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苦情海棠珺YS楚 > 第九章 有妖
    “工作还顺利吧?”漆泽忽然抬手拍了拍睚的肩膀,仿佛一个关爱员工的老领导。

    睚的小心脏差点承受不住,他眼珠子乱转惶恐至极,半天才结结巴巴道:“顺……顺利的……吧!呃,其实也不……不太顺利。”

    “嗯?”漆泽摆出长谈的架势,“怎么说?”

    瞑见睚连舌头都捋不直了,便代他道:“上神,异人世世代代捉妖为人界的安宁与和平做出了不懈的努力,但是妖却越来越多,尤其是近几年,妖的猖狂令人发指,单是旌海市的某个片区七天内竟发生了三起猫妖吃人案。”

    “对对对,领导……哦不,上神,您是不知道我们现在的工作有多难展开。”睚道,“现在世界各地异人侦查局都在一边扩建一边招人,妖的数量不仅变多了,其妖力也变强了,许多任务都要高阶异人才能完成。”

    漆泽听得蹙起眉头,造成如今这种局面的罪魁祸首是当年突然离开的妖王,但要深究起来则应该是他自己。

    如果他当年不戏耍那只海棠花妖,骗她去人界历劫的话,人界就不会出现那么多妖。

    可是谁能想到那海棠花妖堂堂妖王竟如此这般的天真,连那种鬼话都信,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当上妖王的。

    唉,真愁了神了,漆泽抚了抚额道:“行,就这样,你们回去吧!不要跟你们副队说见到了我,就说你们没能抓到蛇妖,他又逃了。”

    不能让周格知道仙界太子来了,那样会打草惊蛇,周格指派给他二人的这个任务,很有可能不是他本意,有人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在背后操控他。

    这事没那么简单,他得亲自去处理。

    如今世界各地异人侦查局正是用人之际,就算跟领导说任务失败也不会有太大处罚。

    “……”睚还有些愣神,“就这样?”

    就这样放了我们吗?看不出来这个上神还挺好说话。

    “不然呢?”漆泽睨着他们,“难道要等我请你们吃饭?”

    “不不不。”两人识趣的赶紧开溜。

    “等一下。”漆泽忽然道。

    开溜的脚步声戛然而止,瞑转头小声问:“上神还有什么吩咐?”

    漆泽指了指他们身上的衣服:“出任务而已,为什么要穿成这样?”

    此时的睚和瞑皆身着紧身黑衣,面戴黑色口罩,头戴黑色包头帽,隐在黑夜里只露出两只圆溜溜的眼睛,他们以这样的款式出现在普通人住宅里,怎么看都不像好人,像个资深专业的入室盗窃团伙。

    睚忽然变得难为情,这说起来还有些尴尬,但又不得不说,他道:“一般遇到这种要在深夜去普通人家里的任务,我们都会穿得隐秘一点,怕……怕被同行看见误会,然后第二天内网公示栏上就会出现我们的名字。”

    在内网上看到自己的名字,一般都是被通报批评了,而通报批评是要被扣钱的,如果有误会是可以说清的,但得跑程序,虽然但是,就很麻烦,你们懂的。

    “可我刚才还听见你说要把那个普通人提起来问问?”漆泽眯着眼睛看睚。

    睚被看得脊背发凉毛骨悚然,他确实说过那样的话,还差点采取了行动。

    睚后悔不迭道:“上神,我错了。”

    “下不为例。”漆泽果然好说话,“走吧!”

    二人抬脚就溜,这地儿不能呆太久,会血压升高的。

    异人现在的发展已经非常系统化了,异人侦查局和普通人公安刑侦队职责差不多,算是同行,只是内涵大不一样。

    通常一些奇案、怪案,无从查起的血案都会被移交到异人侦查局,结案后档案也不必移交两院,而是直接送往异人侦查天眼总调处,天眼总调处位于北京,是国内各地所有异人的总部。

    待那两人走后,漆泽双手插兜站在窗台上吹风。

    忽然,远处闪过一抹暗红色光芒,在黑色的夜空下也显得那么耀目。

    好浓重的妖气!

    有妖!

    漆泽皱起眉头,那妖气与暗红光芒一闪而逝,似乎又是一只道行不浅的妖。

    漆泽回头看了一眼钟明家卧室,然后化作一道金光朝着妖气出没的地方追去了。

    次日,晨光自窗外洒进来,落在拉到一半的窗帘上,折射出温暖柔和的光。

    对面的那间卧室很安静,虽然往常也是一样的安静,但偶尔也会有桌椅响动和书页翻动的声音,漆泽平时都不怎么睡觉的,起床也特别早,这个时候他应该搬个小板凳开着门坐在外面晒太阳才对。

    钟明来到客厅,发现门依旧是锁着的,漆泽还没醒?

    怀着疑惑的心情钟明推开漆泽的卧室,然后愣住了。

    卧室里没人,被子难得被叠得整整齐齐。

    什么情况!钟明环视一圈确定没人,走了吗?什么时候走的,也不说一声。

    不对,钟明想起什么,人走出去了门怎么可能从里面反锁着呢?

    不会是跳楼了吧!钟明被自己吓出一头冷汗,他昨天就觉得漆泽这个人可能患有抑郁症,所以……

    钟明赶忙伸出脑袋往下看,十六层楼的距离的确很高,但他不近视勉强能看清楼底的情况。

    楼底很干净,没有碎尸也没有血迹,那么漆泽应该没有跳楼。

    所以漆泽只可能是在他家卧室里消失的。

    这个猜测显然比漆泽跳楼了更让人脊背发凉,回想起他模糊不清的来历和这些天的行为,钟明越发觉得诡异非常。

    现在不是研究漆泽如何消失的时候,他掏出手机给徐令颜打了个电话。

    而此刻的徐令颜也刚好在来钟明家的路上,漆泽说要帮她实现一个愿望,让她回去好好想想第二天告诉他。

    徐令颜回去后,果然好一番思索,辗转反侧,彻夜难眠,成功实现了她人生中的首次失眠。

    毕竟人的愿望实在太多了,一个怎么够?但人又不能太贪心,所以徐令颜最后确定了她的愿望就是没有愿望,但她希望漆泽可以留下,就算要走也别忘了她。

    “喂,令颜,出事儿了。”电话里传来钟明略显焦急的声音。

    “怎么了?”徐令颜淡淡的问,一脸“不要慌”的神情。

    “漆泽不见了。”

    “啥?等会,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就是消失了。”

    “噗!”徐令颜忽然爆发出无情的嘲笑声,“你现在连开玩笑都那么敷衍了吗?”

    钟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