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约之后的第二天,罗承宇手机上就收到了银行发来的短信。

    九百多万,交了两百多万的税。

    可把罗承宇心疼坏了,光税就交出去了一套蓉城的好房子,在偏远一点的小城市买复式都没什么问题了,或者是一辆跑车。

    唉。

    本来钱下来以后罗承宇想在老家先买一套房子的,但现在一下子就没有这个心情了,赚钱真困难,还是先留着看做点什么生意吧。

    职业生涯这么短,就算罗承宇能打个十年,到最后不到三十肯定要退役的。

    所以还是得给自己的以后找个什么退路,直播虽然赚钱,但直播赚到的钱总不太稳定,罗承宇也不敢肯定自己开直播会火。

    明天放假,王鑫没给大家安排什么工作。

    一起出去好好的玩了一天,就当是团建了。晚上陈朗出钱在山城一家知名的酒店吃了一顿,没有王洋带去的酒店那么好,但气氛依旧很热烈。

    玩闹了一天,回到宿舍的时候已是深夜,罗承宇打开了电脑桌上的台灯。

    台灯把电脑桌照得很明亮,但躺在床上就没那么强烈的光芒了,有些昏暗,正适合想事情。他把枕头放在背后当做靠枕躺着。

    当罗承宇回忆前世的记忆时,就很想抽烟。

    感觉抽烟这件事情和那什么多巴胺没什么绝对的联系,上过瘾的人就算换了一个新的身体,回忆起那段时间的记忆时也会想抽一根。

    发了会儿呆,又把手机拿出来,点出银行界面数了两遍那一长串数字。

    但依旧不太过瘾,有种想要取出来堆在床上好好数一数的心情,截了个图,想发个朋友圈,但犹豫很久还是没这样做。

    不说亲戚们,就算是队友们见到了也不太好。

    还没见过谁签约金到账后发朋友圈的。

    “九百多万。”

    家里的房子,存款,家电什么的全加起来也没一百万。

    如今罗承宇刚登上职业舞台一个月身家就超过了家庭的十倍,这让罗承宇有些暗爽,看到这么多钱心里也有种初恋时候的甜蜜感。

    他太喜欢钱了。

    罗承宇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坏事情,看到手机黑下来的屏幕,罗承宇又把它点亮狠狠亲了一口屏幕上的数字,不知何时才睡了过去。

    翌日。

    罗承宇起了一个大早,很早就去了二楼的训练室。

    他当初以为网吧的电竞区就已经很漂亮了,没想到基地这边的训练室更漂亮,而且白天和黑夜训练室里是两种不同的风格。

    白天欧式简约风,大空间,大面积采光。

    晚上氛围灯亮起,键盘耳机主机的LED灯光亮起,配合上玻璃墙壁上帅气的外星人logo,超有电竞氛围,让一众年轻人都兴奋不已。

    前天晚上大家来这里参观的时候圣枪哥和骚风都看呆了,他们打了几个赛季,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训练室,骚风还在感慨幸好自己没转会。

    骚风从越南来到LPL赛区,其实就下定决心在蛇队打到退役了,这一点圣枪哥和他的想法是一样的。

    蛇队老板要卖战队,也想把圣枪哥卖给RNG,把骚风卖给SN,但两人最终都留下来了,他们的年龄也不小了,在蛇队打了一辈子,并不是很想走。

    陈朗也是为了骚风和圣枪哥来的,当然不会卖掉这两个人。

    现在仔细想想,没离开是对的。

    罗承宇打开属于自己的电脑,在新的环境里开始了日常训练……昨天太过于兴奋玩了一天,回到基地太累了所以才直接回的宿舍,不然罗承宇也会到训练室来打几盘。

    手感这东西隔几天不玩就要掉很多。

    前天签约之后罗承宇心情大好,在召唤师峡谷神挡杀佛挡杀佛,积分从1100打到了1271,在韩服排名第十二,离第一名还差两百多,不到三百分。

    随着积分越来越高,罗承宇也不能保证每一盘都赢。

    但输了就选卡牌加里奥兰博打支援和团战,赢了就妖姬阿卡丽劫走起,整体的胜率依然是很高的,不然也不会一个晚上就上了一百多分。

    主要是排位太慢了,尤其是早上,半个小时排不到人很正常,所以罗承宇都是一边看番一边玩游戏的。

    打完一局比赛后时间快到十二点了,罗承宇把杯子里的水喝完,打了个哈欠准备去楼下吃饭,出门就能看见对面的青训营训练区。

    蛇队二队之前被解散了现在正在重新逐渐,这段时间青训营里气氛高涨。

    不过等二队选了出来他们就没办法在这里住了,次级联赛的举办地点在深市和尚海,他们得在举办地点租一个地方当训练室。

    青训营里的人罗承宇一个都不认识,看了一眼就朝着楼道走。

    一层楼而已懒得坐电梯了。

    吃了饭就要回家,从江北坐地铁到车站要半个小时,然后乘坐两点的车回自己家乡的小镇,每天只有这一班车,可不能错过了。

    食堂很大,和学校里面的食堂差不多,但周围有不少包厢样子的房间。

    罗承宇走进其中一个房间,进屋就看见阿水圣枪哥两个人端着饭碗在吃饭,桌上有五六道菜,一盆子汤,闻着香味没吃早饭的罗承宇饿得不行。

    连忙在墙上的柜子里拿了个碗开吃。

    “其他人呢?”罗承宇问。

    阿水说道:

    “小段木头他们还没起来呢,他们不回去,准备睡个自然醒起来打rank,我听骚风说你一大早就去训练室了?打到多少分了?”

    “一千三百多。”

    “咳咳!”

    阿水忽然对着地上咳嗽了起来,到处都是饭粒,脸也被呛得通红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啧啧,你在给阿姨增加工作量啊。”

    阿水连连摆手表示让罗承宇别理他,圣枪哥慢条斯理的问道:“一千三是多少名?”

    “韩服前十了吧。”

    “这么快?”

    圣枪哥也有些惊讶了,虽然罗承宇拿到的是超级号上分快,但半个月的时间就冲到韩服前十也太快了吧?而且这半个月里面还有很多时间在打比赛和训练赛。

    阿水终于缓过来了,竖起大拇指表示牛。

    他现在韩服八百点一直上不去,他一个玩AD的平常也不和罗承宇双排,一般情况还是和小段木头两个人打排位。

    ADC在这个赛季不好上分。

    这个位置在比赛里面蛮重要,是中后期的主力输出。但在rank里面很尴尬,往往一局比赛还没到ADC凯瑞的点就可以宣告游戏结束了。

    很多时候阿水都是躺输。

    吃了饭罗承宇上楼收拾要带回家的东西,其实就一个双肩包,其他衣服什么的就放在宿舍里,反正也有衣柜,而且衣柜还很大。

    一个小时后,罗承宇下了地铁,从地铁一个出口能直接通向皇冠大扶梯,花两块钱就能下山……但这条路线在导航上是显示不出来的。

    到车站后罗承宇买了一张到家乡的票。

    终于要回家了。

    罗承宇坐在车上抿嘴得意的想着,咱这算不算衣锦还乡?一会儿给表哥发个消息吧,如果不忙的话先约表哥出来吃顿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