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分钟的时候ETG推进到了高地,这时候中路已经拆完了,阿水喊着要把上路的高地拆了再走,于是准备去拿小龙的罗承宇和骚风只能回头配合他。

    圣枪哥劝道:“拿了龙再继续推吧,稳一点。”

    之前中路打了一波团战才把中路的高地拿下来,现在大家都没有技能,继续在对面的高地上浪还有点危险,毕竟是对面高地。

    “对面也没技能,而且我们的状态还不错,推掉上路再走。”

    复活出来的刀妹看到塔下只有阿水的卡莎和派克两个人,当即就冲上去开团,现在兄弟都在自己身边,就算你们那边藏着人我们也不会怕。

    圣枪哥的奥恩离阿水比较近支援得还比较及时,而罗承宇和骚风还在红BF的位置。

    一支穿云箭从远处飞来,阿水的血量又被压下来一点,这下他有些慌了,喊道:“木头木头救我,我TM这都能中箭!”

    侯长生的ID是wood,翻译成中文就是木头的意思……不用阿水提醒wood也知道该怎么做,Q蓄力准备抓回突脸的刀妹。

    罗承宇吐槽道:“这波开得也太没必要了!”

    这时候罗承宇看到了刚在中路清了线准备往上路赶的蜘蛛,于是拉了一发飞星直接大招翻墙上了高地,最远射程的飞星加卢登打出八百多的伤害。

    带巫妖和被动的平A。

    捡到的点燃,催眠气泡。

    电刑炸响……

    蜘蛛吓得朝正前方放出了自己的结茧,别说飞天躲避伤害了,他连变身都没能按出来,放了一个偏得离谱的结茧后就被点燃给烫死。

    ETGYu击杀了RWHaro!

    Haro用颤抖的手去拿水杯,准备喝一口水压压惊……

    这是竞技游戏?这是恐怖游戏吧!!!

    骚风已经赶到了正面,给阿水套了一层薄薄的盾后追着刀妹打,一边打一边说道:“大招还有5秒!”

    维鲁斯看到ETG已经没有位移技能了,立刻冲上来打伤害,致命节奏触发,鬼畜般的连珠箭射在奥恩和骚风身上。

    这个时间点是维鲁斯的强势期,出的还是破败羊刀,混合伤害就连奥恩都抗不太住,不过当维鲁斯看到佐伊出现在视野里面的时候,想也不想立刻回头。

    佐伊技能放得太准,没有人能帮他挡技能的情况下他可不敢出现在佐伊的攻击范围里面。

    最终阿水还是装杯失败,被刀妹杀掉了。

    不过刀妹也不好走,后面这么多人追着他,刀妹只能反向逃跑,派克透骨尖钉好了之后朝着刀妹丢去……虽然没中,但是把刀妹吓了一跳自己回了头。

    人头被骚风拿下。

    后台

    王鑫从椅子上站起来说道:“阿水怎么又死了?”

    杨藩没站起来,当了副教练的他比以前稳重多了,坐在椅子上说道:“哈哈哈,和我以前一样打得很凶,不过走位还得多练练。”

    分析师也觉得可惜,这波不死就能直接一波了,少了AD的伤害无论是拿龙还是拿塔都太慢,所以即使打赢了这一波团战也不能控下什么地图资源。

    “承宇的佐伊还是稳定,不过下盘应该拿不了这个英雄了。”

    教练组已经在研究下一盘的BP,这一局不出意外会在五分钟之内结束。

    游戏中,ETG等到阿水复活之后开始在大龙逼团……

    “做好视野,人来打人,人不来打龙。”

    这次逼团是做好了要一波推掉对面基地的打算,罗承宇身上多余的几百块钱都拿去买了一个药水来增加自己的爆发伤害。

    RW也知道不能让ETG拿龙,一个蓝色饰品照出了ETG已经开打大龙后,五个人不再小心翼翼,准备过来打这一波龙团。

    罗承宇先用大招带了一发飞星过去,如果这发飞星中了那么至少有三个人会吃到飞星的伤害,这几个人站位太密集了,但布隆的反应还挺快,直接举起了大盾。

    与此同时,ETG的所有人放弃大龙,准备从河道右侧进入地方野区打团。

    “布隆没盾了!”

    “放炫哥……不是,炫哥,放羊!”

    布隆的盾能吃掉奥恩的羊,但盾已经被罗承宇骗了出来,那这波团就好开了,圣枪哥的奥恩随便撞一下就能稳稳的击飞几个人。

    就算没打到人,也能起到限制走位的作用。

    羊来!

    青铜雕塑般的巨羊仿佛沐浴着岩浆,从对面的阵型中横冲直撞出来,冲向了召唤自己出现的奥恩,接着奥恩挥手一指,巨羊又调转方向第二次朝着敌方阵营冲了过去。

    野区实在太窄了。

    所以即使RW众人已经分开,但被作为奥恩首要目标的维鲁斯依旧被羊顶了起来。

    维鲁斯肯定有话要说……为什么这个版本的ADC都已经这么惨了,还要被你们当做首要的击杀目标,ADC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

    布隆W到维鲁斯身边,用身体挡住佐伊有可能释放的飞星……你永远可以相信布隆。

    但罗承宇已经没空管维鲁斯了,他现在自身难保。

    Ruby的刀妹见到佐伊就像狼看到了羊,饿死鬼见到了大餐,哈士奇听到了包装袋响……技能全出,大招配合着比翼双飞在ETG的人群中飞快辗转腾挪,很快就接近了佐伊。

    罗承宇大喊:“什么仇怨啊!”

    侯长生喊道:“看宇哥,看宇哥,注意刀妹刀妹。”

    佐伊对已经贴脸的刀妹放出催眠气泡,但下一刻刀妹就用净化解除掉,只能用大招飞向远处拖延一下时间,等待队友的救援。

    阿水也在罗承宇身边,但刀妹丝毫不管卡莎,一心只想着杀死佐伊。

    “我靠!宇哥他这么恨你吗?早有这操作不至于打不过佐伊啊。”

    “少废话,TM你伤害呢!”

    A了这么多下一点伤害都没有,还不如辅助的派克的爆发高。

    刚才准备冲脸的sofm赶回来了,直接飞起一脚把刀妹踢到了远处,罗承宇一个飞星加带着巫妖的平A秒掉了还有六百多血量的刀妹。

    “就这你们打大半天?”

    刀妹一死,攻守易势。

    刀妹之前的操作真的很亮眼,大招和比翼双飞都拉到了很多的人,简直秀翻了……但伤害依旧差了那么一点点,再多一件完整装备估计就能把佐伊给秒掉。

    但很可惜,佐伊活下来了。

    奥恩直接回头顶了上去,派克勾回来一个蜘蛛,蜘蛛飞天后想落在佐伊身边秒掉残血的佐伊,但罗承宇早就躲远了,蜘蛛E技能的范围不够。

    于是落在卡莎身边,而阿水使用大招飞到了对面的后排,开始切维鲁斯。

    虽然卡莎打不太动刀妹,但打维鲁斯伤害还挺高,艾卡西亚暴雨集中打在维鲁斯身上,虚空索敌命中后接两个平A秒杀掉了维鲁斯。

    铁男把派克关了进去……

    他没人可关了,佐伊瞎子太远,卡莎有水银,奥恩……我关一个放了大招的奥恩干嘛?进去大眼看小眼么?谁杀得死他啊。

    所以看起来很脆的派克就成了软柿子。

    但派克会隐身而且有控制,大招时间结束之后铁男都没杀掉派克,而且从大招出来之后他一个队友都没看到,全都死了。

    派克舔了一下自己的匕首,跳到了天上。

    “没有痛苦,长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