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放心!我心里有数。”江枫说完转向北赫。

    “北赫将军!我如果出城把辛巴杀了怎么办?”

    “你如果把辛巴杀了,我就相信你不是奸细。”

    “就这就完了?”

    北赫奇怪了:“你还想怎么样?”

    “我如果出城把辛巴杀了,你要向阚泽将军说对不起!”

    北赫皱着眉头想了一下:“可以!俺老北是个粗人,错了俺保证负荆请罪,输的起。”

    江枫点头。

    “北赫将军!还有一个事儿,我若是出城你要不要担心万一我跑过去怎么办?”

    是呀!这也是个问题。

    北赫开始皱眉。

    “我觉得为了防备我这个奸细出城以后跑到对面去,我建议北赫将军你应该出城给我压阵,万一我要跑了你好把我抓回来。”

    让老子不爽,自然也要捎着你,哪怕恶心也得先恶心你一下。

    “可以!老子也有好久没出过关了,下去活动活动筋骨。”

    没想到北赫很爽快地答应了。

    倒有几分光明磊落的样子。

    “你需要什么准备?”既然要出关迎战了,自然需要一些准备。

    江枫现在身上什么也没有,缴获自狼王的那把红色刀也交上去了。

    江枫扫了一眼周围黄霞国战士的兵器,好像都是枪矛和那种叫戈的东西。

    这种武器他还真没耍过几次。

    江枫拿过一把铁矛试试份量。

    “就它吧,再给我一匹差不多的马就行。”

    “你没有自己的战马可不行,配合没有默契,这东西到了阵前若是不听你的话可以很危险的。”阚泽担心地提醒。

    战将和自己的战马朝夕相处能达到心有灵犀的程度,到了两军对阵的时候有巨大的好处。

    而一匹陌生的战马就说不清了。

    到了战场上你让它往东它偏偏往西,那可是掉脑袋的事情。

    江枫想想也是这么个理:“那就算了,我徒步一样可以迎战。”

    依娜和阚泽闻言几乎同时皱眉。

    步兵战骑兵这太扯了。

    骑兵的速度高度都是步兵不能比拟的,马匹的冲击力就能占据绝对的上风,好的战马用蹄子就能给敌人造成一定程度的伤害。

    这货却要步战对方?

    “这样能行吗?”阚泽不放心。

    “阚泽将军!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江枫说完,拎着铁矛走下城墙。

    “传我令,值守的士兵箭上弦,刀出鞘,随时做好战斗准备,擂鼓!”江枫下了关墙后,依娜下达了命令。

    峡关上鼓声响起,不过不怎么雄壮,听着似乎还有些悲凉。

    依娜在关上看着江枫策马出了关,无奈地摇摇头,她真的不看好江枫的这次出战。

    关上的将士几乎与她有相同观点,他们也认为江枫此时出战凶多吉少。

    因此峡关上叹息声此起彼伏。

    江枫虽然说要徒步和对手战斗,但出关的时候还是骑了一匹马,从峡关到战场的距离也超过五百米,他是拿马当交通工具用了。

    打不过就是跑也比他的腿跑得快。

    他身后,北赫点了三百骑兵跟着江枫一同出关。

    这些出关的士兵旌旗不展,有些有气无力的样子。

    看着有点风萧萧兮易水的劲头。

    北赫已经提前下了命令,如果江枫打输了或者被斩了,他们马上后退回关内,不会有一丝的犹豫。

    正在两军阵前舞蹈的黑雾国子爵辛巴原本又以为自己今天又是来走过场的。

    自从三个月前他在关下和黄霞国猛将北赫大战上百回合后,黄霞国就再也没有一将出关,弄得他每天到这里走个过场,实在没情没绪。

    不管他们用什么手段,黄霞国人就是不出战,他们攻打了几次峡关也是没有什么收获。

    看来想攻破峡关就得等其他国家的兵马都汇聚过来了。

    否则凭他们和身后的赤日国两国之兵根本打不下峡关。

    其他国家正在被占领的黄霞国各地搜刮,一时半会儿还来不到。

    等各国军队到齐了,就不信打不碎峡关这个乌龟壳。

    只要攻破了峡关就能直捣黄霞国国都邺城。

    今天辛巴也是带着走过场的心思来的,因此他让副将在阵前挑战,自己则稳坐马上,心思已经飞回营寨里那些抢来的莺莺燕燕身上去了。

    但是今天的峡关显然有些不同,关上竟然擂鼓了!

    并且在鼓声中关门开了,一支人马出城了!

    辛巴以为自己看错了,使劲儿地揉揉眼睛。

    “子爵大人!敌人出战了!”

    黑雾国士兵爆发出一片喝彩之声。

    黄霞国人终于出关了,他们自然兴奋异常。

    “知道了!告诉苏托男爵,要他小心迎战。”

    黄霞国好几个月不出战,不知这次会出来个什么人物。

    辛巴的部将苏托也是这么想的。

    苏托看着峡关里出来的人也就二三百人,在他们前一百五十米处站定。

    这是一个弓箭射不到的距离,也是两军对阵时约定俗成的安全距离。

    但是让苏托疑惑的是,对方一个青年从马上翻身而下,手里拎着一把长矛步行走过来了。

    对方放着马不骑,徒步而来这是什么意思?

    打算和他玩玩摔跤吗?

    待对方走到自己面前二十多步远站下的时候,苏托一挥手里的长枪,枪尖指着对方:“我是黑雾国莫拉丝伯爵帐下辛巴子爵的副官苏托男爵,来将说出你的名字。”

    江枫一听,对方竟然不是辛巴而是什么苏托。

    “你不是辛巴呀?马上换辛巴出来,本将枪下不死无名之鬼,你还不够格。”

    这一句话把苏托气的够呛,一群整天缩在乌龟壳里不敢出来的货色,牛逼吹得倒是山响,老子的马就能踩死你。

    苏托不准备和对方废话,他知道黄霞国的人是能吹能讲不能打,若论说自己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他准备直接采取行动,一枪让对方透心凉,省得他们老比比些没用的东西。

    苏托两腿一夹马肚子,他那匹陪伴他好几年的黑色宝马很有默契地冲了出去,旋风般就到了江枫面前。

    在到达长枪的攻击范围后,苏托手里的长枪在空中画了个圆圈,然后像一条闪电般劈空一枪扎下。

    这一枪气势万钧,连空气似乎都发出碎裂的声音,快如闪电般直奔江枫面门而来。

    虽然这一枪是奔着江枫面门,但是暗中却蕴含了七八个变招,如果一击不中,苏托只需手腕一抖,后续招式会封死对方上中下三路,任何一路的手对方都是难逃一死。

    “死!”眼见长枪就要触及对方面门,苏托猛地大喝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