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极致追凶最新章节 > 类似案件出现
    “不过我们究竟是怎么中的招?”宋克杰挠挠头疑惑的说。

    “我就是害怕出什么差错才拉着陈冉一起去厨房的,汪蓉全程做菜也在我俩的视线范围之内,怎么会呢?”汤嘉丽更加搞不懂。

    陈冉更加纳闷,他们今天晚上肯定是被下了药,毋庸置疑,可是如果做到的?

    下半夜大家已经没有了睡意,不过谁都没说话,就那样睁着眼静静的等着天亮。

    第二天早上,几人简单吃了一口酒直接离开,一直到看不到几人的身影,潘洪勋脸上的笑容才放了下来。

    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犹豫,然后逐渐变为决绝,拿起自己的手机。

    “行动吧,不能再等了。”潘洪勋的脸色严肃,一片寒冷。

    几人回到骆安奇的小家,李临安和常健的表情尤为不好,他们不想接受自己师傅有可能是X的卧底这件事。

    与此同时,紧邻常健藏身的那所废弃医院旁的小公园里突然发出一阵骚乱。

    “杀人了!杀人了!”高亢的女音响彻云霄,然后就是人群的奔跑。

    “香香花园发生命案,收拾东西出发!”李临安第一时间接到丁明志的电话。

    骆安奇的小家就在公园旁边,丁明志也是想让他们快点赶到现场,防止现场出现更多的意外情况。

    等几人赶到现场的时候,凶手并没有离开,而是举着刀狂笑着,死者就躺在他的身边。

    死者身上刀伤无数,血流了满地,骆安奇估计,恐怕人身体的这些血液都流了出来。

    急救车还没到,几人迅速上前控制住凶手,李临安蹲下身观察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

    死者已经彻底没了气,恐怕神仙都救不回来了。

    “哈哈!哈哈!”凶手眼泪都要笑了出来。

    两人都是五十多岁的年纪,听周围的人说,平时两人很要好的,经常一起散步遛弯,下象棋。

    这个香香公园是年初新建的,因为位置有些偏,旁边还是a市有名的鬼屋,所以平时来的人不多。

    他们也都是周围的小区居民,年龄也都在五十岁往上了,大多数是周围村子拆迁过来的。

    警局的人很快赶到,几人就默默的退了出去,但知道的信息也大概已经差不多了。

    而且这次谭修杰还是跟着一块去的,虽然见到尸体的那刻也和骆安奇第一次一样吐的差不多,但至少他有了很重要的发现。

    发狂的凶手,似乎是被人催眠了…

    “你确定?”李临安看着谭修杰严肃的问。

    “我记得我们刚开始学催眠时,会同学之间相互练手,等熟悉了之后,会给练手的同学下一些指令。”

    谭修杰边回忆边说,被下达指令的人虽然也会控制不住自己,但大多都是一些学狗叫之类的恶搞。

    看那个凶手狂笑的状态,应该笑了很久,并且还是控制不住那种。

    这面的事情还没查出来具体怎么回事,另外几个地方又出事了,无一例外,凶手的状态都差不多。

    有大哭的,有大笑的,还有两起是呆滞的站在原地等着被抓的。

    经过询问,这四个凶手和被害人均没有过节,反而平时相处的很好,杀人前没有任何征兆。

    “这听着怎么这么像那个案子?”骆安奇说道。

    大家自然知道他说的是哪个,脑海里一瞬间想起档案中的医生发狂杀人案,难不成那个凶手重新出山了?

    “如果那年的案子其实是这些医生护士都被催眠了,那就说的通了。”谭修杰已经加入了小队,大家也没瞒他,将案子原原本本告诉了他。

    “可当年他们几人并没有什么关系,虽然在一个医院,但科室根本不一样,离得更是天南地北。”骆安奇说道。

    “有时候催眠不需要患者在身边就可以做到。”谭修杰突然想起来以前听老师讲的一件事。

    顶级的催眠家是不用一定要面对面的,甚至在电话里,你也许都会被催眠!

    虽然听起来不可思议,但这是真实存在的,不过这样顶级的少之又少,所以平时也根本不会引起什么影响。

    按照谭修杰的话说,这几个医生护士一定是共同参加过什么,或者前后不同的时间做过同样的事。

    也许是和某一个人打过电话,也许是遇到过某一个人,反正肯定会有所交集就对了!

    小队几人迅速兵分两路,一路前去调查医生的事情,一路继续深入追查潘洪勋。

    而公园的那几起杀人案凶手当场抓住,审问的时候他们也供认不讳,不过在问到动机的时候这四个凶手却纷纷表示没什么理由,就是想体验一把杀人的感觉…

    不过还是有一点引起了大家的怀疑,他们在走访四个凶手背景时发现,几人虽然家里都拆迁了,但是其实条件并不宽裕。

    每家都有每家的难处,而被害的那四家却都是和和睦睦的,儿孙满堂。

    三天后,追查潘洪勋的几人回来了,他们同样带回来的还有一件陈年旧案。

    潘洪勋年轻时不是a市的刑侦警察,是附近一个镇子上的合同交警,家里过的也是相当拮据,吃不起饭是常事。

    在他年轻的那个时候,国家工作人员地位还不像现在这么高,工资自然也是少的可怜,甚至比不上那些出苦力的工人。

    潘洪勋一直到三十都没娶的起老婆,先后谈了几个都嫌他穷和别人结了婚。

    但潘洪勋脑袋好使,为人圆滑,倒是挺招同事领导喜欢。

    但小镇子上最大的案子也就是谁家丢个鸡,谁家婆媳打起来之类的事,想晋升简直难上加难,特别是他还一个合同制的,领导想帮都帮不了他。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到了三十二岁,潘洪勋父母生了一场大病,把家里存款用尽,还把亲戚朋友借个遍之后还是去了。

    潘洪勋也是这个时候遇上了汪蓉,汪蓉是医院里的护士,父母早亡,但汪蓉的待遇可比他强太多。

    也就是那个漂亮贤惠的女人一眼就让潘洪勋再也忘不掉,他想娶汪蓉,可自己什么情况自己心里有数,根本不敢问汪蓉有没有男朋友。

    当时汪蓉是叔叔婶子扶养长大的,两人虽然给她吃喝,但平时极为刻薄,心里更是在谋划着等汪蓉出嫁好好敲一笔来回本。

    毕竟自己侄女可是护士,当年的护士可不是一般人能考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