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我稀里糊涂地成了救世主金01免费全文阅读 > 第一章 杀死狼王的人
    “他是谁?”傲气冲天的女将军眼睛盯着江枫问,眼神里有不加掩饰的警惕和戒备。

    是呀!我是谁?

    这个问题江枫也想问问,老子当了七年兵明明复员回家准备娶个媳妇好好过日子,谁知咔嚓一个炸雷自己就跑到这么个地方来了。

    都说倒霉被雷劈,这话还真有些科学依据。

    他到这个世界来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到现在他也没弄清楚这里到底是哪儿。

    只知道这里叫风云大陆,天上也有繁星也有月亮,虽然这月亮和地球上能看到的月亮有些不一样,太阳倒是没看出和地球上的太阳有什么区别。

    “他叫江枫,是从大屿山那边过来的。”一个青年军人毕恭毕敬地回答。

    “大屿山?谁带他来的?”

    “是阚泽将军。”

    “阚泽!他不是在大漠看着狼王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军士小心地回答。

    “阚泽将军在什么地方?”

    “他去拜访伊将军去了。”

    “让他马上来见我!都什么时候了他竟然还随便带陌生人到峡关来。”

    女将军的语气有些不满和焦急。

    江枫默不作声,打量着面前这个女将军。

    在来的路上,阚泽就不厌其烦地向他说伊娜将军是多么的漂亮多么的勇武多么的温柔。

    现在一看这位女将军漂亮确实漂亮,勇武没看她出过手自然还不知道,但是温柔就太扯了。

    这一张老脸明显某方面冷淡,哪里有一点温柔的影子?

    不过这身材确实不错,虽然被盔甲包围但依然惊心动魄。

    五六分钟后,阚泽急匆匆地跑来了,向伊娜敬了个军礼。

    “阚泽将军!你不在大屿山看着狼王楔,不让他出来作妖,为什么会擅自回来?”

    真是乱弹,阚泽的责任就是看着狼王楔,不让他趁机作乱出来祸害百姓,这家伙倒好竟然自己跑回来了。

    “报告伊娜将军!狼王已经死了!”

    “什么!狼王死了?”伊娜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

    这个狼王十年前就在大漠边缘纵横,他纠结了近千人盘踞在大漠边缘的大屿山祸乱四方,官军一去清剿他就带着手下遁进大漠,官军走了他就跑出来兴风作浪。

    十多年来,黄霞国对他毫无办法。

    伊娜自己还曾经跟着父亲依云讨伐过狼王,但也没占到什么便宜。

    茫茫大漠里根本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一阵狂风满世界黄沙漫漫,根本找不到狼王的影子。

    就是这么一个让整个黄霞国头疼不已十余年毫无办法的沙盗现在竟然死了!

    这算是一年多来她听到的唯一一个好消息了。

    “病死的?”

    “被人杀死的。”

    “被人杀死的?谁?”伊娜倒抽了一口冷气。

    谁有这样的本事杀死狼王?他可是骁勇异常有万夫不当之勇。

    若论单挑,黄霞国怕也没有几个人是他的对手。

    阚泽的目光落在江枫的身上。

    “你?”伊娜的目光里全是不相信。

    “是的!正是在下,难道你觉得不像?”

    “放肆!竟然敢用这样的语气和我们将军说话!”伊娜的女护卫恋珠沧郎一声把佩剑拔出了一半儿,目光像剑一样直视江枫。。

    江枫轻蔑地用眼角扫了恋珠一眼:“小姑娘!你的归宿是绣花做饭,将来嫁人生孩子,你拿着剑准备吓死谁呀?”

    恋珠真的往外拔剑,一定要给这个语气轻浮的家伙点颜色看看。

    “恋珠!退下!”伊娜发出了命令。

    恋猪?这是什么名字?她父母给她起名字的时候难道没看黄历?

    “阚泽!他是怎么杀死狼王的?”

    阚泽摇头:“不知道!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拿着狼王的首级背着他的那把红色刀正从大漠出来,那首级千真万确是狼王的,末将已经用特殊手段处理,刚才呈给你父亲伊老将军了。”

    伊老将军就是伊娜的父亲依云,是黄霞国的名将。

    只可惜年岁大了,都快七十岁的老将依然在为国征战。

    伊娜还是不信,围着江枫转了一圈:“没看出来,不简单呀!看来有点真本事。”

    “一般一般!全国第三!”

    “狼王那些手下呢?”

    “也都死了。”

    伊娜的眉毛一跳:“也都是你杀死的?”

    江枫没有回答,这不废话吗!除了他还能有谁?

    也不能说都是他杀的,狼王楔的人有好几百号,他一个人根本杀不过来。

    就是几百头猪让他杀也得累得够呛,何况是人。

    在他杀了狼王楔和他手下所谓的四大金刚后,有相当一部分狼王的手下就四散奔逃了。

    “你虽然和我们黄霞国人模样一样,但是我敢断定你不是黄霞国人,你究竟从哪里来?到黄霞国来做什么?”

    江枫心里不爽了,他从刚才伊娜和阚泽的对话里已经听出自己杀的那一票人是这个国家的祸患。

    老子给你们除了害这怎么还像审犯人一样?

    不应该摆上美酒欢聚一堂,叫出美女投怀送抱吗?

    “伊娜将军!我觉得你们的待客之道很有问题,我为你们除了害怎么反倒像个犯人一样?”

    “这位壮士!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不得不万分小心。”

    “呵呵!非常时期?怎么个非常时期?”

    伊娜盯着江枫,江枫也盯着伊娜,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刺啦刺啦地冒着火花。

    “好!看在你杀了狼王的份儿上,让你看看什么是非常时期,跟我来!”

    伊娜说完转身就向山上走去。

    江枫看了阚泽一眼。

    阚泽示意他跟上。

    那个叫恋珠的护卫一脸警惕地盯着江枫。

    “小妹妹!你叫恋珠呀?”

    恋珠白了江枫一眼。

    “放着那么多人不恋,你非去恋猪,小小年纪口味独特呀!”江枫揶揄道。

    恋珠眼睛瞪起来了:“谁恋猪了?人家是恋珠,珍珠的珠!”

    “是!我知道是猪!”

    “不是猪!是珠!”

    “对呀!我也没说别的呀!是猪!”

    “娜姐!你看他!太气人了。”恋珠被气得已经妹妹找哥泪花流了。

    伊娜白了恋珠一眼,没管她,大步流星地往前走。

    自己的小跟班平时伶牙俐齿的,怎么今天两句话就被人家逗糊涂了?

    恋珠狠狠瞪了江枫一眼,转身跟上伊娜。

    上山的路是那种用石条铺成的,一级一级向上。

    从山下到山上的路边有那种低矮的石头房,里面住满了士兵。

    这些士兵有的在训练有的在闲坐。

    军人出身的江枫一眼就看出他们的士气非常的低落,看不到一点精神气。

    沿着石阶上到山顶。

    山顶上有房屋有城墙还有两座城楼,城墙上有士兵把守。

    伊娜带着江枫登上其中一座城楼。

    江枫站在城楼上往城墙外一看,倒吸了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