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枫跑出矿坑后就傻眼了,他看见有六十七十头野牛让人看了头皮发麻。

    哪里跑来这么多的野牛?

    这群野牛围着两匹战马打转,他的那匹战马似乎受到了野牛的攻击,已经躺在地上了。

    你个食草动物和马过不去,你还想不想混了?

    “这些牛可以杀吗?”江枫抽出尼泊尔军刀准备大开杀戒。

    依娜摇头:“不能杀!这些牛一定以为这两匹马是来和它们抢地盘的,若是杀了弄得到处是血它们会发疯和你拼命的。”

    牛和红色有仇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那怎么办?”

    “把它们赶走即可。”

    依娜在牛群里扫了几眼,然后身形如电一般朝一头格外健壮的牛奔去。

    怪哉!那头野牛一看到依娜向它奔来不是低头防御或者是攻击,而是掉头就跑。

    显然它是这群牛的头领,它一跑,其他的牛也跟着一哄而散。

    前后也就几分钟的时间,这些牛就跑进了远方的草原,不见了踪影。

    “这些牛有很多都是家牛,是当初撤退入关的时候从关外撤进来的,但是黄霞国已经没有那么多人管理它们,就只能赶到荒野里让它们适者生存了,唉!都是战争惹的祸。”

    虽然赶走了牛群,但是江枫骑的那匹战马肚子被牛角捅穿了,虽然伤势不算很严重,依娜也给它止了血,但骑人是不可能了,能牵回峡关治疗就不错了。

    本来下一步他们是要到西北方向的飞云堡去见依娜的父亲依云老英雄的,现在是不能去了。

    两个人只有一匹马能骑,这成了一个问题。

    “咱们俩骑一匹马回去,你牵着你那匹受伤的马。”依娜像说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那样说。

    “这样好吗?”两人骑一匹马,难免挨挨擦擦的,如果是两个同性倒无所谓,这一男一女似乎不太方便。

    “这有什么不好的,难道你打算走回去?上马!”

    人家女的都不在乎,江枫在推辞就矫情了。

    江枫跳上依娜的马背后,一股天然的体香就不可抑制地飘入他的嗅觉系统。

    高中毕业以后,他就踏上了军旅生涯,在军营里一待就是七年,这期间几乎没怎么接触过女性。

    现在前胸贴着依娜的后背,虽然有依娜的盔甲隔着,但他依然感觉出依娜臀部的圆润,这让江枫的心泛起阵阵涟漪。

    依娜自然也有这种感觉,刚才还没当回事儿,现在却不自然了。

    她接触男性都是在阵前或者是战场上,不是属下战友就是敌人。像眼下这种气氛也是从来没经历过,一颗心就蹦蹦蹦地跳个不停,身体僵硬不已,有点意乱情迷。

    那匹伤马因为伤的原因不能走得太快,这就让十里地的距离显得特别漫长。

    一路上两人谁都没说话,身体随着马匹走慢走的晃动接触频频,让两人沉浸在一种奇特的氛围里。

    依娜心里突然冒出个古怪的念头,真希望这条路永远走下去,走到地老天荒…

    但再长的路也终有尽头,他们还是走到了离峡关有三四百米左右的地方。

    依娜没敢回头,脸红红地小声道:“你该下去了!”

    江枫回答一声好恋恋不舍地从依娜的马背上跳下来。

    待江枫下马后,依娜一夹马肚先一步进关去了。

    江枫则牵着他的马慢慢地回到峡关。

    那匹马一回到峡关就接受了专人的治疗。

    没有看到依娜的身影,估计是回自己的营帐了。

    “哈哈哈!江兄弟!我已经向阚泽将军赔过不是了。”北赫从关上下来,拍拍江枫的肩膀。

    “北赫将军!我问你点事儿,关内有火山吗?”

    “火山?你问火山干什么?”

    “当然有用了。”

    “在南边靠近海边有一座火山,十多年前还喷发了一次。”

    有火山就好,有火山就少不了有硫磺。

    “我需要硫磺,能不能派人去弄些回来?”

    北赫皱眉:“你要那玩意儿做什么?刺鼻子!”

    “做一样东西,咱们用的着的东西。”

    “你要多少?”

    “不用太多也不能太少,先弄个千把斤吧。”

    “这点呀!小意思。”

    有了硫磺,下一步就是弄硝了。

    关内也不清楚有没有硝石矿,如果没有硝石矿就得就地取材了,从土里炼制了。

    “咱们峡关这里有厕所吗?”

    北赫被江枫奇葩的问题弄懵逼了,峡关驻扎了三万多人,这要是没厕所,这不遍地屎尿呀。

    “有厕所,有几十个大小不一的厕所。”

    这么多厕所,硝的问题就解决了。

    “带我去最近的一个厕所看看。”江枫提出要求。

    北赫这个无语,厕所有什么好看的?

    无奈地带着江枫来到最近的一个厕所。

    厕所就是用石头垒砌的,大概高度在一米二三左右,人站在里面会露出上半身。

    北赫没有方便的意思自然不会进厕所,而是躲在老远的地方。

    江枫自己进了厕所,他不是为了方便而来,而是检查厕所内的墙壁。

    在靠近厕所根部的墙壁上,有一些白色的结晶体。

    这就是尿硝,而且还是白货。

    稍微处理就可以运用。

    江枫扫了一下这个可以同时容纳十几个人同时方便的厕所,估计可以刮下几十斤。

    这样这里几十个这样的厕所,就可以刮出数千斤硝。

    有了硝有了硫磺,再就差木炭了。

    木炭最好弄了。

    等把这些东西凑齐了,就可以配置黑火药了。

    这东西他在部队里都学习使用过,不是什么难事儿。

    江枫本来想让北赫派人把这些硝刮回去,但是一想自己现在也是个百夫长了,手下也有一百人,完全可以让自己的人去干。

    虽然这些人还没到位,但明天他就管依娜要人。

    此时,太阳西下,马上就到了黄昏时分。

    这时,一只大概有五百人的队伍从西南方的草原森林之处回来了,后面还有几十辆马拉的木车。

    这是出去狩猎的门骑满载而归了。

    木车上装满了他们打来的猎物。

    接下来几百名火头军开始收拾这些猎物,为晚上的庆功宴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