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苦情海棠免费阅读 > 第五章 不一样的人界
    看着徐令颜那花痴的表情,钟明恨不得把漆泽身上的衣服扒下来,他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拿这套给他穿,早知道就拿最丑的。

    “喂,哥们,你一男的留这么长的头发干嘛?”钟明看着漆泽延伸到腰际那一头浓密青丝有些牙疼道。

    漆泽的五官原本是比较硬朗和立体的,却被那头长发衬托出了些许柔和,而这种柔和钟明身上也有,是以钟明很介意别人和他拥有同款柔和气质。

    漆泽不理他,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根簪子,刷刷刷几下把打散的头发固定在后脑勺上,这么一搞,他那独特的气质就更加超凡脱俗了,像个带着些许忧郁的艺术家。

    徐令颜咽了咽口水,有些激动的扯着钟明的衣袖道:“我说什么来着,这人只要稍微一捯饬,就能帅出天际。”

    钟明郁闷的嘀咕道:“帅什么,我怎么觉得他有点作?”

    徐令颜翻了个白眼道:“你这是偏见,偏见好比一座大山,你……”

    “行行行,他帅,他宇宙第一帅行了吧!”钟明心里堵得慌,“我去做饭了。”

    漆泽有些心不在焉的站在窗台边,并不参与两人的谈话,徐令颜走过去,发现他脸色白的像纸。

    “你怎么了?”

    “没什么。”

    徐令颜想起他衣服上的血还有那个人口中“可能死了吧!他受了那么重的伤。”

    “我都忘了,你身上有伤,我带你去医院吧!”她说着就动起手来了。

    徐令颜把他的袖子挽到胳膊上,却并没有看到意料中的伤,而这一举动反倒像个登徒子女流氓。

    “你伤在哪里了?”徐令颜问。

    漆泽愣愣的看着她,似乎对她的举动感动惊讶,他们不过萍水相逢,这女孩却愿意无条件收留他,而且似乎还很关心他。

    一股莫名的暖流从心中游过,这感觉还不错。

    “没有皮外伤,都愈合了。”漆泽道。

    皮外伤的确都愈合了,他的伤口自愈速度不是徐令颜此等凡人能想象的,只是内伤却还需要些时间,所以他才需要被人收留一段时间。

    “可你脸色那么苍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还好。”漆泽淡淡道,“你叫什么名字?”

    “……”听到这个问题徐令颜忽然想将之前所有的关心收回,这家伙太过分了,简直堪称没心没肺,他居然到现在还没记住自己的名字。

    “徐令颜,命令的令,颜色的颜。”徐令颜撅着嘴道,“记住了,救命恩人的名字,不要忘了哈。”

    救命恩人?漆泽挑了挑眉,似乎也勉强算得上。

    ……

    之后的几天,漆泽都住在钟明家,钟明也没像第一天那样对漆泽报着些若有似无的敌意,只是偶尔觉得无语,漆泽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怪人话少,又懒,什么都不做,给钟明一种他把漆泽包养了的错觉。

    偏偏漆泽对此完全无感,他并不觉得自己叨扰了人家,也不想自己白吃白喝白住人家那么久是不是该做点什么以示回报,最糟糕的是他就没想过要出去找份工作。

    但漆泽住他家也不完全是坏事,自漆泽住下后,徐令颜天天往他家跑,他和她相处的时间也逐渐变多了。

    又是个晴空万里的日子,钟明的高中同学约他去打篮球,打完篮球顺便聚个餐,毕竟等过了下个月他们就要各奔东西了。

    感情又分亲情、友情、爱情,这三者没有准确的排序,谁都可以排前面,又谁都可以排后面,关键只在于不同的人和不同的时间段。

    钟明不做任何思考就答应了,毕竟高中三年的兄弟情是相当宝贵的。

    “要不你跟我去见见我同学呗,打打球运动运动别总窝在家里。”钟明冲坐在楼梯台阶上看书的漆泽道。

    “不去。”漆泽淡淡道,头都没抬一下。

    “……”这人真是绝了,钟明耸耸肩道,“行,那你就宅着吧!”

    漆泽在看一本囊括了上下五千年事迹的历史书,眉心处微微皱起。

    人类的发展比他想象的要快,而天庭似乎几百万年了还是一成不变,他记得上次下界除妖的时候,人间哪有这样的盛况?彼时的人间处处战火纷飞,饿殍遍野,少见有身着锦衣华服之人。

    心里不知什么滋味儿,漆泽忽然有些恶趣味的把六界按照上进指数高低在心中排了个序,排来排去他总是把人界排在了第二,这些聪明的人类虽然脆弱,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不会操控元炁,不会修炼,但却聪明勤劳能干,努力积极上进,力争上游,一代一代的把人间点缀的那么美好。

    难怪近年来老感觉天庭下方的云雾五颜六色的,竟是被人界夜晚的霓虹灯照亮的。

    这么想着漆泽开始琢磨,等他什么时候回去,一定要带几个人类发明的霓虹灯,那玩意儿还有点漂亮。

    漆泽放飞着思绪,却见不远处的门缝一点点开了,他眯眼看过去,带着些许警惕,他的内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灵力也在一点点回升。

    现在的他没有钱可以变,没有身份证也可以变,没有手机还可以变,早就不需要呆在钟明家了,只是不知为什么他想自己如果现在走了,往后可能很难见到徐令颜那个小女孩了。

    他这一次下界是有任务的,不能逗留太久。

    忽然门被一掌推开了,一颗不安分的小脑袋探了进来,正是徐令颜。

    她今天把头发贴着头皮一丝不苟的扎起来,还在后脑勺挽了个结,又化了个淡妆,像随时准备飞往各大城市和国家的空姐。

    “嘿!”徐令颜冲漆泽打了个招呼,嘴角不自觉的上翘,露出雪白的牙齿,“钟明那小子呢?”

    “出去打球了,你找他?”漆泽合上书朝她看过来。

    “不找。”徐令颜笑嘻嘻的坐到了他旁边。

    漆泽忽然存心想要逗一逗她:“不找他你来干什么?”

    “不找他我可以找你啊!”

    “找我做什么?”

    “玩啊!”

    “玩什么?”漆泽一脸严肃道,“我那么无聊。”

    “呃……”徐令颜愣住了,是啊!玩什么呢?漆泽那么无聊的一个人,好像也没什么好玩的,但就是想来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你今天怎么打扮得这么成熟?”漆泽忽然把手伸向徐令颜涂了口红的嘴角,却在靠近嘴角的时候停下了。

    徐令颜没来由的紧张,结巴道:“因……因为你也很……很成熟的样……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