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群山呼唤黑环 > 129.旅客
    圣荆棘头环被马修双手托着,一点点戴在头上,一根根荆棘刺狠狠扎进皮肉里。

    “滴答!”

    一滴滴血珠滚落,自脸颊流淌,再从下巴滴落桌面。

    “艾洛克!”

    马修声音一出,艾洛克顿时如坐针毡一般,脸色一片苍白。

    “你…你怎么可以…”

    艾洛克指着马修,一副惊恐万分的模样,说话都断断续续的。

    “我已不是过去的我,现在的我将是正义的伙伴,秩序的铁卫。”

    马修头戴圣荆棘头环,白光自环中涌出,将马修笼罩一片朦胧光晕里。

    “不!不!不!”

    艾洛克缩到车厢一角,他无法接受马修这样的转变,更无法理解这种转变。

    星之子的邪徒怎么可能成为正义的圣徒,这无论如何都无法实现的。

    “你这样,学会是不可能接纳你的。”艾洛克迟疑的说道。

    “为什么?

    学会有四大教团,据我所知,其中元素教团多数为中立派,他们是支持信仰自由的。”

    马修双手摊开,淡蓝眸子中是一种尽在掌握的神色。

    “你明明有更好的选择,崇圣高塔亦或者是东海岸秩序会,他们都会接纳您这样一位有能力者。”

    艾洛克十分不解,既然马修不再是邪教徒,凭借他的手段能力,明明可以在更安全,也更稳定的环境中成长。

    “秩序是个好东西,但也意味着按部就班的学习生活。

    而我的本性恰恰不安分,所以我注定会成为学会的一员。”

    马修一边说,一边摆了摆手,示意艾洛克坐下来。

    “那乌拉尔之山怎么办?

    这里的基业可是常人一辈子都无法拥有的,您真的放弃这里了吗?”

    艾洛克打开车窗,望着不远处的乌拉尔之山的轮廓道。

    “离开不意味着放弃,况且我已经留下重要的东西,确保我的统治依然存在。

    乌诺克家族,它会在这片土地上扎根,并牢牢掌握它。”

    艾洛克不清楚马修为何如此自信,但野地精已经折服于马修的手段。

    他不由自主的相信马修,相信他的任何话,无论这话如何离谱。

    “那么乌诺克主人,我将为您的介绍人,正式邀请您加入学会。”

    艾洛克挥舞着手臂,用他那滑稽的肢体语言表达自己的谦逊和顺服。

    “我很荣幸,不过在此之前,我需要准备几件事情。”

    马修将车窗关上,再将铜面戴上,拉上肥大的兜帽。

    “您说的是更改容貌?”

    艾洛克隐约猜测到马修的意图,忍不住出口问道。

    “不仅仅是这件事情,还有很多事情要办。”

    马修心情不错,难得的多说了一句。

    “我知道!我知道!”

    艾洛克拍着手掌,他兴奋的说道:“那个叛徒梅丹,你一定要狠狠惩罚他。

    还有辛蒂,该死的雅灵人,您需要好好教训她。

    对了,还有大蜈凯,这个半虫半侏儒的怪物,您要尽早铲除它。”

    马修没有接艾洛克的话,艾洛克并不知道他的「黑血兽」身份,更不清楚他和梅丹以及辛蒂之间的种种纠葛。

    这种种纠葛并非简单的报复可以解决,总之马修将以新的身份踏上新的旅途。

    新的身份将与过去彻底断开,在乌拉尔之山的种种因果都只留在「黑血兽·冬林鹿」身上。

    沉默了一会儿,马修才开口道:“艾洛克,你不觉得自己知道得够多了吗?”

    野地精艾洛克还有价值,所以马修一直留着他,但不意外艾洛克会一直有价值。

    “主,我…我该死。

    卑贱的地精不该揣测主的意图,请惩罚您的奴仆。”

    说着野地精抽出短匕,以自残的方式惩罚自己。

    “好了!”

    马修收敛了自己的杀意,野地精艾洛克还有用处,所以马修的态度会一直宽容。

    “这场旅途还很漫长,你去请那位佩丹·冷蜥过来。”马修吩咐道。

    “是!”

    听到马修的话,艾洛克顿时如获大赦一般,赶忙下车,一路小跑至马车队末。

    艾洛克身上套着简陋的胸甲,背后别着圆盾,大腿一侧配着匕首,手里晃荡着一把钉锤。

    野地精艾洛克走在马队中,混杂于那些地精仆役里,完全没有任何违和感。

    “嘿!一只牙,队伍辎重备齐了吗?”

    “大耳,还待在「鸡冠」冒险队,没转到佣兵团吗?”

    艾洛克一边走着,一边同车队中的旅者,又或者雇佣兵们打着招呼。

    他走至马车末尾,佩丹·冷蜥正在那里交待着事情。

    “冷蜥队长,主邀请您在车中会面。”

    艾洛克经过佩丹·冷蜥身边,丢下一句话便匆匆离开,那模样好似无意间的一句闲话。

    佩丹·冷蜥抬头,杏黄竖瞳注视着车队中间一辆极不惹眼的马车。

    “铜面人!”

    佩丹轻哼一声,挥手示意战蜥下属们先去各自准备。

    他径直走向马车,在车旁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敲了敲车门。

    “阁下,您有什么需要吩咐的?”

    佩丹语气略显生硬,他并不清楚马车中,那人类的身份,只知道马车中的人是阿古·火鳞的朋友。

    在阿古·火鳞临走之前特定叮嘱过佩丹,无论这位客人有什么要求,他都需要尽量满足。

    马车门推开,里面的铜面人端坐软座之上,居高临下的俯视佩丹。

    “咕咚!”

    佩丹咽了咽口水,不自觉的放低姿态,不复刚才的冷硬模样。

    “我听说过这次商队返程中会有一些旅者、冒险者和雇佣兵加入,不知道能不能引荐一下。”

    铜面人用咨询的态度问话,但语气却是不容拒绝的强硬。

    佩丹·冷蜥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体表鳞片上竟微微舒展开,这是蜥人内心恐惧的自然反应。

    “这些杂牌雇佣兵都是泥潭里打滚的,他们不值得您认识。”

    佩丹忐忑的坐在紫天鹅绒的软座上,压着声音低语道。

    “佩丹!”

    马修喊了一句,随后轻声道:“我和阿古也算老朋友,应该可以称呼你为佩丹吗?”

    “我的荣幸,阁下!”

    佩丹越发忐忑,面对这位贵客,他略显慌忙的道。

    “佩丹,我听说你自从接任阿古的位置以来,一直没有打开乌拉尔之山的贸易局面。”

    “是的!”

    佩丹不自然的扭了扭脖子,略显窘迫的道。

    他来乌拉尔之山也有一段时间,对于乌拉尔之山那位乌诺克也有所了解。

    佩丹不是一个勇于进取的人,他生活的大部分时光都是按部就班的。

    他的家庭,他的血统,他社会关系等方面,这都足以让他无需犯险,便能获取寻常蜥人所不能获取的权势。

    这也导致佩丹安于现状的性格,或许越是缺少,就越是向往。

    佩丹对于那些能够搅动风云者,天然便有一种崇拜,也可以说一种敬畏。

    正是由于这种崇拜和敬畏,让佩丹至今都没有实质上去接触乌拉尔之山的主人。

    赫利斯贸易商会虽然与乌拉尔之山一直保持密切联系,但随着阿古·火鳞的调任,继任者必须再次与统治者建立私人关系,这对于接下来的合作有重大影响。

    佩丹十分清楚,别看霍丽一直对他恭顺敬服,实际上一直在暗中疏通乌拉尔之山的关系。

    马修对于佩丹的心事了然于心,他将一枚戒指从手指上除下。

    “这枚银戒可以让你获得乌拉尔之山的友谊,它对于你接下来的工作将有大帮助。”

    银戒放在桌面上,亮银的戒指虽然看起来平平无奇,但佩丹不自觉的深信这枚戒指的作用。

    “稍等,你需要见哪一位,我立即请他过来。”

    佩丹没有立即收起戒指,而是问起尊贵客人的需求。

    “鬼面师,布卡。”马修说道。

    “布卡,那位易容者。”

    佩丹有着惊讶,但也只是惊吓一下,随后便下了马车,匆忙去请鬼面师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