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苦情海棠珺YS楚 > 第一章 脑子进水了
    公元2000年9月的某一天,平镇一户徐姓人家迎来了一个小生命——一个小女婴。

    徐父徐母文化水平有限,但合两人的才智总算给女婴起了个非常有文化水平的名字,女婴取名徐令颜,取“容华耀朝日,谁不希令颜”中美艳无双之意,没什么特别的寓意,就是希望女孩儿越来越漂亮。

    一转眼十八年过去了,徐令颜果然没辜负父母的期望,出落得越发亭亭玉立,容颜秀丽。

    炎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阳光从树叶缝隙里投下光影,斑斑点点煞是好看,树上的知了叫唤个不停,是夏天的气息,夏天的乐章。

    安静的考场上,一干考生伏笔于桌案,笔尖在答题卡上划过摩擦出沙沙沙的声音。

    高考,是人生的第二大考,不论老师、家长还是学生自己都非常重视,此刻大家奋笔疾书、争分夺秒,但坐在倒数第一排的徐令颜却仿佛老僧入定似的呆愣愣的盯着自己的手指。

    就在考前半小时内徐令颜还是自信满满的,而此刻的她就像被雷劈了似的。

    “怎么会这样?我的超能力呢?怎么用不了了?”徐令颜急得满头大汗,她在九岁那年发现自己有异于常人的特殊力量,那奇异力量伴随她走过了小学、初中、高中,只是现在却消失了。

    不对,一定是姿势不对。

    徐令颜赶紧调整坐姿,右手食指和中指合并打直往答题卡上戳,只是……白净的答题卡没有任何反应。

    啧,忘了念咒语了。

    徐令颜拍了下脑门,两只手都用上,并且在心中默念咒语,她以前使用超能力的时候是不会念咒语的,只是偶尔为了好玩,中二的瞎念几句驴唇不对马嘴的咒语。

    “急急如律令,答案出!”

    答题卡还是没反应。

    “唵嘛呢叭咪吽,答案出!”

    “青龙白虎,对仗纷纭,答案出!”

    “千神万圣,护我真灵,答案出!”

    “巴啦啦小魔仙,变!”

    “卧槽,答案你快出来快出来啊!啊啊啊!”

    徐令颜急上火了,手指都快要把答题卡戳烂了,意识到超能力可能已经彻底消失,她疲惫的抬起头来,一瞬间世界静止了。

    所有考生刷的看向她这边,露出不解的神色,他们好像在看一个傻子。

    三个监考老师走到她身边,皱眉问:“这位同学,你在干什么?”

    “我……”徐令颜咽了口唾沫道,“我在解题呢?害,不好意思,是有点激动了哈!”

    监考老师忍不住想白她几眼,最后还是忍住了并告诫她最好老实且安静的答题,再像刚才那样,就把她轰出考场。

    于是乎,徐令颜安安静静的答题直到考试结束,然后……交了份白卷上去。

    就这样,她成功的与理想中的大学失之交臂,同班同学都感觉不可思议,班主任也为此痛心疾首,差点没气出心脏病来,要知道徐令颜平时的成绩还不错,班级排名能保持前三,全校排名能稳居前十,任谁也想不到她会在如此重要且严肃的高考上交白卷。

    所以大家一致认为她可能是考前洗头一不小心脑子进水了。

    客厅里的气氛有些压抑,徐父低头看手机,摆明了不想说话。

    “令颜啊!你是撞鬼了吗?”徐母坐在沙发上皱眉问道。

    “姐,我听人家说你脑子进水了。”徐泰端着个大马克杯一脸好奇的问道。

    徐泰是徐令颜的弟弟,今年才八岁,他对高考没什么概念,但对脑子进水这种事情却充满了好奇。

    “你脑子才进水了呢!”徐令颜翻了个白眼,她现在心情已经够遭了,这小不点还要揶揄她,真是可恶。

    “你闭嘴!”徐母怒了,“我看阿泰说的没错,你可不就是脑子进水了吗?怎么着,交白卷你还有理了?你知不知道高考交白卷的后果有多严重?”

    徐令颜识趣的闭嘴了。

    徐泰也专心喝自己的水,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客厅再次陷入寂静。

    “说说吧!什么情况?”徐父终于说话了。

    一个家庭里男主人和女主人的区别在于,男主人擅长把问题的重心放在事情的前因上,女主人擅长把问题的重心放在事情的后果上,要面对的问题总是躲不掉。

    徐令颜叹了口气,老实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的超能力忽然就消失了。”

    “啪!”徐母当即拾起个抱枕砸了过去。

    徐父悲伤的捂住了眼睛。

    徐泰顿时眼前一亮,怪叫道:“哇塞!姐姐,是真的吗?你真的有超能力吗?”

    “徐令颜,你无药可救了!”客厅里传出徐父徐母的咆哮声。

    于是当天晚上,徐令颜就被扔出了门外,徐母将大门一锁,窗帘一拉,一瞬间,徐令颜感觉全世界都在背对着她,一种凄凉之感在这个炎热的夏天爬上心头。

    唉,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徐令颜吸了吸鼻子转身走了。

    走了一段路,腹里传来咕噜咕噜的叫声,徐令颜有些尴尬的回头看自家大门,心想:“要不我还是诚恳的认个错,毕竟这都快到饭点了。”

    徐令颜犹犹豫豫的往回走,就在这时,她看到徐泰那个小没良心的跑上二楼把二楼的窗帘也拉上了,还不忘朝她摆摆手,好像在说“拜拜了您呐”。

    得,用脚指头想也能知道那一定是徐母的意思。

    徐令颜难过的低头看看自己脚上的拖鞋,又摸了摸兜里的手机。

    行,走就走。

    可是要去哪呢?这个时候能去哪呢?徐令颜想到了一个人。

    半个小时后,一个瘦高男孩走了过来,他穿着一件白色衬衫一条蓝色牛仔裤,不用刻意去看只需眼角一点余光都能辨认出来,嗯,是钟明。

    钟明是徐令颜的同学兼附近邻居,两家就隔着一条大道,两人自幼一起长大,一起上幼儿园一起玩过家家,就连小学和初中都在同一个班里,咳咳,没错,就是烂大街的青梅竹马。

    徐令颜装作没看到低头玩手机。

    “太尴尬了。”徐令颜心里想着,“老娘什么时候有过这种处境啊!咦,人呢?”

    视线里,钟明的身影忽然消失了,徐令颜赶紧抬头四处张望。

    “嘿,吉娃娃。”忽然一双手覆在徐令颜的眼睛上,冰冰凉凉的,“在找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