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分钟后,江枫就来到了黑雾人的军营中心,那个搭了个临时看台的地方。

    看台四周点起了无数松明子,把这里照耀的如同白昼。

    周围同样也聚集了许多黑雾人,他们对着台上又唱又跳的。

    江枫的目光转向台上,差点没忍住笑出声。

    台上一个黑雾人打扮的像只花老鸨一样也在手舞足蹈。

    这货倒是没光膀子,穿了一件和江枫现在身上穿的背心样式差不多的皮甲,下身穿一条长裤,只是这头上戴着很长的不知道是用什么鸟的羽毛做的花冠,脸上还涂的油彩。

    就和一只大公鸡似的。

    江枫胡思乱想呢,突然台下的人都跪了下来,右手抚胸。

    他也只好跪了下来,装得和别人一样。

    呸!就当老子跪儿子了。

    “黄霞人杀害了辛巴子爵和苏托男爵,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要让黄霞人十倍百倍的归还。”

    那个大公鸡伯爵在台上煽情,他每说一句,台下的人就跟着重复一句。

    别说,也有点山呼海啸的气势。

    大公鸡在台上煽情完毕,还介绍了两位高大壮实的黑雾人。

    显然这两人是他手下的大将。

    等这些项目进行完毕,仪式也就散了。

    江枫躲在人群里盯着大公鸡的去向。

    这个家伙胃口还真不小,竟然带着五个黑雾女人进了军营中间最大的帐篷,然后就看到黑雾人往这个帐篷里上菜端酒。

    这显然是先吃喝,然后再干点什么爱干的事情。

    江枫算计了一下时间,然后就向东北方向摸去。

    这货吃喝的时间估计最少也得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的时间不能浪费了。

    对于夜间行军江枫一点不陌生,从入伍到被选入特种部队,夜间训练那是家常便饭。

    所以,在黑雾人的营地间他的移动速度相当迅速,很快就来到了黑雾军军营的东北角。

    抓来一个舌头问明了情况后,江枫就来到了一座小山下。

    小山不高,海拔几十米的样子,有点喀斯特地貌里那种山的样子,孤零零的,三面悬崖一面山坡。

    虽然这座小山不高也不大,但是守卫却非常的森严,那面山坡从上到下层层护卫。

    从正面上去几无可能。

    别看江枫现在和黑雾人一模一样,但想大摇大摆地走上去一探究竟根本不可能。

    这里的防范比黑雾人的军营里应该更加严密,弄不好还有口令什么的。

    这里的哨兵也比较密集,想抓个舌头问问都没可能。

    江枫就绕到了小山其他三个悬崖面,选择了一处坡度较缓高度较低的地方,手脚并用并辅以自己制作的捆在腰间的钩索很快就爬到了山顶。

    与山坡那面的戒备森严相比,悬崖这面几乎没有设防。

    这让江枫很轻松地摸清了山顶存放粮草的位置和指挥官的居住场所。

    带这些事情摸清后,一个小时的时间也就过去了。

    江枫推测了一下时间,现在应该是晚上九点半左右,大公鸡的酒宴应该完结了。

    江枫沿着上山的路下山然后返回黑雾军大营,潜行到大营中心的那座大帐附近。

    这座最大的军账周围全是全副武装的黑雾兵,一个有八个。

    不过这些士兵显然心思显然没在防卫上,因为大帐里有夸张的女人的喊叫声传来,这些守护的士兵显然都在听声。

    这些守护的士兵听声非常的专业,几乎整个人都贴在大帐上,这样可能听得比较仔细。这就给了江枫偷袭的机会。

    他从后背靠近一个守护士兵,无声地抹了对方的脖子。

    然后让对方的身体依然靠在大帐上,似乎仍然在听音乐一样。

    这顶大帐的直径超过二十米周长七十多米,因此每个守护士兵之间隔有近十米远,再加上这些守卫的注意力都在帐篷里的声音上。

    所以,江枫杀人没有引起这些警卫一点警觉。

    江枫顺着一个方向一个一连杀了四个人,然后回头又杀了另外一个方向上的四个人。

    这时就剩下帐篷口火把下的两个守卫了。

    因为有火光的原因,这两个人江枫没动,而是又回到帐篷的背面,他准备用刀划开帐篷进入帐篷内。

    尼泊尔刀锋利无比,无声地把帐篷划开一个口子,先往里窥视一番。

    帐篷里此时已经没了叫声,有几盏油灯把大帐照的明晃晃的。

    营帐中间有一张离地高度不到一尺的大床,床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几个人。

    因为都是黑雾人的缘故,江枫也没分清男女,不过那个头上有鸟羽毛的大公鸡他还是认准了。

    不能耽误时间太久,时间久了,帐篷周围这些已经死去的护卫说不定就会被人发现。

    自己想要脱身倒是不难,但是杀这个伯爵的计划就会失败。

    事不宜迟。

    江枫再次用刀把账布往大划开,划到可以容一个人进入为止。

    深吸一口气后猫腰悄声地进了军账。

    江枫的计划是无声地进入然后无声地刺杀最后无声地退出。

    可不幸的是他的行踪被一个黑雾女人发现了。

    这个女人原本在昏昏欲睡的状态,但不知怎么回事儿突然就抬起了头,也就看到了猫着腰已经进入帐篷的江枫。

    四目就在这种情况下相对。

    就在女人嘴一张要发出声音的时候,江枫左手一扬,一柄飞刀就洞穿了女人的喉咙。

    响声自然惊醒了帐篷里的人。

    大公鸡一跃而起:“怎么回事儿?”

    下一刻另一把飞刀从他耳朵下的脖颈处噗一声钻了进去。

    “啊—!”另一个女人发出了一声惨叫。

    江枫身体像狸猫一样掠到大公鸡身边,尼泊尔刀刷一声就斩下了大公鸡的首级,然后左手连扬把剩下的飞刀全部飞了出去,打灭了帐篷里所有的灯。

    这时门口的两个守护听到帐篷里的声音冲了进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

    “伯爵被人杀死了。”江枫喊了一嗓子,然后身体一纵就顺着自己划开的口子出了帐篷。

    “不好了!伯爵被刺客杀死了!伯爵被刺客杀死了!”

    一出帐篷江枫就喊了两嗓子。

    必须得让黑雾人混乱起来,只有他们混乱了,自己才能混水摸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