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刀仔不说话,叶劲东就又倒了两杯威士忌递给丁耀祖和祥仔,最后自己也倒了一杯,这才继续对刀仔说道:“如果你想做一辈子古惑仔,没问题,我甚至可以把铜锣湾全部分给你和阿祖;可是你想要跟着我,成为人上人,成为真正的大亨,那么就乖乖听我话!”

    刀仔心里微微一动,看着叶劲东:“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准备接手靓坤的影视公司,以及其它正规业务,整合铜锣湾所有资源,准备慢慢洗白!”

    刀仔:“……?!”

    祥仔:“……?!”

    丁耀祖:“……?!”

    三人脑筋一时半会儿有些转不过来。

    叶劲东继续道:“至于你们---刀仔,你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跟着赌神高进学习赌技,以后我们很可能会在香港和澳门经营正规的赌场,到时候你可就是大名鼎鼎的赌场大亨;至于阿祖,我准备成立一家安保公司,以后你就这家公司的负责人,以后我们所收取的保护费,不再叫保护费,而是光明正大的‘安保咨询费’!”

    刀仔和丁耀祖两人都呆住了。

    叶劲东继续道:“记住,做一辈子古惑仔,到最后还是古惑仔!即使你再威,有再多条街,再多马仔,到最后还是会被人看不起!”

    “对于那些真正的大富豪,香港超级大亨来说,像我们这样的古惑仔就是最不入流的暴发户!甚至是帮他们处理脏事儿的夜壶!”

    “做人呢,一定要有理想,既然你们是我叶劲东生死与共的好兄弟,那么我就有义务拉你们一把,让你们未来和我一起吞下整个香港!”

    叶劲东这番发自肺腑的话,搞得刀仔和丁耀祖两人内心激动不已。

    原来东哥不是不管他们,也不是厚此薄彼,而是早已为他们规划好了未来更加远大的前程。

    吞下整个香港?

    这个理想也太伟大了。

    祥仔忍不住了,“那我呢,东哥,你为什么要分给我一条街?”

    叶劲东笑了,“那是在考验你,也是在磨炼你!我们四人当中就你胆子最小,做大事是要经历很多苦难的,没有承担一条街的勇气,又岂能担负更大的重任?!”

    祥仔:“……?!”

    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不好意思,我又拖大家后腿了。”

    “哈哈哈!”大家全都笑了起来。

    叶劲东又道:“刀仔,阿祖,你们也不要心里难受,虽然我没有具体分给你们地盘,但整个铜锣湾以后都由你们两人掌管,尤其最近我要去一趟澳门,铜锣湾的里里外外都需要你们二人来打理!”

    “东哥,有你这句话就OK!”

    “是啊,我和阿祖一定会把铜锣湾打理好的!”

    “呐,你们俩可千万不要讲大话!”叶劲东提醒刀仔和丁耀祖道,“铜锣湾有很多刺头的,尤其那些雀馆赌场,都是最搵钱的行业,那些大佬桀骜不驯,连靓坤都不一定能降服得住,你们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

    “放心啦,我和阿祖也不是纸糊的,凶起来我们也会咬人的!”

    “是啊,东哥你就放心吧,你尽管去澳门,铜锣湾交给我们就行!”

    叶劲东见刀仔和丁耀祖这样讲,也就放心了,于是再次举起威士忌酒杯道:“好了,别的也不多说---来,为我们的未来干杯!”

    “我们不要做暴发户!”

    “我们也不要做有钱人的夜壶!”

    “我们要站在人生的巅峰!”

    “干杯---!”

    叶劲东,刀仔,祥仔和丁耀祖四人一起碰杯,激情四射。

    ……

    就在四人笑着饮酒的时候,这时细细粒从外面走进来,很是谨慎地咳嗽了一声,然后对叶劲东说:“东哥,外面有人找!”

    叶劲东皱了皱眉头,问:“边个找我?!”

    细细粒:“她说她叫柳飘飘,带了一个男的过来给你认识!”

    叶劲东还没回答,刀仔已经笑道:“柳飘飘?是不是凤凌阁那个舞女,很靓妹的那个?!”

    “我也记得的,瓜子脸,大眼睛,还留着两条麻花辫子,看起来很清纯哦!”祥仔眨巴眼说。

    “那妞该不会是看上咱们东哥也吧?!”刀仔继续揶揄道。

    祥仔跟他一唱一和:“东哥长得这么靓仔,有女仔追那也是应该的!”

    只有丁耀祖什么也不说,只是在一旁看着叶劲东憨憨地笑。

    叶劲东怕这些家伙再胡说八道,忙赶他们离开。

    细细粒在旁边看得清楚,不知为何,心中竟然泛起一丝丝酸酸的味道。

    刚才那个叫柳飘飘的女孩她也看到了,长得当真好看,皮肤又白,条个又高,这样的女孩子最是深得那些江湖大佬喜欢。

    “叶劲东该不会真的喜欢这种女孩吧?”细细粒心中忍不住猜想。

    突然,她似乎发现了自己心思不对,忍不住啐自己一口,心道:“细细粒呀细细粒,你可是南哥的女人,那叶劲东喜不喜欢别人和你又有什么关系?你只需要记住以后一定要替南哥报仇就好!”

    心里虽然这样警告自己,可是细细粒内心深处那丝醋意却依旧酸酸的,让她很不舒服。

    ……

    酒吧外面---

    刀仔,祥仔和丁耀祖三人的数百小弟正在外面等候着老大出来。

    尤其刀仔的那二百来名小弟,更是桀骜不驯,一个个嘴里叼着烟,吊儿郎当地站在酒吧门口,时不时朝着路过的女仔吹口哨。

    当刀仔等人从酒吧出来的时候,这些小弟顾不得泡马子了,全部“呼啦”一声围了上去,纷纷问道:“刀仔哥,我们的地盘在哪儿?”“耀祖哥,我们分地盘没有?”

    看着这些马仔期待的目光,刀仔很是不爽地啪啪啪,朝着领头三个家伙的脑袋上削了一下,“几个意思?难道说东哥不给我们分地盘,你们就要造反?”

    “不是啊!”

    “我们哪敢呀!”

    “不敢就给老子闭嘴!”刀仔训斥道。

    果然,那帮马仔全都乖乖地闭上嘴巴。

    对于他们来说,刀仔现在在江湖就是仅次于叶劲东的存在,也是洪兴最能打的大佬之一,刀仔的威望和霸气也在与日俱增。

    丁耀祖和刀仔不一样,眼看那帮马仔被刀仔给训得像孙子一样,就笑着对大家讲:“东哥发话了,以后我和刀仔一起掌管铜锣湾!”

    “欧耶!”

    数百马仔全都欢呼起来。

    执掌铜锣湾?

    这可要比掌管几条街强多了!

    “刀哥,万岁!”

    “祖哥,万岁!”

    最后这帮人又一起振臂高呼:“东哥,万万岁!!!”

    呼声惊天动地,

    响彻整个铜锣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