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苦情海棠珺YS楚 > 第十章 白眼狼
    五分钟后徐令颜赶到钟明家,然后确认了钟明的确没有开玩笑后她整个人都木了。

    不是吧不是吧漆泽居然走了?

    大骗子还说要帮我实现愿望的。

    徐令颜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滋味,她有些颓然的坐在沙发上,脸色难看得像去催债的人反被欠债的人侮辱了。

    “令颜,你没事吧!”钟明看她小脸煞白煞白的有些心疼,忙给她倒了杯热水。

    徐令颜接过杯子喃喃道:“这个白眼狼,要走也不说一声。”

    其实他昨天说过了,只是徐令颜没放在心上,她主要是没想到漆泽会走那么快,他真是个行动派,说走就走。

    徐令颜郁闷的准备灌下一大口水,却被钟明拦住了。

    “干嘛?”徐令颜瞪他,你敢不让我喝水?

    “热水不能直接喝,你知道为什么吗?”钟明严肃道。

    看他这么严肃,徐令颜也上心了几分,露出同款严肃表情问:“为什么?”

    “因为……烫。”

    “……”

    然后钟明就被徐令颜突如其来的拳头揍趴在沙发上。

    两分钟后。

    “好了,别闹别闹,我错了,我有毛病啊没氛围我开什么玩笑呢?你说是吧!”钟明双手交叉护在胸前作求饶状。

    一番打闹后,徐令颜的心情也好多了,她叹了口气后以一副看破红尘的口吻道:“走了就走了吧!心里有你的人不用留也不会走,心里没你的人想要留也留不住。”

    “还是你靠谱。”徐令颜瘪了瘪嘴看向钟明。

    话语看着潇洒,仔细一听竟有几分伤情,钟明心里也非常不是滋味儿,他低估了徐令颜对漆泽单方面的感情,想不到那家伙居然让徐令颜如此在乎,真让人不爽啊!

    钟明忽然反手一把将徐令颜搂到怀里,他真的有一点点生气了,徐令颜该不会是喜欢那家伙吧!那可不行,他们认识才多久,而他钟明陪着徐令颜整整十八年,两人尚在襁褓中的时候,两家父母就经常抱着孩子去对方家串门儿。

    两人开始学走路的时候坐的学步车都是同一张,戴过对方的口水兜,抢过对方的玩具和零食,他们一起长大,从幼儿园到高中,那么多回忆那么多感情,岂是认识一个月不到的漆泽可比的?

    徐令颜被抱个满怀,她似乎能感受到钟明的情绪,便没有推开他,对他的拥抱没有丝毫抗拒,要知道这之前像这样的拥抱有过无数次。

    他们原本就是这么亲密无间的。

    “钟明。”徐令颜叫道。

    “嗯?”

    “你不要误会啊!我对那家伙没什么别的心思,他又冷漠又没礼貌,我才不会喜欢他呢!”徐令颜道。

    “嗯,我知道。”钟明眼神黯淡了几分,徐令颜会说出这样的话,不喜欢才怪,只是她这么说终究还是为了安慰他,可见她心里也是在乎他的。

    怕他不相信似的,徐令颜抬头看着他道:“这个世上除了我爸我妈还有我那个傻弟弟,你就是我最重要的人了。”

    “怎么忽然说这些,跟表白似的。”钟明无可奈何的笑了,然后将她抱得更紧了。

    有这些,就够了,他默默的想。

    两人距离太近了,钟明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脸有些出神,尽管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可是徐令颜这张脸仍会在每次见面的时候令他怦然心动。

    他小心翼翼的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见她没有抗拒,本来还想继续往下的,他一直很想真正吻她一次,但是他忍住了。

    喜欢就是放肆,爱却是克制。

    他会一直等,等有一天徐令颜会接纳他爱上他,哪怕一点点也可以。

    “令颜。”钟明叫她。

    “嗯?”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钟明道,“漆泽是怎么离开的?我家的门从里面锁了,早上我也没听到任何动静。”

    徐令颜起初也是一愣,但很快就明白了,虽然她仍然不清楚漆泽到底有什么样的身世,但这个世界的无奇不有她也不是没领教过。

    “应该不是普通人类吧!”徐令颜道,“你忘了我以前也是有过超能力的吗?”

    徐令颜以前有超能力他是知道的并且对此深信不疑,因为徐令颜曾当着他的面表演过隔空取物。

    那还是小学四年级时候的事儿了,当徐令颜第一次告诉钟明她有超能力的时候,钟明的反应是这个秘密不能让别人知道。

    为防止徐令颜在每个小伙伴面前表演一遍隔空取物,他便展开了各种各样丰富的后果假设以此来告诫徐令颜何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徐令颜果然被恐吓住了。

    自那起,她有超能力的事儿除了徐父、父母、弟弟和钟明之外再无外人知晓,当然前三者至今不相信,一度觉得她有妄想症,需要治治脑子。

    不得不说钟明还是很有觉悟的,假如徐令颜傻乎乎的把这事告诉身边的每一个人,那她会被同龄人当作异类孤立起来,还可能在某次回家的路上被有心人绑了拖走关进小黑屋里做研究……嗯,反正当初钟明就是这样恐吓她的。

    “所以他可能跟你一样,只是他的超能力没有消失?”钟明道。

    所以漆泽可能会穿墙术,难怪不用开门就可以出去。

    “也许吧!”徐令颜心趣缺缺道。

    她面上装得毫不感兴趣,一点不好奇,其实心思早就跑到九霄云外去了,想起那天在树林子里险些与他们碰面的那两个人,徐令颜清楚漆泽绝不仅仅是有超能力那么简单。

    但不管他有什么样的身份,都与她无关了,可能往后都不会再见到了,生活还是要继续,只是又回归了最初的平静。

    “令颜,明天我们去美术馆吧!”钟明忽然说道。

    “去干嘛?”徐令颜嘴角一扬,笑道,“你又没有艺术天赋,看得懂吗你?”

    钟明失笑道:“我也不是很想去,是我爸妈回来了,他们明天要去五华美术馆参加马大师的山水画个人展,他们让我过去开开眼界。”

    马大师是当代书画界的大拿,尤擅国风大作,曾代表中国前往欧美等多个国家参加比赛,获奖无数。

    马大师为人和善没有一点大师架子,是钟明母亲的偶像之一。

    钟明的母亲也是画家,父亲是玩音乐的,两人都是艺术家,两人结婚快二十年了却依旧相亲相爱蜜里调油,常常十天半个月的把儿子丢在家里,然后夫妻二人约着出去旅游寻找创作灵感,或者参加各种展览各种活动各种演唱会,把日子过得像童话故事一样,羡煞旁人。

    他们一家人的生活状态真真应了那句话,父母是真爱,孩子是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