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苦情海棠珺YS楚 > 第十四章 绑票
    四目相对,钟明顿时尴尬得想要撞墙,这可怎么办?这要怎么解释?

    “令颜,那个……其实我是刚走过来的,看到你在忙就……就没有叨扰你。”钟明慌乱道。

    徐泰觑着眼色看两人,不明白钟明哥哥为什么忽然这么害怕姐姐,难道是妆化的太难看了?

    好在徐令颜不拘小节,她直接冲钟明招手:“过来帮我画眼线。”

    钟明老实的走过来,提起眼线笔看着徐令颜那张脸又愣住了。

    她真的好美,虽然不会化妆,但她脸上的妆容却也看不出哪里有多大误差。

    “令颜,怎么忽然化起妆来了?你以前也不这样的。”钟明问,他是真不会画眼线,怕一不小心把徐令颜的小脸给糟蹋了。

    “今天去的可是马大师的个人展,要慎重,我总觉得今天有好事要发生,所以就随便画一下啦!”徐令颜开心道。

    钟明帮徐令颜磕磕跘跘的画好眼线后,两人终于出发了。

    一路上,徐令颜很自然的搂着钟明的腰,两人都戴着安全帽,一蓝一粉两个安全帽随着道路的拐弯颠簸而时不时的碰在一起,钟明整颗心都荡漾起来了。

    开心啊!真的很开心,幸福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

    “钟明。”

    “嗯,怎么了?”

    “刚才阿泰叫谁姐夫?”

    钟明眼皮一跳当即来了个飘移,险些把两人飘出马路牙子,徐令颜惊呼道:“你丫的小心点,这样很容易把人送走的,信不信我晚上把你炖汤喝?”

    “对不起对不起,吓到你了吗?我会小心的。”钟明立即拿出一百二十分专注力稳稳当当的继续往前骑。

    不料徐令颜再次问道:“他叫谁姐夫呢?”

    钟明这次有心理准备,愣了半晌道:“可……可能是叫我吧!”

    说完有些紧张的等待徐令颜接下来的话。

    不料徐令颜却噗嗤一笑,不轻不重的在他腰上掐了一把肉道:“美的你。”

    钟明也不自觉笑了起来。

    再通过三个红绿灯他们就能够到达五华美术馆了,算下时间,只要前面不是特别拥挤的话,他们完全可以赶上开展时间,现在是上午十点,非上班高峰期,按理说前面是不可能堵车的。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就在他们通过第一个红绿灯的时候,一辆失控的大众忽然调头,撞上另外一辆雷克萨斯。

    公路上行驶中的车子就像多米诺骨牌,一个很小的初始能量就可能引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雷克萨斯被撞的有些狠,车头完全凹陷下去,司机当场死亡,他们身后的各色小汽车、大货车全都被迫停下,有一些被迫连环追尾,场面十分混乱。

    钟明也停下来,众人拉长了脖子看前方发生的交通事故。

    而这时,大众车车主忽然推开车门,手臂里搂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女人,看得出来她不是被车撞晕的,她肚子上有个对穿的骷髅洞,粘稠的黑血从骷髅里流出来,非常恶心。

    “心儿,我们走。”搂着昏迷女人的大众车主也是个女人,黑唇黑指甲,打扮怪异,她看着怀里的女人道。

    “搞什么,肇事车主想跑!”围观群众反应过来大喊道。

    “快拦住她,妈的,撞死人了还敢跑!”有人喊道。

    被事故拦住去路的各位车主都非常恼火,尤其是当发现肇事司机居然撞死了人还如此一脸平静的开溜,众人的怒火当即升到一个制高点,做人怎么可以这么缺德?

    “拦我?就凭你们?”黑唇女子面笼寒霜,瞳孔里溢出暗红色的光芒。

    钟明眼力极好,一眼就看到她那不对劲的瞳孔,他惊愕道:“那个人!”

    “怎么,是不是觉得她很怪?”徐令颜也看出了不对劲,首先两辆车子撞的那么狠,为什么只有雷克萨斯车主出了事儿而她却毫发无损;其次就是最明显的了,她搂着的那个昏迷女人肚子上的骷髅太吓人了,里面除了黑血居然没有其他内容,她像内脏被掏空了似的。

    “嗯,确实很怪。”钟明道。

    就在这时,远处驶来一排红旗H7,清一色的靛青色,共四辆,每量标配二人。

    来人迅速下车,冲黑唇女人道:“站住,你们逃不了!”

    八人身穿银灰色制服,他们都是异人侦查局的工作人员,个个身高腿长、训练有素,为首那人五官尤其冷硬,像个铁血军官。

    “哼!”黑唇女人忽然屈起五指,那黑色指甲竟在一瞬间变长,她一爪子挠过去,意图拦她的车主们立即被掀飞出去,五道狰狞的抓痕出现在他们脸上肩膀上,撕下好大一片血肉,众人血流如注。

    浓郁的血腥味漂浮在空气中,黑唇女人将怀里的人打横抱起,纵身一跃踩着车顶逃也似的的跑了。

    她弹跳力特别强,强到变态的地步,即便抱着一个人她跑的依旧飞快只留下一道残影。

    “天呐,那是什么鬼东西?”

    “她是外星人吧!”

    “卧槽,这也太可怕了。”

    现场众人全部愣住了,这一幕就像电影,他将被迅速烙印在围观群众们的记忆里。

    然而即便她跑的再快,也在下一刻被突如其来的拳头捶翻在地,正是刚才那个为首的硬汉。

    黑唇女人摔倒,怀里的女人从她手臂里滑脱出去,被穿制服的硬汉捏着脖子从地上提起来。

    “放开她!”黑唇女人嘶吼道。

    “乖乖束手就擒吧!”硬汉没理她,直接把手里的人扔到赶过来的同事手里像扔块垃圾一样,然后冷冷道,“带走。”

    两个怪异的女人被拖着往这边走来,徐令颜盯着那两个女人看,心里想着她们到底是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黑唇女人忽然反盯上徐令颜,下一刻毫无预兆的扑向她,双方隔的本就不远,这一扑徐令颜直接被她钳制在手心里。

    “令颜!”钟明快疯了,血液迅速自四肢冲向脑子,他脑袋嗡嗡作响,像失去思考能力的困兽从摩托车上拿了把水果刀就朝黑唇女人走去。

    黑唇女人不屑的勾起一边唇角,甩出一道暗红色光芒打在钟明身上,一口血沫从钟明嘴里喷涌而出,他顿时像失去所有重力,整个人朝后方飞了出去。

    穿银灰色制服的人见状一把拽住钟明,把他放回地面的时候钟明已经昏迷了。

    “别过来,不然我杀了她。”黑唇女人长长的黑色指甲卡在徐令颜白皙的脖子上,徐令颜混乱的脑子在钟明昏迷之后逐渐理清了思绪然后变得平静。

    她这是被绑票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是自己,可能是太倒霉,可能只是个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