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出列!”江枫对着恋珠勾手。

    恋珠癫癫地跑出来。

    “恋珠!你跑这里来干什么?”

    “娜姐说我应该出来锻炼锻炼了,就让我来了。”

    “胡闹!我这里不收留小孩。”

    “谁小孩了!人家过年就十七了,再说我是凭真本事来的,我射箭非常准。”

    忘了依娜说过这小丫头箭射的准。

    “箭射得准也不行,赶紧回去。”

    “就不!”恋珠咬着嘴唇倔强地回答。

    恋珠倔强的样子非常像是吃饲料长大的。

    你就不也没用,这里现在有二百八十七个人,是要淘汰掉一百八十七个的,不用给你穿小鞋,到时候自然就被刷下去了。

    “大家能踊跃参加选拔我非常的高兴,不过想必大家也清楚,我只需要一百个人,现在有二百八十七个人,其中有一百八十七个人要被刷掉,你们有心里准备没有?”

    “有!”声音虽然不齐但还是很有气势。

    “现在是战时,我没有那么多的闲时间一个人一个人的考核,智能采取综合性的考核,所有人都有了,接下来我们要进行一项五千步的越野跑,看到草原深处的那个小土丘没有?我测量过,从这里到那个小土丘是两千五百五十步。小土丘上插了一面红旗,有人在那里值守,现在!我命令,所有人从这里起跑,跑到小土丘那里绕过红旗再跑回来,大家听懂了没有?”

    “听懂了!”

    “这有条线,大家站在线上,我喊预备跑就开跑。”

    二百八十多人都站到了江枫临时画出的这条线上。

    看大家都站好了,江枫挥起了一面小旗子。

    “预备—跑!”

    随着江枫跑字出口,这将近三百多人开始奔跑,气势也是相当的恢宏。

    这时依娜和北赫从峡关上巡视一圈后,下了关来到江枫的选拔现场。

    “江勇士!人选拔的怎么样?”

    “报名的将近三百,这人数太多了,现在正在淘汰。对了!依娜将军!我昨天和你说的采集加工黄金沙的事情你落实了没有?”

    “落实了呀!今天早晨,阚泽将军带了五百人去黄金沙坑采矿石加工去了。”

    江枫点点头又转向北赫:“北赫将军!我托您办采集硫磺的事情呢?”

    北赫一拍胸脯:“放心!俺老北虽然是个粗人,但办事儿还是靠谱的,你不就是要一千斤硫磺吗?五日内保证到货。”

    这回依娜又诧异了:“你要硫磺干什么?”

    “辣眼睛刺鼻子不行呀?等敌人攻过来的时候把硫磺点燃扔到他们人群里辣他们眼睛刺他们鼻子,说不定也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依娜这个无语,虽然明知道江枫在扯蛋,但是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这时参加选拔的人已经有人跑到小丘折返点开始往回跑了。

    “依娜将军!你把恋珠送过来是啥意思呀?不会是准备在我身边安插钉子吧?”江枫半真半假地问。

    怎么说他都是一个外来者,人家心里有隔膜也属于正常范畴。

    “想啥呢?现在黄霞国都这样了,你觉得我们还有那种心思?我只是觉得念珠已经长大了,她到你那里也许能学到一些东西。”

    “这样最好了,不过我不同意她到我手下来,我的人将来要受到非人一般的训练,她吃不消。”

    一支战斗力强大的部队,训练是常人根本无法理解的,一个小女孩根本不可能坚持下来。

    “这个要看她的意愿,我做不了主。”

    第一个跑回来的士兵是一个三十左右的壮汉,他一跑到终点就躺在地上大口喘气。

    江枫安排好的服务人员马上搀扶他起来慢走并给他登记。

    接着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地跑了回来。

    还不错,起码都跑回来了,没有掉队了。

    统计完毕就是第二项测试:射箭。

    四十米处设立了二十个草靶,一次有二十人进行射箭测试,每人五支箭。

    这些弓箭的射程也就五十米左右,这还得是好弓,大多数弓有效射程才三十多米。

    这个距离太近了,就算射不到百米起码也得射个七八十米。

    这些弓箭得改良。

    复合弓、机械弓?

    这些弓要制造出来似乎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如果有了火药,依照黄霞国此时的冶铁技术能不能做出火门枪?

    如果做出火门枪那么接下来可不可以做出燧发枪?

    至于后装枪江枫没去考虑,似乎根本实现不了。

    射箭进行了有一个小时,射箭完毕后就是格斗选拔。

    为了节省时间,江枫采取的抽签一对一的比赛,而且中间不休息,打完一轮跟着就进行下一轮。

    一个是考验这些人的格斗技术,一个同事考验他们的意志。

    这种中间不休息的比赛对人的意志也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格斗比赛江枫可以看了很多场次,用笔记下了很多人的名字。

    他记下的这些人并不都是最能打的,有些相反还很不能打。

    但是他们都是非常能坚持的,不到最后绝不认输咬牙坚持时间最长的那种。

    他对意志的看重还胜过技术。

    为了不错过一个人才,每论被淘汰下的人还有进入败者组再比一次的机会,最后排出名次。

    获得格斗比赛第一名的是那个在奔跑比赛中获得优胜的中年壮汉,江枫记住了他的名字:漆瓜。

    这个时间人的名字起得都挺古怪的,不但名字,姓氏也是千奇百怪。

    格斗比赛的时间耗时比较长,待格斗比赛测试完毕,这天也就黑了,还有一项游泳测试就只能放到明天上午了。

    恋珠哎呀哎呀地回到依娜身边:“累死了!”

    江枫一撇嘴:“这就感到累了?我告诉你,进了我的队伍要付出的汗水是今天测试的十倍以上,如果坚持不下来就赶紧主动退下来,免得到时候坚持不下来丢人。”

    “就不!”

    都说打死犟嘴的,恋珠就是个嘴犟的。

    “到时候累死了可别怪我没告诉你。”

    在已经过去的三项测试中,恋珠的成绩还是非常不错的,在女兵里算是名列前茅了。

    尤其她的射箭成绩更是优异,五箭几乎全中靶心。