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苦情海棠珺YS楚 > 第七章 一个愿望
    漆泽看向窗外,目光淡淡,眼神飘渺,瞳孔不聚焦,他好像在回忆着什么。

    “应龙告诉她,想要成仙就去人间历劫,待回归之日便是成仙之时,那海棠花妖居然相信了。”漆泽说着嘴角忽然扯出一抹笑,笑意未达眼底,只在皮肉上。

    他似乎有些惆怅。

    徐令颜听得不是很入迷,但为了让漆泽说更多话,她装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模样问道:“后来呢?那个花妖真的成仙了吗?”

    “后来……”漆泽凉凉道,“我也不知道。”

    “呃,我丢,这也叫故事?”徐令颜有些鄙视的看着他,搞不懂一个只有半截的小故事有什么好讲的,偏偏漆泽还讲得那么专注,仿佛是他亲身经历过似的。

    “我在你朋友家叨扰了那么久,是不是应该谢谢他?”漆泽转着手上的书,露出一脸酷霸狂拽的模样看着徐令颜。

    徐令颜有些纳闷,她怀疑漆泽一定是没有组织好语言,他或许是想说“我难道要谢谢他吗?”

    你难道不该谢谢他吗?这话要随便换个人讲出来徐令颜一准踹他两脚,但从漆泽嘴里讲出来,她虽然纳闷却也释怀了。

    虽然但是……就很自然。

    有些人天生不会说谢谢,却天生不会令人讨厌,比如漆泽这样的,如果他某天突然转性对徐令颜或者什么人说谢谢,对不起,不好意思,打扰了……那一定不正常。

    “害,随便你,谢不谢都无所谓了,不要见外嘛!”徐令颜嘴角抽搐着道,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还没踏入社会就已经变得虚伪。

    打从她把漆泽带到钟明家,漆泽就从来没有见外过,一切都那么理所当然,自然得仿佛他是被钟明父母送到远方亲戚家寄养的钟明的亲哥哥。

    然而这次漆泽终于有觉悟了,只见他漫不经心道:“谢还是要谢的,但如何答谢好呢?容我再想想。”

    “哎呀!不用麻烦不用麻烦。”徐令颜满脸堆笑的摆摆手,她怎么能让这种级别的大帅比为如何答谢而费脑子呢!

    “嗯,这样吧!”漆泽看向她,“我可以帮你们实现一个愿望,说说看,你有什么愿望?”

    徐令颜皱了皱眉,漆泽的间歇性妄想症似乎又发作了,他老觉得自己是上帝,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平时就爱说些奇奇怪怪的话,但在自己露出疑惑表情时他又开始变得正常起来。

    徐令颜失笑:“你以为你是阿拉丁的神灯啊,别闹。”

    阿拉丁是谁?漆泽也皱了皱眉,他知道徐令颜不相信,但不管她如何怀疑,他承诺要为她实现一个愿望就一定要做到。

    漆泽换了一种委婉的问法:“好,不闹了,所以你到底有什么愿望?”

    愿望这种东西真的非常奢侈,人不可能只有一个愿望,而且一定要说出来那可以说上三天三夜,徐令颜仔细想了想后,在“想要恢复超能力”“想要时光倒流重新高考”“想要吃遍天下美食”和“想要你别走留下来”这四个愿望之间徘徊了许久,最后道:“其实我好像并没什么愿望。”

    “那你回去再想想,明天给我答复,也许我真的可以帮你实现。”漆泽淡淡道。

    徐令颜前脚刚走,钟明后脚就回来了,手里拎着一大包零食,满头大汗的推门而入。

    “我去了趟超市。”钟明边走边说,“你看看有没有你爱吃的。”

    漆泽不答话。

    钟明习以为常,放下零食去浴室冲凉。

    出来后发现漆泽还坐在花坛楼梯台阶上,有那么一瞬间钟明怀疑他可能患有抑郁症,毕竟他出门打球的时候漆泽就坐在台阶上了,没想到等自己回来了他还坐在台阶上,就很奇怪。

    “那个,令颜今天没来吗?”钟明没话找话的问。

    “来了。”

    “哦,什么时候?”

    “刚才。”

    “那……”

    “走了。”

    “哦,什么时候。”

    “也是刚才。”

    “……”

    忽然发现他们两人的对话好傻逼。

    钟明单刀直入道:“你要不要出去走走,总是窝在一个地方,不利于身心健康。”

    “无妨。”漆泽道,“我明天要走了,临走前可以帮你实现一个愿望,告诉我你的愿望。”

    钟明:“……”

    他可能不止抑郁,还有点神经失常,要不明天陪他去医院看看吧!

    钟明果然和徐令颜一样不相信他有帮人实现愿望的能力,故啥也没说,只是叮嘱他早点睡。

    入夜,漆泽躺在床上,听着外面呼啸而过的风声。

    今夜的风特别大,明明是六七月份的炎炎夏季,大风却刮得仿佛二三月份,异常狂躁。

    漆泽睡的这间卧室没关窗子,大风刮过窗扉传出的声音显得异常尖锐,其中有两道声音不对。

    漆泽缓缓睁开眼睛,只见一道金光自黑暗中亮起,再看时床上已经没有漆泽的身影了。

    城市高耸的楼顶上,漆泽双手插兜冷冷的注视着钟明家的窗台上,那两个试图从窗外翻进去的人或者别的什么东西。

    此刻如果徐令颜也在这里的话,她会发现这两个黑漆漆的东西就是那天在林子里对漆泽穷追不舍的那两人。

    那时漆泽受了很严重的伤,身上没有一丝灵力可调动,弱小得像个最普通的凡人。只是此刻不同了,楼顶上站着的漆泽看着他们,眼神逐渐变冷。

    “人呢?不在!”

    “他的气息明明在这里出现过,怎么忽然又不见了?”

    “另一间卧室里还有个人,提起来问问?”

    “只是个普通人,别动他。”

    “就问一下,不做别的。”

    “啧,提过来吧!”

    其中一个黑衣人朝钟明的卧室走去,这时黑暗的虚空中忽然出现一只手,一把掐住黑衣人的脖子,旋即又一个拳头重重的砸在他腹部,“嘭”的一声,黑衣人被拳头从卧室内砸到窗外,然后笔直的从窗口掉下去,这里是小区第十六层楼,从这里掉下去的结果只有一个,变成一堆马赛克。

    “睚!”

    另一个黑衣人见状,不假思索的甩出一道绿色光芒,那光芒像条细软的绳子顷刻间缠住掉落的黑衣人,然后猛的一提,两人稳稳的站回窗台上。

    他们抬头看楼顶上的人,顿时,脸色煞白。

    中计了!两人心中一凉。

    漆泽想要隐藏气息还不简单吗?只是他们在找漆泽,而漆泽也刚好想找他们,所以故意释放气息引他们过来。

    “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谁允许你们擅闯普通人私宅?”漆泽淡漠的扫了二人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