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苦情海棠珺YS楚 > 第四章 捡了个帅哥
    “我不是在追你,那些人在找我,我只能跟着你跑。”长发帅哥道,“我……迷路了。”

    徐令颜一愣,真是看不出来,这帅哥还蠢萌蠢萌的,有点可爱。

    “那些人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追你?还有你身上这些血……”徐令颜指着他身上的血迹和污垢问道。

    “没什么,你不需要知道。”长发帅哥忽然冷冷道。

    徐令颜皱皱眉,这人变脸可真快。

    确定那两人不会折返,长发帅哥爬起来就要走。

    “帅哥。”徐令颜忽然叫住他。

    长发帅哥眉头微皱,似乎在思考“帅哥”是什么意思,然后才淡淡道:“我叫漆泽。”

    “漆泽?”徐令颜瘪瘪嘴,“这名字好奇怪。”

    漆泽似乎懒得跟她多说一句话,并不回答,有些惜字如金的意思。

    徐令颜不在意,帅哥通常都是这么高冷的,不奇怪。

    “你不是迷路了吗?”徐令颜问。

    “嗯。”漆泽点点头。

    徐令颜马上露出一副百晓生的神情:“嗨呀!这一带我最熟了,你要不跟着我,我带你出去呗!”

    其实她根本不知道这里是哪里,甚至不确定这里是不是那个事发地点,但应该属于东川区,不过她一点不担心,只要有手机有信号她就不担心迷路。

    漆泽看了她一眼,似乎觉得可行,道:“带路。”

    带……带路?

    徐令颜睁大了眼睛,这是求人的语气吗?好吧就算不是求人,我好歹好心帮他,他就这样跟我说话?

    徐令颜再次用看怪物的眼神看他,这人虽然长的帅,但是不懂人情世故啊!

    “你家在哪?”徐令颜问。

    就算要带路也得知道目的地吧!

    “上面。”漆泽用骨节分明的食指指了指天。

    “在天上吗?”徐令颜觉得被耍了,但还是忍不住问道,毕竟这人的眼神一点不像说谎。

    “嗯。”漆泽点头。

    徐令颜翻了个白眼道:“那抱歉了,既然在天上我也带不了路,小女子还想多活好多年呢!”

    这人大概有些失智,徐令颜不想管他了,起身找了个信号不错的地点开始打车回家。

    漆泽看她的神情后略一思索,换了种说法道:“我失忆了,找不到回家的路,我可以去你家吗?”

    半小时后,一辆网约车载着他们回到了市中心。

    路上徐令颜问了下司机才知道她去的时候,送她的那个司机的确走错了路,真正的事发地点距离她下车的地方还有三公里。

    所以她去这一趟,没有看到想看的东西,到是捡了一个怪……哦不,帅哥回来。

    徐令颜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带漆泽去宾馆打算给他开个房住着,毕竟以漆泽现在这副尊荣,打死她也不敢往家里带。

    然而问题来了。

    漆泽没钱。

    还没有身份证。

    不仅没有身份证还没有手机。

    这让徐令颜彻底无招了,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好像真的捡了个奇奇怪怪的东西回来。

    “你到底是哪里来的?”徐令颜严肃问道。

    “不记得了。”漆泽老实回答,他面色平静,一点不像失忆的人。

    “真的一点也想不起来了?”徐令颜小心翼翼的问,带着一点儿鼓励,希望他能记起点什么来。

    然而要令她失望了,漆泽很笃定的点头:“真的一点也想不起来。”

    这下好了,徐令颜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漆泽却老神在在的坐在花坛边,好像失忆和无家可归的人不是他自己。

    忽然,徐令颜灵机一动。

    她可以把漆泽送到钟明家呀!反正钟明爸妈最近都不在家。

    在去钟明家的路上,徐令颜跟漆泽说了自己之所以会遇到他,是因为想去当地看不明物坠落后现场,结果没看到现场,倒把他捡回来了。

    末了感叹一句,缘分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不料漆泽一点不为这神奇的缘分买单,只是漫不经心道:“人类真是太小题大做了,我不就把那路砸个坑,这点破事至于上新闻?”

    “啥?”徐令颜惊呆了,“那条路是你砸的?”

    考虑到这么说可能不太合适,漆泽难得的笑了笑道:“我开玩笑的。”

    “……”真是不能好好聊天了,徐令颜加快了脚步。

    钟明果然是个天大的好人,他收留了漆泽,虽然带着一百分的不愿意,但只要有一分是与徐令颜有关的他都会放下九十九的成见。

    钟明乐意包容徐令颜的所有所有,任她开心任她笑,任她胡闹任她疯,只要大是大非过得去,钟明没有一件事会拒绝她。

    当然,这么一个奇奇怪怪的人住在自己家,总让人有点不放心。

    趁漆泽洗澡的时间,钟明把徐令颜拉到客厅里,拿出一百二十分严肃问:“怎么回事?那家伙怎么看着像个野人,你怎么什么人都敢带来?最要命的是你还带到我家来!”

    “那我不能带到我家去啊,我妈会打死我的。”徐令颜理直气壮道,“你可以不收留他啊!”

    “不是收不收留的问题,只要是你要求的事我都会点头,我的意思是你得摸清楚那人什么路子才能带来,万一是坏人呢?”钟明道。

    “摸清楚路子我直接送他回家了,他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行了,你都答应人家了,不许反悔。”徐令颜狡黠一笑。

    “不反悔。”钟明点头道,“只是我感觉那人怪模怪样的,就……”

    “哪里怪模怪样了,人家明明很帅好吧!”徐令颜立刻反驳。

    “……”钟明忽然有点不爽,比任何时候都不爽,他皱眉道,“你就是觉得他帅才把他带回家?”

    准确来说,好像是这样。

    “怎么会,我是那种人吗?什么帅哥我没见过?我面前不就站着一个吗?”徐令颜像个情场老手似的,撩人不着痕迹。

    钟明嘴角微微上挑,也不纠结这个事了,他转身走进卧室,打算那套合适的衣服暂时借那个“怪模怪样的人”穿穿。

    漆泽看到钟明送过来的衣服时,眉头皱得飞起,总觉得哪哪都不对劲,又哪哪都没毛病,至少周围的人类都是这么穿的。

    当漆泽穿好衣服走出来,徐令颜再次被惊呆了,老实说钟明的衣服他穿着有点太小了,裤脚高高的挂在腿上,但却并不违和,且还莫名透着股时尚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