尸体旁边,和以前的那些案子一样,没有任何指纹,凶手处理的很好。

    如果不是死者身上画的那个“玫瑰花”,大家恐怕都不会将这个和上一件案子联系起来。

    也许是时间太仓促,玫瑰花只是用中性笔临摹在尸体皮肤上的,可以说,这次的杀人和上一次简直没有可比性。

    “该不会又是模仿作案吧?”汤嘉丽小心翼翼说道。

    “不像,我们在上个案子里从没公布过凶手右胳膊使不上力的事情,模仿作案不会知道的那么详细。”李临安刚才一直在观察死者,这么半天才说了第一句话。

    众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明显看出死者后脑的伤口有二次凿击的痕迹。

    经过演示,大家推断出第一次的伤口就是右手造成的,但由于力气没多少,凿击伤口不大。

    第二次明显凶手换了方向,左手用力,死者一击毙命!

    这次的死者和魏颖不同,她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丈夫是开商店的,虽然不算大富大贵,但在a市也属于小康家庭。

    她还有一个女儿,今年已经上了小学,她每天的工作便是做做家务,接送孩子,平时闲暇的时候逛街美容。

    在这个物价飞涨的城市,死者家里非但没受影响,甚至生意还比以前好了一些。

    她家的商店开在小区里,所以平时大家互相都认识,死者也是小区里很多人羡慕的目标。

    死者名字叫做邹霞,还没到四十岁,得到她死亡的消息,大多数人都抱着惋惜。

    邹霞性格很好,为人很大方,虽然平时不怎么去店里帮忙,但大家还是看在她的面子上,大多时候去她家买东西。

    几乎走遍了邹霞所有认识的人,都表示她不会有仇人,这也让小队里的人有些疑惑。

    难道…凶手只是顺手把邹霞杀掉的?

    而且陈柏也发现了一个事情,他总觉得邹霞身上临摹的玫瑰花很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看过。

    他还特意把玫瑰花放大打印出来,就摆在办公室的桌子上,和几人说了自己的疑惑后,众人一齐回忆。

    “咦?你们怎么了?”谭修杰看完患者后赶了回来,刚进来就看到桌子围着的一圈人。

    “玫瑰花?”谭修杰挤了进去,惊讶的看着桌子上的图案,他不明白大家这么看着这玫瑰花干嘛,还是这么…丑的。

    “熟悉?”听完陈柏的话,谭修杰也加入了队伍,不过他很快就想起刚刚在患者家里看到得一个东西。

    “是不是有一个牌子叫玫瑰花?”谭修杰突然出声。

    在感觉到玫瑰花也许见过之后,汤嘉丽就上网搜索了关于玫瑰花的东西,大家也一一进行了对比,很可惜,没有一个想象的。

    玫瑰花品牌是一个修理工具的牌子,很出名,电视里经常插播一些他家品牌的广告。

    “你们没觉得这花很像玫瑰花品牌的图标吗?”谭修杰认真的询问。

    饶是众人仔细看,反复看,也没看出有哪里不同,谭修杰无奈,只能将图标调了出来,然后放在打印的图案旁边。

    “你们看它这个叶子,都不是正常的那种,而是最后一笔带两个弧度,而且仔细数,玫瑰花的花瓣数也一样。”谭修杰也是在客户家里看到了一个板子,才觉得熟悉的。

    经过他这么一提醒,大家也觉得有道理,很快,案子出现了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