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

    小翔恶心得喊了出来,瑞兹在他看来也就Q两下砍几刀而已,但自己技能一直都打不中,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进场,结果还被日女大招给拦住了。

    现在团战已经很清晰了。

    皇子日女残血没有再次入场的机会,奥恩站在瑞兹附近想找机会撞人,EDG这边剑魔刚被日女大招逼退,目前重新朝着瑞兹走。

    布隆赛娜且战且退,主要目标还是想打瑞兹。

    “圣枪哥你帮我拦一下剑魔。”

    罗承宇现在不怕和剑魔对拼,但别忘了下面还有布隆和赛娜,何况这局的剑魔发育太好了,仅在罗承宇之下。

    他虽然没有吃到太多的镀层,但人头现在已经拿到了三个,等级和罗承宇一样达到了十三级。

    “交给我吧。”圣枪哥说道。

    奥恩这个英雄就喜欢在这样的野区打架,东南西北到处都是墙,剑魔是从刚才瑞兹过来的那条道跟过来的,也是就三狼前面的那条路线。

    圣枪哥直接怼了上去。

    瑞兹继续在输出的同时进行着走位,杀赛娜的关键在于不能让布隆碰到自己,否则打出被动自己被眩晕住,对面肯定就跑了。

    毕竟大招用掉了嘛,追人的手段略有些下降。

    EQ走位。

    扭过布隆的寒冬撕咬,躲开赛娜的无尽厮守,在这狭小的地形里面罗承宇躲开了对面所有的控制,布隆大招刚才用去压皇子起身,也没了。

    “打不了,快撤!”

    EDG语音里面对这一波团完全失去了信心,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技能能够限制住罗承宇了,布隆也只有顶着大盾怼在瑞兹脸上,希望能够卖掉自己让赛娜活下去。

    瑞兹闪现越过布隆,再一个EQ出手。

    即便赛娜已经很努力的想要躲开罗承宇释放的超负荷,但这技能就像是按了自动跟踪一样,精准指导般打在赛娜身上。

    一个十级的ADC有多少血?

    满打满算也才一千。

    而罗承宇现在的准备一个精准的EQ能打脆皮六百血,眼前这套技能加上之前打出的伤害,赛娜也倒了下来,让罗承宇拿到一个三杀。

    操作开始下降了,得速战速决才行。

    从这一局游戏开始到现在,罗承宇压制了兰博近一倍的补刀,十分钟单人拆掉了对面中路的防御塔,团战躲掉了所有的AOE和针对自己的控制技能。

    但从刚才拿到第一个人头开始,罗承宇就感觉到自己的心情有了些许变化。

    现在自己还处于兴奋的状态,操作勉强能维持住……但要是这波团没拿到足够的人头或者队伍优势,一会儿的瑞兹就没现在这么厉害了。

    因为到时候的罗承宇,不敢保证自己能躲掉对面这么多的控制技能。

    这波团,应该算是赢了吧?

    圣枪哥打不过剑魔以及在撤退了,有队友的接应应该不会死,自己面前也就一个布隆而已,没有别人帮布隆打输出,他自己就是一个憨憨。

    罗承宇追着打,辅助比ADC能抗多了,打了三套EQ才把布隆打死。

    四杀。

    听到这个音效,看到屏幕上出现的字,罗承宇这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杀了四个人……难道我又要五杀了?

    罗承宇朝着剑魔走去,途中抬头看了一下场下的观众们。

    灯光太暗,看不清观众席到底有多少人,但灯牌密密麻麻,之前出来比赛的时候也能看到接近沸腾的观众席。

    他们现在看到什么画面了?应该是兰博放大烤阿水的画面吧?

    阿水的声音让罗承宇的精神重新集中在游戏里面。

    “五杀五杀!五杀了!”

    “宇哥从下面堵他!”

    剑魔眼见事不可为,放弃了击杀圣枪哥和皇子的念头返回原路逃跑,他知道直接往下会遇见瑞兹,他可不想和瑞兹碰面。

    此刻剑魔还有一半的血,罗承宇也还有一半。

    但罗承宇闪现还没用,身上还有大天使和秒表,就算有什么巨大的失误剑魔也杀不了自己……太托大了,应该稳重一点。

    罗承宇看着地图,猜测对面的逃跑路线。

    很快罗承宇就ping出了两个位置,一个在兵线旁边,属于下路的自闭草丛,一个是本赛季野区里面新增加的草丛。

    “肯定在这两个位置躲着传送,圣枪哥你和木头去什么,骚风你直接EQ这里。”

    罗承宇又标记了一下。

    “了解!保证不会抢你五杀。”骚风开心的说道。

    对面中路的防御塔已经被拆得差不多了,打完这波团回家休整,大龙逼团,对面敢接直接一波结束比赛,不接也是延缓死亡时间而已。

    冠军,应该是拿下了。

    罗承宇从河道往野区新草丛里面赶,心里想着对面消失后走到这个草丛的时间。

    “来得及,你到这里后直接EQ进草。”

    回城需要十秒钟,铁定是走不掉的,所以罗承宇百分之百的确定这货躲在草里面回城。

    皇子EQ过去,发现了剑魔身边亮起的传送阵,很快就要传送离开了……这个EQ位置差了一点,如果再往草丛边缘一点就能挑飞剑魔。

    “差一点!”

    “没事。”

    只要有视野就好。

    Q闪EWQ,瑞兹W的禁锢效果在最后阶段阻止了剑魔的传送,这一套技能在剑魔身上打出了接近一千的秒伤,血量瞬间见低。

    此刻骚风带着被动的平A刚好落下。

    语音里面瞬间鸦雀无声。

    “这!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我又不是第一次拿五杀,圣枪哥去下路把兵线带进去,我们回去一趟准备逼大龙,剑魔没传送了。”

    骚风听到罗承宇语气正常,松了一口气。

    心里回想刚才罗承宇的操作,瞬间就打出了四个技能,甚至骚风还看到罗承宇在草里面放了一个眼位。

    明明自己EQ过来开的视野,罗承宇闪现过来打满伤害之后自己才A出第一下……啧啧,现在的新人真恐怖。

    阿水刚复活,朝着大龙跑的时候乖巧得不像话。

    自己刚从IG转会过来,别把IG永不五杀的传统也带过来了吧?罗承宇这些天也拿了不少的四杀,但五杀却只有一个。

    要是大家不抢的话罗承宇五杀应该有三个或者四个。

    阿水指挥着大家拉扯着不打,EDG眼看着圣枪哥渐渐的要拆到下路基地了,于是剑魔和布隆配合起来强开,逼出圣枪哥传送。

    但对面敢开阿水也是求之不得。

    “先秒剑魔!”

    “赛娜赛娜!赛娜没闪。”

    “兰博也没闪!”

    圣枪哥落地叫羊,羊来羊去撞飞两个人,不过依旧让赛娜跑掉了,赛娜刚才的站位在最后面,开启了E技能也能给自己增加移速,外星人这边没人追得上。

    赢了。

    罗承宇看到对面基地爆炸的时候感觉耳朵都失聪了,眼前的画面如同水里波浪般扭曲,晃动。

    耳朵里面传来类似电波的声音,压下了场下沸腾的人声和队友的笑声,如梦如幻,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阿水扶着罗承宇的肩膀使劲晃动。

    “喂!喂!”

    “喂!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你怎么了?”

    画面恢复平静,周围的声音也越来越大,罗承宇站起来后看到所有的队友都在关切的看着自己,他压制心里的激动说道:

    “我没事。”

    骚风看着罗承宇的脸说道:

    “你脸红得和猴子屁股一样,赢个德杯这么激动吗?”

    罗承宇上前拥抱骚风,接着一个一个拥抱下去,大笑着说道:“当然,我现在都觉得不像真的,哈哈,谢谢你们。”

    裁判不解风情的提醒:“你们应该去握手了,抓紧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