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苦情海棠珺YS楚 > 第六章 给你讲个故事
    漆泽有些疑惑,直白的问道:“我看起来很成熟,所以你就要把自己打扮得很成熟?”

    徐令颜有些意外,漆泽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居然一次性说那么多话,她托着腮帮子点头愉快道:“嗯哪。”

    “为什么?”漆泽问。

    “啊?什么为什么?”她很快反应过来道,“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就是喜欢……喜欢模仿嘛!”

    “模仿?”漆泽琢磨着这两个字忽然把手伸向徐令颜后脑勺扎成一团的头发,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巧劲,只是一下那根脆弱的扎头绳就断了,徐令颜乌黑的长发瞬间散乱开来,蓬乱的垂在肩上。

    “你干什么?”徐令颜愣住了。

    “转过去。”漆泽道。

    “啊?”徐令颜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的转过身去了。

    漆泽又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根木质发簪,手法娴熟的把徐令颜的头发绾起,用发簪固定在后脑勺处,继而颇为认真道:“你不是要模仿我吗?这样才像。”

    徐令颜摸了摸后脑勺的发髻,一种奇怪的思绪涌上心头,有点不好意思,漆泽这个大帅比居然给我绾头发了。

    心跳莫名加速,这个感觉好奇妙。

    在超能力没有消失之前,徐令颜真的是好学生,她从来不谈恋爱,十八年来就没有对哪个同龄男生有过这种感觉,但今天有了,这是……是喜欢吗?是……情窦初开吗?我不会是喜欢这个大帅比……

    徐令颜脑子里不害臊的一顿胡思乱想,想入非非,渐渐的脸颊飞起两抹绯红。

    她从来都是个直肠子的棒槌,没有恋爱的经验,所以就连乱想都那么直白。

    “喂。”看她忽然不说话了,漆泽皱眉道,“不喜欢?”

    徐令颜吓了一跳,还以为他听到了自己的心声,然后问她是不是不喜欢自己,她赶忙道:“喜……喜欢啊!但可能不是那种喜欢。”

    “……”漆泽露出疑惑的表情,“不喜欢就拿掉,我是说你的发髻。”

    徐令颜愣了两秒才明白他指的是给自己绾的发髻,忙护住那根发簪道:“喜欢,超级喜欢,漆泽你也太厉害了,居然会绾发。”

    “嗯。”漆泽淡淡的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他也没有看书,就这么安静的坐着。

    徐令颜可不想忽然没话说,漆泽今天反常的说了那么多话,她得鼓励他继续说更多的话,于是没话找话问道:“你身上怎么有那么多发簪啊!现在这年头好像都没人会用这玩意呢!”

    “嗯。”不料这个梗没能打开漆泽的话匣子,他只淡淡嗯一声又不说话了。

    徐令颜不放弃,再接再厉道:“你几岁了啊?”

    “八万九千一百一十八岁。”漆泽脸上毫无波澜道。

    “……”这人就是爱说冷笑话,徐令颜牙疼道,“好好说。”

    漆泽看向她,少见的勾了勾唇道:“十八岁。”

    “哦,是吗?”徐令颜半信半疑,倒不是觉得漆泽老,只是从他周身散发出的那冷峻的气质来看,他至少不低于二十岁。

    不过人嘛总是习惯把自己往小了说,不奇怪一点不奇怪,徐令颜笑呵呵道:“我也是十八呢!还有钟明,他也十八。”

    半晌后,漆泽忽然道:“我得走了。”

    “你记忆恢复了?你要回家了吗?”徐令颜连忙问道,只是听说他要走,心中就泛起丝丝密密的不舍。

    “嗯,都想起来了,但不是回家。”漆泽道。

    “不回家的话你可以继续住在钟明家,他人很好的。”徐令颜试图挽留。

    “不用了,我还有其他事要做。”

    “你还要做什么事啊?”

    “你不需要知道。”

    “……”

    徐令颜托着下巴把脑袋撇向一边,开始郁闷的胡思乱想,刚才雀跃的小心思这会儿全都消停了。

    脑子里都是这段时间和漆泽相处的画面。

    她想……

    漆泽可能是某个有权有势的家族里的少爷,因各种各样的原因而离开家族,也许是车祸,也许是从山上摔下来,他失忆了,然后遇到自己,而现在他记忆恢复了,不知道他要去做什么事,反正做完他就要回自己的家族了吧!那么他回到家族后要干什么呢?

    哦,要去结婚,像他这种豪门世家少爷,肯定是逃不了被逼婚的下场,他这些年一定过得很不开心,小小年纪就要在家人的逼迫下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完成自己做不到的任务,难怪他整天板着一张苦瓜脸,唉,他太难了,豪门少爷不好当……

    徐令颜神奇的大脑一发不可收拾的脑补出了漆泽神秘的背景,脑补到一半,徐令颜忽然笑出声,她觉得自己真该去写小说。

    漆泽被她的笑声打乱了思绪,偏头看她:“笑什么?”

    徐令颜趁热打铁道:“跟我说说你家里的情况呗!”

    “没什么好说的。”漆泽道。

    果然,徐令颜撇了撇嘴,连家都没什么好说的,看来他一定对他的家人失望透顶了。

    漆泽盯着地板喃喃道:“说了你也不会信。”

    徐令颜耳力极好,一下就全都听到了,她雀跃道:“我信,我信,我这个人最喜欢相信别人了,你快说,也许我能为你排忧解难也不一定哦!”

    漆泽眼睛微眯,道:“天机不可泄露。”

    “……”啥人嘛!

    徐令颜的情绪肉眼可见的低落下去,漆泽看着好笑,戳了她胳膊道:“我给你讲一个故事。”

    徐令颜以为他开窍了,打算通过一个故事曲折的讲述他那不为人知又悲戚冷情的豪门人生,于是再次兴奋起来:“好呀好呀!你快说,我听着。”

    于是漆泽就开始讲了。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条岭,岭上开满了海棠花,有一株小小的秋海棠自千千万万朵海棠花中脱颖而出,很快修炼出人形。但她的妖生并不止步于此,她很有天赋,又勤于修炼,日日夜夜吸收天地灵山草木之精华,终于有一天妖力大增,一举打败灵山妖王,成了新一代妖王。”

    “但那海棠花妖是个有野心的,她不甘心只做灵山妖王,她还想成仙,有一天,应龙下界除妖刚好路过那座灵山,见她身姿曼妙却整日戴着面纱,便心生好奇存心逗她一逗,于是应龙告诉她……”

    漆泽讲到这儿就停了。

    徐令颜有些傻眼的看着他,故事有点意思,但是好像根本与漆泽的身世无关,只是他怎么忽然讲这么不着边际的故事呢?徐令颜纳闷的笑了笑问:“应龙告诉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