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身处东京的我只想咸鱼免费全文阅读 > 第139章 岳父,泳装与豪宅
    “櫂、櫂君,饭...饭菜要凉了.....”

    “小花火还是热的。”

    “櫂君...又在说些奇怪的话...”

    “你的小皮鞋掉了。”

    花丸花火侧过头,朦胧的缤紫色眼眸倒映出自己包裹着黑色长筒袜的嫩足。

    上下摇摆的空调,也只能勉强消磨嘴中呼出的些许热气。

    “櫂君...”

    少女刚一回头,樱唇又被轻轻咬上。

    柔软的触感,使得整个人,都沉溺其中。

    ......

    花丸花火低垂下可爱的脸蛋,津津粉汗已经让黑色的水手服变得凌乱不堪。

    “櫂君...不是说要保持距离感嘛......”

    这种状态下,屋外雨点的声音,格外的清晰。

    “亲密接触,也是距离感。”

    被双手抚摸的曼妙软腰,传来痒痒的感觉。

    ......

    少女漂亮的眼眸连续闪烁,凝睇他,嚅嗫着说:

    “櫂君...不继续吗.....”

    弱气的声音细若游丝,怦然跳动的心脏小鹿乱撞。

    上杉櫂笑了笑,转身从茶几上拿起一块寿司放进她的软唇里,“距离感。”

    然后俯下身子,捡起那只小皮鞋,托着少女紧裹黑色长筒袜的盈盈嫩足,注视她羞怯的眼眸。

    慢慢...向里面丝滑进去。

    “穿好了,吃饭。”

    ——————

    花丸家。

    不知为何,上杉櫂在面对自己岳父时,心头总是感到沉甸甸的。

    有种...无形的压力...

    他作为警视长审讯犯人、批评下属的时候,不会也是这种气质吧?

    花丸花火小心翼翼的倒了三杯热茶,递在自己双亲和上杉櫂的面前。

    花丸裕樹一身便服尤其规整,脸色倒是很普通,他抬起杯子,啜饮一口女儿倒的热茶,开口说:“在我眼里,你这小子哪里都配不上花火。”

    长发披肩的花丸太太用手肘碰一碰他,“行了行了,别嘴硬了。”

    “咳咳,妈妈不要打断我说话。”

    上杉櫂作为女婿,必须要给岳父面子,“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花丸花火放下盘子后坐在上杉櫂身边,低下头,大腿内侧并拢,夹住两只小手。

    ——她换了一身遮住部分脖子的立领式小礼服。

    花丸裕樹右手端着茶杯,瞅一眼不敢看自己的女儿,“花火怎么在家里穿这么正式的衣服?”

    “啊...?”

    花丸花火眼神躲闪,低埋着头,下意识地伸出一只手将立领往上挪一挪,好遮住自己雪白的脖颈,“爸爸...爸爸说要找櫂君谈话,花火就换了一身正式一点的衣服。”

    她的小动作,自然被父亲看在眼里。

    花丸裕樹不禁叹一口气,小棉袄还没暖和几年,就没了。

    他连忙对上杉櫂板起脸,“小花火才15岁,你...明白我什么意思吧?”

    “明白。”上杉櫂很认真的点头。

    花丸花火侧头偷偷看他一眼,想起他热热抚腰的手,又羞赧的低了下去。

    一切反应,花丸夫妻都看在眼里。

    虽然早有准备,但一直溺爱花火的花丸裕樹还是不免心情沉重。

    “好好对花火,虽然知道你小子的为人,但我还是必须警告你几句。

    “不准出轨,不准家暴,花丸家永远没有离婚一说,你这小子订了婚,就要负责到底。”

    “明白。”

    花丸裕树又叹口气,“我也不说那么多了,接下来就是正事。”

    “是。”

    “你以后有什么规划?”

    “考东大。”

    “然后?”

    “公务员。”

    “既然你要考公务员,通过考试毕业之后,你可以来我这里工作。”花丸裕樹说。

    “当警察?”

    “不想当?”花丸裕樹看他貌似有些不情愿。

    上杉櫂犹豫一小下,“也...可以,但能不能把我调到生安课?”

    生安课是生活安全课,也就是管一些非暴力类的案件。

    家庭纠纷、小孩离家、未成年斗殴犯罪之类的都算。

    “你当警察,就是为了做这个?”花丸裕树放下茶杯,茶水热气升腾。

    “我觉得没什么不好的。”

    “......”花丸裕樹沉吟片刻,“也可以,生安课比较安全,但估计你的任期不会太长。”

    “为什么?”上杉櫂不了解这些。

    花丸裕樹瞥他一眼,再次啜饮一口茶,“东大考进来的职业组一直在生安课调解家庭纠纷,帮助东京市民找猫找狗,你觉得可能吗?”

    “那我能不能不进职业组?”

    “纯粹浪费你东大毕业生的身份,还不如不当警察。”

    花丸裕树发现自己这个女婿,似乎没有什么上进心。

    “也不是非要你当警察,既然要和花火结婚,就必须拿出相应的经济实力来。职业,是个前提,除非你入赘我们花丸家。”

    “可以吗?”上杉櫂试着询问。

    花丸花火突然抬起头插话:“櫂君不用这样做,花火可以养櫂君的。”

    “......”

    岳父的职业建议,无疾而终了。

    不过他确实同意两人过早的订婚。

    女儿出嫁,象征一个女儿控的末路。

    上杉櫂不知道自己岳父会是何种心情,但仔细想来,小姨子就快出生了,岳父也不会过度伤心吧。

    虽然他们还不知道是不是女儿。

    ——————

    六月五日,星期五。

    下了一周的梅雨终于在今天停了,透过云朵碎下的阳光如同金粉一般反射在湿润的地面。

    神越高中宽大的游泳池也映射着粼粼金光,少女们的曼妙身体在泳装的衬托下完美展现出来。

    所以男生的视线总是有意无意往女生那边看,跳水时那惊艳的刹那,使得男生们瞪大了眼,兴奋到嘴巴张成了o型。

    硬要比喻的话,就是杜甫遇上了李白,不迷不行啊。

    对于上杉来说,游泳课虽然可以大饱眼福,但入水后奋力游动的疲惫感却始终不能让他沉浸于其中。

    他喜欢慢慢的游,像是水中踱步一般完成体育老师布置的任务。

    “上杉!快点!就差你没完成了!”

    “现充加油!”

    看到他们气喘吁吁的样子,上杉櫂慵懒的都不想回应,舒适游完今日的任务目标。

    时间要到了再加速吧,没超时就行。

    胸口挂有哨子的体育老师,不禁扶着脑袋,摇了摇头,摆手说:

    “算了算了,大家休息去吧,反正上杉也不会完不成。”

    事实证明大家也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立刻找准自己要做的事情。

    ——大多是去偷看女生们白白的大腿。

    许久后。

    从水里爬出来的上杉櫂躺在毛毯上,望着头顶透明天花板上方那蓝白炫目的天空。

    这种躺在地上,注视蓝天的感觉使他想起自己爷爷那边的果田。

    橘子,卖的还好吧?

    他还记得以前老爷子高举他,眼冒金光说:‘这孩子,将来一定能挣大钱。’

    可惜现在有了系统的自己,还是个贫穷的人。

    最近听父亲说过,貌似老爷子想要退出农协。

    这可,非常不妙啊。

    上杉櫂不由侧头,看向女生那边没什么大小姐气质、面容清丽的九十梨香。

    “喂,上杉,上杉。”

    知道是后藤岩胜的声音,侧躺的上杉櫂没有回头,“有事说事,没事不要打扰我休息。”

    “你最近,很累啊?弓道部的训练很繁重?”后藤坐在他的背后说,并顺着他的视线看向女生那边。

    上杉櫂半睁着眼,说话没什么精神,“每天至少100箭练配合,我的手臂天天在起床时间向我哭诉它有多疼。”

    “还好...吧......”

    后藤来回打量他的视线,发现位置不对啊。

    “嗯...?上杉你这家伙在看谁?”

    “九十梨香。”

    “哦~~”

    后藤露出只存在于男生之间的坏笑:“男人果然是男人,上杉你都有老婆了,居然还一直盯着班长看。”

    “我不想解释。”上杉櫂挪开了视线,看向游泳池里备受瞩目的花丸花火。

    ——虽然她游的很笨拙。

    “告诉我,上杉。”后藤也看了她可爱的容貌,语气莫名认真。

    “什么?”

    “为什么,花丸同学又可爱了那么多。”

    上杉櫂发现花丸花火游的很吃力,脚丫子经常乱踩水。

    他伸出手,像是驱赶蚊子样的向后摆了摆。

    “我老婆当然可爱了,需要理由吗?”

    “......”

    话题就此终结。

    “靠,每次跟你说话,就立马被喂一嘴的狗粮。”

    后藤越想越难过,突然站起来,咆哮着向女生们怒吼一声:

    “为甚么!我没有幼驯染!”

    ......

    没有幼驯染的原因有很多,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没有一个固定居所。

    因父母的工作原因奔波于各地,有的人连小学都不在同一学校上完,谈什么从小一起长大、一起读书成长的青梅竹马?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上杉櫂的两位母亲相互认识,对彼此的家庭十分熟悉。

    下午,六月的太阳烈日炎炎,从弓道部出来的上杉櫂只想摸鱼。

    场地原因,弓道部训练的时候没法开空调,导致大家一边拉弓一边流汗,休息的时候才能跑到休息室内享受现代人类的美好科技。

    如果在训练时能刮来一阵凉爽的风,那可真要感谢感谢风神庇佑。

    稍稍振作精神,上杉櫂走向了社团大楼。

    他记得绘画部是在二层,听后藤说他的写真部在四层,可以他懒得走上去,不然可以看一眼那所谓的道具婚纱。

    轻轻叩门,绘画部三年级的部长来打开了门。

    是个脸上长有雀斑的麻花辫眼镜学姐。

    绘画部历来阴盛阳衰,会画二次元妹子的男生都跑漫画部去了。

    她明显认识他,但脸上的笑容因为颜值不怎么好看,“上杉同学?来找花火的吧。”

    “她没在吗?”上杉櫂往里面瞟了两眼。

    “刚刚和莉映、梨香她们出去玩儿了。”

    “行,我知道了。”

    上杉櫂即刻下楼,摸出手机看一眼自己设的壁纸——咖啡店里羞涩告白的小花火。

    连接网的时候,发现花火十多分钟前就对他发来一条line

    『櫂君,花火和莉映酱去班长家玩儿了,櫂君想要来的话可以先和花火说一下』

    又跑过去了吗?

    千代田区,那种满是上流政客的地方。

    他回家除了看电视就是看书,最近倒是喜欢上一本《浮生六记》,但书有的是时间看。

    要不也去九十梨香家玩玩?他挺喜欢她家的那片花园。

    他手指敲打屏幕。

    『好,麻烦你告知班长。』

    然后他就准备走出校门,往地铁站走去。

    手机响了一声,花丸花火发来消息。

    『櫂君在校门口等一下,班长说派车过来接你。』

    虽然九十梨香对人完全没有大小姐的感觉,但这种事情...对她来说应该习以为常吧。

    来接他的是,是一辆昂贵的丰田世纪。

    西装笔挺的司机很有礼貌的把他接到了位于千代田区,皇居附近的高楼豪宅。

    上杉櫂站在门口使劲抬眼一望,仰面问:“这栋楼,多少钱来着?”

    “上杉少爷您忘了?”戴白色手套的司机大叔在他后面说关上车门说,“36亿日元啊。”

    “确实忘了。”

    他就记得班长家有一层空中花园,中心还配有泳池。

    要说有什么缺点的话....嗯,很早之前蚊子多。

    现在种了一批七里香用作躯蚊。

    乘坐平稳厚重的电梯上到35楼,穿过一条弯曲冷清的小长廊,在橘黄橘黄的灯光下,走进了气派冷冽的大厅里。

    第一眼:大的通透。

    大理石的楼梯向两旁旋转舒展,繁复的灯饰让这里尽显华丽,隐约中却又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压迫感。

    正对面透亮触地的大面窗玻璃连接碧天苍穹,俯瞰整个东京都。

    一眼望去,川流不息的东京市区尽收眼底,不远处皇居的二重桥与护城河清晰无比。

    光是在这里驻足向下看去片刻,难以言说的纵深感便令人心神荡漾。

    要上杉来概括的话,那就只有两个字——有钱。

    以前也来过,所以他并不惊讶。

    走上楼梯向里走去,便是私人客厅,两个女孩子正坐在白洁的大沙发上观看电视。

    上杉櫂走了过去。

    “上杉同学,请坐。”九十梨香很随意的说。

    “花火呢?”上杉櫂坐在上软弹的沙发上,吃一颗茶几上的葡萄。

    “换衣服。”绫香莉映指了指里屋。

    从客厅的落地玻璃看,能看到九十家带有泳池的空中花园。

    “换衣服?你们是要去参加舞会?”

    九十梨香看一眼他闪亮的戒指,笑起来说:“有舞会花火一开始就会叫上你了,戴着订婚戒指,舞会也没人邀请她一起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