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承宇飞奔着跑向喻文波的房间,敲门喊道:“开门啊,开门啊。”

    段德良过来打开了门,应该是刚洗了澡,穿着睡衣,头发有刚吹过的蓬松感,他打着哈欠说道:“怎么了?我们都要睡了。”

    “我找大头。”

    “在洗澡呢。”

    他又打了个哈欠,似乎有有些累了,用手拍打着嘴阿巴阿巴的回到床上,浴室的阿水大声说到:

    “你TM又给我取外号!”

    罗承宇拍着浴室的们,开心的喊到:“你看到鑫哥发的微博没?你偷吃我东西的事情传出去了,有没有感觉到人设崩塌?”

    浴室里面传来洒水的声音,不屑的声音传出来:“我?人设崩塌?我有什么人设,你不会以为我是偶像派吧?不会吧不会吧?”

    原来不是吗?

    继续拍门,阿水也拍了一下,发出啪的一声,然后喊道:

    “滚!”

    罗承宇感到无趣,回头对躺床上的小段打了个招呼便关上门回到自己的房间。他是真无聊,又不想待在房间里面所以才来找喻文波想聊会儿天。

    自己的房间不能待了,sofm在和自己的女朋友聊天,虽然说的是越南话但甜蜜都快溢出来了。

    俗话说得好……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罗承宇当初可是有女朋友的人,虽然感情不太深,但隔三差五还能约在一起聊一聊人生哲理,现在嘛……穿越一年多了,依旧是单身狗一枚。

    职业选手谈恋爱会影响属性,这一点系统当初就告诉过罗承宇。

    唉。

    至少今年先忍着吧,加点油先拿下一个S赛冠军再说,等以后身价起来了想怎么浪就怎么浪,难道还能让我一辈子不找老婆?

    和领队林涛说了一声,独自走出了酒店。

    华夏现代城市的夜晚是很迷人的,在国外很难看到在这样漆黑的夜里还有这么多的行人来来往往,夜市吵吵嚷嚷,商业街灯火通明。

    兜里揣着几万块钱逛街和几百块钱逛街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心情。

    买了一套三千多的衣服,穿出来的那套衣服就放在包装里带回去……虽然有钱但还不至于这么浪费,罗承宇的经济还没有到穿一套丢一套的程度。

    看到烟店,罗承宇脚步一顿,但很快离开了这个地方。

    自己好不容易穿越一会,年轻的身体还没有受到尼古丁的侵害,虽然心理上有些怀念,但也仅仅只是怀念而已。

    好不容易戒掉了,那就再也别碰。

    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了,林涛打电话催促了罗承宇两次,等罗承宇到酒店的时候他正在楼下的大厅抽烟。

    “这么晚才回来?”

    “走得远了些。”

    林涛看到罗承宇手里提着的东西,没说什么,把香烟丢在烟灰缸里面说道:“走吧,早一点休息,明天还是十一点比赛,但我们九点左右就要到场地。”

    “恩。”

    刷卡进房间,sofm还在玩手机。

    习惯了训练到深夜,不到凌晨还真有些难睡,如果在基地这个时候大家还在打排位呢,而且是刚打完训练赛刚刚开始打排位。

    “出去买衣服去了?一个人?”

    “是啊。”

    哼着歌把衣服脱下来丢在床上进浴室洗了个澡,十五分钟后神清气爽的走出浴室……托空调的福,让他在这寒冬腊月里面还能这么自如的冲澡。

    关灯回到床上,罗承宇也拿起手机,点开一个视频还没看完就睡着了。

    再醒来的时候,是sofm的定的闹钟响了起来,摸出手机一看,已经八点了。

    揉了揉眼睛起床穿衣服,罗承宇问道:“你定这么早的闹钟做什么?反正过会儿林涛就过来叫我们了。”

    sofm说到:“吃点东西,一会就不让你吃了。”

    “也是。”

    今天一共有两场比赛,早上十一点是ETG对RW侠队,以及下午四点半的JDG对阵BLG,之所以时间跨度这么久,是因为打的是BO5无法精确的控制时间。

    对局中肯定是没办法吃饭的,所以sofm才会定八点的闹钟,准备先起床吃点东西。

    房间们被敲响了,罗承宇看骚风也穿好了衣服,就过去打开门,门外站着的是林涛,在一看阿水他们也都起床了。

    看到罗承宇已经穿好了衣服,林涛说到:“你们也起来了吗?走吧,下楼吃点东西。”

    酒店提供免费的早餐,而且种类还蛮多,有各种粥,面,新鲜水果……随便拿,但不能带出餐厅,这一条规矩写在了墙壁上。

    九点十分,大家准时上了接送车。

    分析师,教练等人坐在后面交流情报,说着说着讨论起了现在的明星谁最漂亮,然后又讨论谁穿着旗袍最好看。

    要不是担心会被他们用怪异的眼光看着,罗承宇都想上去聊几句。

    阿水在车上补瞌睡,其他人听歌的听歌,玩手机的玩手机,一点都没把这八强赛看在眼里,心态轻松得不行。

    这并不是说他们对这场比赛不重视,而是知道紧张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毕竟这里除了罗承宇之外没有一个是新人,早就打了上百场的比赛。

    阿水更是打过世界赛,深刻的明白心态放松才能发挥出最好的实力。

    但对罗承宇来说,这次德杯给他的压力不亚于世界赛,他可是和战队签了合同的,如果没有拿到冠军,那么自己只有一年六百万的签约金。

    而一旦拿到了冠军,自己的签约金就能翻倍。

    六百万啊,好多普通人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的钱。而在如今,在现在,这个钱就摆在罗承宇的面前,只需要好好打这几天的几场游戏。

    事关钞票。

    他当然会紧张。

    来到后台要面对的依旧是化着妆,有些人会抵触,不过ETG战队比赛的时候一般都不会拒绝弄上一点淡妆,遮一些黑眼圈什么的。

    除非是是在起床太晚了没有时间。

    十点多的时候,一个小姐姐裁判走进休息室,对大家说道:“一会儿的安排和之前不一样,你们要走在舞台前面去先站一会儿等介绍,都化好妆了?”

    阿水比出一个‘OK’的手势。

    “恩,那么就没什么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