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姬拿到一血,皇子转身就走。

    趁中路没空进野区,下路正常对线的机会,他想去对面野区把瞎子的蓝给拿了,他现在还有惩戒没用,打得很快。

    罗承宇说道:“杀这个瑞兹,你别去反野了,这个蓝反不到的。”

    其实在骚风重新走进草丛的时候老干爹的辅助就已经往回走了,毫无疑问是去看守瞎子的第一个蓝,有对面的人在这个蓝是反不掉的。

    还不如再蹲一下瑞兹。

    “额……好,能杀瑞兹?他有闪。”

    “我们也有闪,怕什么?”

    如果是打德杯的时候罗承宇才不会说这种话,他的闪现与其说用来杀人,倒不如说是用来打反手的,用来保命或者反杀,反秀。

    但春季赛而已,死了就死了,死了的我还会更强。

    罗承宇整理着兵线,然后对骚风说道:“我要上了,你不用交闪。”

    之后几秒钟瑞兹能做出的所有反应罗承宇都在心里预演了一遍,这波击杀瑞兹的几率能达到百分之九十五,或者更高。

    百分之五不能击杀的原因只会是瑞兹运气好躲掉了自己的E。

    一个W上前,踩死远程小兵升到三级,秒学E秒放。

    瑞兹没想到过罗承宇的这个幻影锁链会这么快,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命中了,接着两个闪现的光芒在中路同时亮起。

    一个是瑞兹的,一个是妖姬的。

    骚风在语音大喊:“漂亮!”

    然后直接走了出来,对着被禁锢住的瑞兹EQ过去……皇子打出一套电刑,罗承宇打出一套电刑,等瑞兹控制结束之后上点燃追着A。

    最后潇洒回头,瑞兹被点燃烫死。

    阿水发来贺电:

    “三分钟不到两个人头,很好,这很宇子哥,请问这把我能躺下了吗?”

    罗承宇咳嗽了两声道:“日常操作不值一提,大家还需努力。”

    打完这波皇子彻底没有机会进对面的下半野区了,瞎子肯定复活过来了,但不反野的骚风就不是他了,打完这波后直接进了对面的上半野区。

    反掉F6又去反石头人,最后打完上路河道的河蟹这才回城。

    再说这局的阿水,前期被霞洛压着打了两三分钟,但五分钟之后? 阿水就开始压着霞打了? 九分钟反压对面的霞接近十刀。

    阿水正常发育下对线实力非常强,上局是意外情况。

    而在这几分钟内罗承宇也杀掉了瑞兹一次? 此刻的中路很难看到瑞兹出塔补刀的身影? 惨兮兮的在塔下等着妖姬推线进去。

    这样做除了保命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装作游走去了? 给对面上下两条路压力。

    两边都有视野保护的妖姬默默打钱,看着金币慢慢上涨? 这波线推过去离卢登的合成费都还差两百多金币? 刚好是一个人头的钱。

    罗承宇打起精神,坐直了拿起水杯,喝了一点水。

    对线期要是对面太怂就没意思了,不管你是来骗我还是来偷袭我? 都可以? 但千万别躲在塔后不出来,你这样没用啊。

    瑞兹血量还有八百,罗承宇在想要怎么越塔。

    现在自己全部技能都有,当然瑞兹也是。

    但越塔罗承宇最担心的还是对面的禁锢,妖姬这种小身板可扛不住对面塔的两次攻击……互换人头都还好? 光是自己死那不就亏了吗。

    一边A塔一边走位游离在瑞兹的E技能之外。

    瞎子刚才还在上路,现在又进入野区消失了? 罗承宇心道要杀瑞兹就这十秒钟的真空期了,否则瞎子很可能会赶过来帮着瑞兹守塔。

    试探性的上前打了一个QA出塔? 瑞兹丢出一个E还击,但没舍得在这里用W禁锢罗承宇? 他现在只想好好补刀发育。

    现在对他来说补兵比消耗重要。

    但罗承宇显然不这么想。

    只有活下来的人才有资格发育。

    就在瑞兹Q技能飞往小兵的那瞬间? 罗承宇忽然用W贴近? R踩在瑞兹脸上极限时间触发Q,放点燃的同时右键点了瑞兹一下,接着立刻按W回到塔外。

    “卧槽!”

    瑞兹被忽然冲脸的妖姬吓得心脏狂跳,赶紧W定住妖姬后闪现拉开距离,但塔下哪里还有妖姬的身影?

    再看远处,妖姬被禁锢在了塔外。

    刚才那一套实在太快了,在妖姬第一次用W的时候瑞兹就反应了过来,移动鼠标准备禁锢妖姬,但等按出W的时候妖姬就已经回去了。

    W用来位移,真正打出伤害的是R技能复制的W,以及Q的二段和点燃,就这几个技能就已经把刚才还有大半血的瑞兹给打残。

    一个平A从远处飞来,轻轻的打在瑞兹身上,这是罗承宇离开之前释放的平A。

    妖姬的平A很有意思,或者说是W很有意思,只要W过去之后平A抬了手,那么等你W回到原地,这个平A的动画效果依旧不会停止。

    也就是说罗承宇虽然W回来了,也被禁锢了,但依旧打出了这个平A。

    平A没什么伤害,但平A是罗承宇的第三次攻击,这一次攻击触发了电刑的效果,一发火红的雷霆打在了瑞兹身上。

    还剩下两百的血。

    瑞兹吓得手软,但看到自己被电刑打中之后还有两百的血,心情稍有回复,不过这么点血肯定不敢对线了,只能回城补状态。

    “太变态了这个人,真的强。”兮夜说道。

    他也是玩妖姬的一把好手,上盘就用的妖姬去打对面的佐伊,但说实话,自己上盘的妖姬发挥得就没有对面这么好。

    果然是年轻人的反应吗?

    如果我还是几年前就好了,那时候自己也能做出这样的操作吧?

    兮夜有些缅怀的看向对面的妖姬,忽然他看到了塔下妖姬用R技能复制W后留下的印记,顿时睁大了眼睛,心中警铃大作。

    完了,要遭!

    罗承宇手速拉满,看着对面的瑞兹就像看到了二十个残血的小兵一样,有些渴望的添了下干燥的嘴唇,心中认定瑞兹是个死人了。

    他W回来是为了不让自己被禁锢在塔下,也是为了等破碎法球的CD。

    禁锢结束的同一时间Q技能也好了,罗承宇按下R回到塔下的印记,然后闪现靠近瑞兹对他放出QE两个技能,扛了一下塔得伤害和瑞兹的EQ走出塔。

    击杀语音出现在耳机中。

    罗承宇跑进对面的下半野区,有些赞赏的说:“居然能反应过来丢Q,很不错嘛,伤害再高五倍我就被换掉了。”

    听到罗承宇的话,大家都关注了一下妖姬的血量,走出塔后依旧有五百。

    啧啧,你就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